夜越来越深了,四周被无边的黑暗吞噬着,我和杜莫谁都不再说话,只坐在舱门的顶子上,睁大眼睛聆听着一切。

    现在这艘海魔号上,就剩下三个活人,其中,悬鸦还处于昏迷状态。根据杜莫所讲,他刚才一个人摸到大船上时,听到了诡异的哭声,但我和他在一起之后,黑暗中除了岩壁上叮咚的滴水声,似乎再也听觉不到类似人的哭泣声。

    杜莫刚才是一个人上到船上,我不能确定是因为他过度恐惧而产生了幻觉,还是附近有什么蝙蝠之类的生物,趁着悬鸦把小艇开走之后,开始混乱鸣叫。

    但有一点,我非常忌讳,杜莫的另一只脚踝上,为何会出现五根手指抓过的勒痕,如果真如杜莫所说,确实是在游水过来时水下有一只人手在拽他,那便会出现两种可能。

    一种是这溶洞底下的深水中,潜藏着长了人形手掌的生物,见杜莫从水边上游过时,想捕捉到杜莫进食;第二种可能,也是我最不愿意相信的一种可能,那就是哭灵侍僧作祟。

    从目前获得的信息可知,哭灵侍僧的黑暗教会,已经存在了很多年,而且多是在荒芜人间的海岛上。如果我一味地将他们定义成迷信和蛊惑,未免有些过分否定。

    我想,这些教徒或许真得熟知着某种常人无法探知的东西,所以他们相信这种超自然的力量和秘密。杜莫总说轮船上闹鬼,而我看到的那些黑影轮廓,在甲板上蠕动的时,外表酷似乌贼。

    虽然刚才的甲板上散落了很多火焰,但那些蠕动的东西,很快退隐进黑暗中,仿佛有意保持着神秘,不给我们看到真实的模样。

    忽然间,我心头猛地一震,不由得想到,那些蠕动的东西,极有可能是驾驭着黑暗移动,慢慢向活人的肉身靠近。此时此刻,杜莫和我想到了一起,我和他在黑暗中,能明显感觉到,三米高的舱门下面,甲板上正沙沙作响,仿佛有很*的东西在爬过来。

    “追马先生,我跟您说句实话,在非洲一些村落,每个村子里都有一位德高望重的巫医,尤其是我的家乡,巫医更是被人敬畏。很多外国旅游的人,去我们这种地方游玩和探险时,大多都从内心深处拿我们当猴子看待,不仅从我们身上找足了优越感,而且还把巫医的行为看做原始和蒙昧。”

    黑暗中,杜莫又凑到我的耳根前,声音极为细小地说着。我没有说什么,只听他继续讲下去。

    “可他们这些人,根本不会相信,每当一位巫医去世的时候,村里附近就会发生奇怪异常的事情,而且有些村民会看到一些丑恶的生物出现,而这种生物,绝对不是非洲稀有的生物,所以……”

    杜莫说到这里,突然停住了话语,听他如此一说,我心里更是起伏不定。

    两名哭灵侍僧被悬鸦以酷刑打死在船内,而且哭灵侍僧在临死前,曾多次说到,地狱之门将会打开,接纳他们进入黑暗深渊,去侍奉他们信仰的地狱领主,而伤害地狱奴仆的人,将会受到诅咒和惩罚。

    这会儿深更半夜,躲在溶洞水中的海魔号周围,突然出现这么多诡异的东西,如果说仅仅是因为两个海盗把血水倾倒下轮船,引来无数凶残的深水生物所致,那为何悬鸦这种精明之辈,在用斧头抡砍这些东西时,嘴里会说出那样的话。

    “杜莫,我们冷静一下,不管发生什么,咱们都别慌。我现在爬上桅杆,去割断一条缆绳,先释放一条小艇下水,如果那只大王乌贼不再破坏小艇,咱们就火速开启马达,冲出这个大溶洞。”

    一边对杜莫说着,我一边往金属桅杆上攀爬,坐在下面的杜莫,探着大脑袋往黑漆漆的甲板上注视,时刻准备着用枪射击,保护我们现在仅有的一个小安全岛。

    我用锋利的匕首,狠狠割了好一会儿,才将粗大的缆绳彻底割断,随着哗啦一声水响,绑在海魔号船舷上的一艘小艇,重重掉了下去。

    我赶紧从桅杆上下来,告诉杜莫仔细听好轮船下的小艇,看看那只大王乌贼,会不会再次往水下拖拽小船。

    杜莫紧张地嗯了一声,于此同时,我让杜莫把上衣脱下来,然后掏出打火机点燃,捏着一团熊熊火焰,随即丢下了舱门口附近。

    漆黑的甲板上,靠近舱门的位置一下燃亮起来,但就在此时,那些蠕动到我们跟前的生物,像老鼠吱吱叫唤似的,急躁地蠕动起躯体,再次往黑暗中退缩。

    “啊!我的天啊,这不就是咱们在石林的图腾柱子上看到的那些恶魔幼婴。小说整理发布于www.16k.cn”杜莫失声叫道。

    “嘘,别出声,稳定住情绪。”我也吓得从头到脚哆嗦了一下,但还是强力克制住这种恐惧,也急忙制止杜莫的紧张。

    不难看得出来,这些生物怕光,一接触到光亮,它们便非常焦躁地退却。虽然燃烧的衣服将舱门口照亮了一下,但我却并未看得太清楚,只粗略扫到一眼,模糊看着了它们身体的前端。

