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着极度惊恐,我总算安全地上到甲板,此时海魔号上,就如深夜给战火洗劫过的村落,四下全是一团团的火焰。

    我来不及多看身边,因为悬鸦还躺在轮船下的小艇上,于是我迅速抓住挂在船舷上的铁钩,双臂使出蛮牛之力,开始将悬鸦从底下拉上来。

    “杜莫,你赶紧掩护,别让水下那个庞然大物靠近我拉拽的东西。”我一边对身后桅杆上的杜莫焦急地说着,一边双手快速收绳。

    可就在我将悬鸦从小艇上提高离水三米时,忽然一股巨大的浪花飞溅上来,一头酷似食人花的大嘴巴,中间布满了锋利粗大的黑紫色牙齿,直奔垂吊中悬鸦的双脚而来。

    这一口若是咬中,别说悬鸦的膝盖以下全部消失,就连我的双手掌心,也会被绳索勒得骨肉横翻。

    “当,当当。”幸好杜莫及时守护,用狙击步枪的射击,打压住了这头恐怖生物的攻击,而我也在同时,用力往左偏一扯一提,没让悬鸦的肉身给咬了去。

    此时的悬鸦,幸好处于昏迷状态,他若是活生生地醒着,见到如此一张丑陋且恐怖的怪嘴,险些咬掉自己的双腿,即使胆量再大,也非得吓出个好歹。

    悬鸦的肉身被我越拖越高,杜莫见我不再需要掩护,也急忙从桅杆上滑溜下来,过来帮我一把。

    我和杜莫把*成粽子似的悬鸦弄上了舱门的顶子,这样一来,那些甲板上令人恶心的生物,就无法啃噬到他。

    沾满汽油的苫布,并不怎么禁得住燃烧,不等我和杜莫从小舱门顶子上跳下来,散落在甲板上的火焰,就已经熄灭了大半。借着最后几撮余火,我和杜莫仔仔细细查看了四周。

    这条甲板很宽很长,由于火焰熄灭的很快,我无法看清船尾的黑暗中那些蠕动着的生物有无离开,或者,正潜伏在黑暗中再次向我们靠近。

    “追马先生,咱们现在怎么办,这溶洞太恐怖了,杰森约迪这*,怎么会把轮船停泊进这里。噢!对了,咱们快进去找伊凉小姐她们,说不定她们此时在里面也会遇到危险。”

    我抹掉脸上的冷水,沉重地喘了一口粗气,对杜莫警惕地说:“她们被悬鸦转移走了,咱俩现在得抓紧时间,想办法离开这里,而且必须趁着黑夜走,等到天亮之后,再乘坐快艇入海的话,极有可能被岛上的狙击手射杀。”

    我的话刚说完,杜莫却一*坐了下去,他抱起自己的左脚踝,哼哼嗨嗨起来。

    “追马先生,我的医疗包裹在刚开泅水过来时搞丢了,您能帮我看看伤势吗?我现在真是快疼死了。”杜莫像个孩子似的哀求着我。

    此时此刻,我脖子里的伤口也在溢血,于是我快速翻开挎在身上的绿色帆布小包,取出一个小盒子,将袖珍小手电咬在嘴里,抓紧时间给杜莫医疗。

    杜莫的脚踝有些水肿,黑皮肤上的伤口,呈现吸盘爆破的血痕,我给杜莫消毒了伤口,又覆盖上了止血药棉,杜莫虽然疼得龇牙咧嘴,眼珠鼓得像灯泡,但他还是嘴里不停地说着。

    “追马先生,我刚才沿着水边游过来,真是差点吓死呢,四周黑咕隆咚,游着游着就感觉水底有一只人手,抓住我一只脚使劲儿往水下拉。”

