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时此刻,我绝望的心绪总算恢复了一点轻松,站在小艇里,我眼睛直直盯着前方的黑夜,双手小心地操控着方向舵,不知为什么,一股莫名的难过涌上心间。

    当我再次靠回大溶洞的时候,我抬起脸望着百米高的洞顶,试着用夜莺的啼叫,小声联络着杜莫。如果杜莫见我迟迟不归,他一个人潜水进入溶洞来找我,那他现在肯定成了一副骨架,沉入深不可测的水底了。

    “咻咻,咻咻……”我小声释放着联络,却迟迟听不到杜莫的回应。这个时候,我心里真是害怕极了。伊凉她们不见了,芦雅又不知身在何方,若再丢了杜莫,我可真是承受这种压力到了极限。

    一轮模糊的黄月亮,徘徊在岛屿的山顶,几只黑色的鸟,从月亮前面划过,好像是因为白天给枪声吓跑后,夜里偷着回巢给幼雏喂食。

    我用力仰着脖子,足足联络了十来分钟,仍不见杜莫的迹象,不由得心里更慌。于是,我焦急万分地打开小艇马达,再次缓缓驶回了海魔号。

    小艇一进入黝黑冰冷的溶洞,那股慎人的感觉再次袭来,如果回到海魔号上,都没能找到杜莫,我可真是一丝希望都没有了。

    因为杰森约迪这个家伙,很可能趁着黑夜回来,而且此时的轮船甲板上,应该爬上来更多巨型乌贼。这些东西,我虽然在参观见过一些,但遇到这种三四米长的大家伙,若被那黏黏糊糊的触角缠绕,不仅人的皮肤会被立刻吸爆,那锋利的乌贼牙也会像匕首一下,噗唧一下扎出致命的伤口。

    小艇缓缓靠在了海魔号的身边时,我并未急着爬上船,而是与大船保持着十多米的距离,对着甲板上啼叫。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追马先生,您快救救我吧,我真的不行了。”黑暗中,海魔号大船的桅杆上,传来一个男子的哭泣声。

    不等我的耳朵分辨出听到的语言内容,一股莫大的喜悦,顷刻涌上心间。杜莫这个家伙还活着,我真是没白冒着危险把他救回来,这个肥壮的科多兽,果真大着胆子进来找我了。

    “嘘嘘,不要吵,我马上过去救你。真是的,你的上帝怎么把你降落在那上边了。”我无法掩饰内心的喜悦,看到自己的同伴还活着,虽然他此时帮不上什么忙,但从心理上,给我带来很大的勇气。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追马先生,您先别上来,这艘轮船被诅咒了,我现在都不敢往下面看,甲板上密密麻麻爬了一片,全是地狱爬上来的恶鬼。”

    听杜莫如此一说,我刚才振作起来的一丝勇气,仿佛给人浇了一盆冷水。“别胡扯,哪里来的什么恶鬼,自己吓唬自己会死人的。”

    一边喝斥着杜莫,我一边抡甩钩山绳,抛上巨大的海魔号船舷,以此拉着小艇慢慢朝大船靠近,然后踩着绳梯攀,准备爬上甲板。

    “追马先生,不是杜莫我胆子小没出息,您是真的不知道,咱们这次遇上大麻烦了。这,这这……,这个溶洞是鬼洞啊,我刚才靠着水边走过来时,居然有水鬼伸出胳膊往下拉我。您要是不相信,我一会儿给您看看我的脚踝,上面的抓痕已经浮肿了。”

    杜莫抽抽搭搭地说着,他真是吓坏了,如果我刚才不作为,被悬鸦驾驶着快艇拖走,杜莫真要活活困死在金属桅杆上了。

    “***,你小子要再提什么鬼怪妖魔,看我上去不抽你嘴巴。那甲板上爬的东西,是这溶洞水底下生活的巨型乌贼,哪里来的狗屁水鬼。”

    我在海魔号船身下面,用手指着杜莫大骂,其实我这么做,并非在给自己壮胆,而是我生怕杜莫承受不住恐惧,突然从高高的桅杆上栽下来,就算摔不死,也会被甲板上蠕动的巨型乌贼给活活咬死。

    “追马先生,您就算抽死我,我也必须告诉您,甲板上的这种东西,不是您以为那种章鱼或乌贼之类。您要是再晚来一会,我真得要在桅杆上吞枪自杀了。”

    此时的杜莫,虽然哭得很厉害,但他的态度非常坚决,在对问题的认识上与我毫不让步。他一个二十多岁的非洲小伙子,而且又是杀过不少人的海盗强兵,再怎么样也不会被巨型乌贼吓得哭鼻子。

    “好了,别说话。你在桅杆上坐稳了,我这就上去救你。”我语气稍稍缓和,一边安抚着杜莫,一边准备抓着绳梯往上爬。

    “别别别,追马先生,我求求您了,你千万别这么上来救我。不然,您非但救不了我,自己也得搭上性命。您赶紧回到船上,听我好好跟你说一些方法。”

    杜莫几乎急得要从桅杆上往水里跳,他像一只抱住飞机腿悬在高空的猴子,扭着黑脸对我使劲儿哀求。

    “好好好,你别激动杜莫,我听你的。你一定要抓牢桅杆。现在海魔号里没人,附近就咱们俩,你大可放心,我只要把你救下来,咱们就可以离开这里了,我带你去拿好多钱,真的,我有好多财富。”

章节目录

人性禁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破禁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四百三十一章:被诅咒的轮船,人性禁岛,笔趣阁并收藏人性禁岛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