    我急切地呼吸着,向四周的黑暗中环视,虽然什么也看不到,但我可以想象的出,这条大轮船的甲板上,就仿佛正有一群形似枯槁的黑皮肤儿童,纷纷拖着二三米长的大蜘蛛身子,已将我和杜莫团团包围。

    杜莫说的没错,这些在黑暗中看起来像畸形胎儿的大生物,确实像极了山顶石柱上刻画的图腾文案。我在东南亚做佣兵时,并未截获到这方面的情报,虽然在电子文档中,见过一些诡异生命的图片,但大都认为是一些人为捏造。

    可是到了这会儿,我不得不承认,人类对深海的探知,对荒芜海岛的探索,还远远不够。

    这种滞后体现在,即使我们发现了可疑生命,拿出图片来告知大家时,却被大家当作一种捏造,没人肯认真地相信。

    这也正是人类有时候,因为太依赖自我主义,所以搅浑了很多东西,混沌就在真假之间,距离我们很近。

    在我扭头的一瞬间,杜莫这个家伙,不知在什么时候,已经爬上了金属桅杆的半高。要说杜莫胆子小,我也不怪他什么,毕竟,他能从大溶洞只身一人游到海魔号上找,这足以说明,杜莫这个小伙子有可贵之处。

    “你往那上边爬干什么?”我低声喝斥杜莫。“追马先生,您快上来,这堆衣服一会儿就烧尽了,我看那些地狱蛛婴,很可能会爬上舱门顶子来吃咱俩。”

    杜莫显得极为惶恐,他嘴上极力恳请着我,人却扒在桅杆中间一动不动,丝毫没有下来的迹象。

    “你动动脑子,咱俩要是一起爬上去,放弃舱门顶上的这个安全岛,那不等于活活困死在上面。趁着这会儿有火光,咱们赶紧冲进海魔号,里面有足够的淡水和食物,等躲进去了再从长计议。”

    我焦急地说到这里,杜莫还是不肯从金属桅杆上滑溜下来,他反而更加急切地对我说:“追马先生,您这是怎么了,您难道没有看到,咱们往下丢燃烧的衣服时,只是打断了这群地狱蛛婴队伍,它们正快速往船舱里钻,一是进去抢吃食物,二是要把海魔号作为巢穴。”

    听杜莫如此一说,我才豁然醒悟,知道自己刚才没杜莫看到的情景多。

    “杜莫,你这小子,今天运气确实不错。你抬起头,看看上面是什么,还不赶紧往上爬。”由于太过着急,我和杜莫都忘记了一点,就在舱门口处那件衣服快要燃尽之际,挣扎似的闪出最后一丝光亮,我正好仰着脸训者杜莫。

    结果,我却看到了金属为上上,卷着一条巨大的苫布,平时经过暗礁海域时,用来做帆前航的。

    杜莫立刻懂得了我的意思,他突然像只肥胖的猴子,耸着大*嗖嗖直攀。

    “追马先生,您躲开点,我可要往地面丢苫布了。”爬在桅杆高出的杜莫,嘴里咬着袖珍小手电,含糊不清地对我喊着。

    “好了,赶紧丢下来吧,你可要瞅仔细了,别把苫布丢到甲板上去,不然,你自己下去捡。”我兴奋地小声对杜莫呼应着,随着噗地一声闷响,一张卷成条状的大苫布,从高处的黑暗中直直摔落下来,带起一股强风在我的脚下。

    我快速拔出匕首,将杜莫割下来的苫布切成很多小块儿,然后浇上一点酒精,先点燃一块儿,再慢慢地引燃更多。

    杜莫麻利地从金属桅杆上下来,和我一起引燃更多切开的苫布,开始向甲板四周的黑暗里投掷去。

    “吱吱吱,吱吱吱……”远处甲板的黑暗中,再次传来那些恶心生命的一阵窸窣嘶叫。我知道,这些东西怕的要命,正成群结队地往海魔号的两头以及船舷处爬去。

    “好了杜莫,这次咱们有活路了,看来上帝的眼睛看到了这里,咱们马上就可以逃出生天了。”杜莫不停地抡抛着燃耗的碎苫布,火焰将他黑胖的脸蛋儿映得通红。他虽然还不知道,我具体怎样带他从眼前的险境脱身,但他听我若此笃定,也不由得积极起来,萌发出战斗的意识。

章节目录

人性禁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破禁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四百三十四章:上帝注视着黑暗,人性禁岛,笔趣阁并收藏人性禁岛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