    杜莫余惊未消地说着,我对他呵呵一笑,虽然我的心里也惊恐万状,但还是得起到表率作用。

    “你小子命够大,从溶洞口到这里,至少也有一二百米,居然愣是没让大鱼把你拽下去吃掉。你刚才也看到了,这里没有什么水鬼,围绕大船的那只庞然大物,很可能就是‘大王乌贼’。我航海做生意那会儿,听船上的人们讲过,这种大家伙经常会把小船整只拉下水,然后吃掉船上的活人。”

    说到这里,杜莫惊讶地瞪着眼珠,他仿佛不肯听信,埋怨我为何总用无神论的调儿调儿与他共事。

    我见杜莫如此一副怪模样,就再度对他解释说:“刚才那条大王乌贼,也差点要了我的命,幸好我及时用匕首割断了它的触角,若不然,我脖子里一半的血管儿会给它吸爆。这条大家伙不是什么善类,我借助刚才的火光,目测出它的体长已经接近二十二米。”

    我的话刚对杜莫说到这里,便听得海魔号的船舷下,咕咚一声巨大的水泡声。杜莫与我对视了一眼,我俩谁都没有说话,但彼此心里都清楚,那是轮船旁边的小艇沉入水下了。

    一条长达二十二米的大章鱼,至少需要生活在海下三千到四千米,人类很难寻见到这种体积的生物,用极其罕见来形容它,都不够表达稀罕,这种大王乌贼,东南亚一带的少数渔民称作海神。

    由此可以粗略推断出,这大溶洞里的水深,至少也得在两千米左右,一旦人被这种巨大的生物拖下去吃掉,只剩一副骨架沉在漆黑冰冷的水底石头上,那可真是永不超生,想打捞上来入土为安都不可能。

    “哼哼。小说整理发布于www.16k.cn”杜莫沉默了一会儿,他见我给自己的脖子上敷好药棉,就神秘而郑重地发出一声浅浅的冷笑。

    “追马先生,您看我这只脚踝。”杜莫说着,便挽起裤管儿。我以为他两只脚踝都受了外伤,就赶紧用袖珍小手电照过去。这一看不要紧,顿时惊出我一身的冷汗。

    杜莫的脚踝上,赫然有五条淤青的痕迹,正是人手用力狠抓时所造成。看到这一幕,我后脊梁骨犹如灌入冰碴。

    我立刻对杜莫严肃地说道:“杜莫,这会儿开不得玩笑,你确定这是你刚才游水过来时,被水里的东西所致成的伤害?”

    杜莫的脑门上,青筋鼓起很高,他也向我严肃地回答:“您觉得杜莫会犯这种低级的错误吗?而且,我再告诉你一件怪事,您可能还不会相信,认为我所说的这些东西存在。”

    我吃惊地看了杜莫一眼,然后探头看看下面的甲板上,见最后一丝火光已经熄灭。于是,赶紧对杜莫小声催促,让他快说。

    “我刚才一个人,沿着水边摸索进来,看到海魔号之后,真是像见了上帝一样,便不顾一切地顺着绳梯往上爬。可当我爬上来之后,用咬在嘴里的手电往四周一照,吓得我一下就跳上金属桅杆,不顾一切地往上爬。”

    杜莫越讲声调便压得越低,最后,他几乎是凑到我的耳朵上,用嗓子眼儿的气息说了出来。

    “我爬上桅杆之后,听见大船里面有人在哭,而且哭得非常伤心,慢慢地,甲板那头的黑暗中,也传来哭声,就仿佛……,就仿佛一个哭声引起多个哭声。您是不知道,当我听见您在轮船底下对我喊话说,这艘海魔号现在是空船,真是吓得我险些从桅杆上栽下来,我当时真以为,以为……”

    杜莫说到这里,出于避讳,没敢再接着说下去。我便对杜莫说:“以为什么?以为我已经死了,对你喊话的是我的亡魂?”

    我瞪着熬红的眼睛,冷冷看着杜莫问到,而杜莫听我说出这句话的同时,不禁浑身打了一个寒战。

章节目录

人性禁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破禁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四百三十三章:空船上的哭声,人性禁岛,笔趣阁并收藏人性禁岛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