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失态的发展上,杰森约迪也不难推断的出,悬鸦做出此事的动机很大,他带走两个女人,无非是想操控起追马。

    更为重要的一点,我在内容里面也把恋囚童牵扯进来,如果杰森约迪日后寻仇,尽管将矛头戳上恋囚童好了,反正这个红瞳的家伙与我有弑兄之恨,他不死也是我的心患。

    不知到什么原因,悬鸦突然疾步跑回了仓库,这让蹲在桌下还未来得及躲开的我,心里咯噔一惊。但转而一想,悬鸦并非发现了我,否则他不会如此冒失地冲进来。

    我蹲在桌子下面,一块铺在桌面上的脏兮兮的油布,垂搭下来的部分很多,可以较好的遮挡住我。现在这艘大船上,除了我这个偷偷潜伏进来的活人,就只有悬鸦一个人在了。

    悬鸦的脚步走得很快,他好像在仓库里急着寻找什么东西,绕着离木桌大概十米的距离,急躁地转了几圈,我能清楚地看到他的脚丫子。

    锋利的匕首已经攥在手中,如果这个家伙敢向摆放纸条的位置靠近,我会毫不留情地扎透他的脚背。因为在这种情况下,我宁可让他受伤,自己也万万虚弱不得。

    最后,悬鸦终于找到了一柄铁板斧,扛起在肩膀上朝外面跑去。听到他脚步声跑远,我急忙从桌子下面钻出来,猫腰尾随跟上悬鸦,看他是不是准备砍断缆绳,想严重破坏海魔号的运行装置,从而延缓杰森约迪在海上搜寻的反应速度。

    顺着挂有煤油灯的走廊,我几乎是蹲在地上小跑,当我接近舱门的时候,却听到外面传来笃笃抡斧头的声音,而且声音非常急促。

    以我现在所处的环境和位置,如果这时拽过身后的狙击步枪,对准外面昏黑的甲板上,准星朝那个晃动的人影射上一枪,顷刻便会把悬鸦打死,可我不能这样做。

    “当当当,当当当……小说整理发布于www.16k.cn,t,老子才不信什么鬼怪,来啊,老子砍死你们……”

    抡斧头的声音越来越急促,而悬鸦也像中了邪,发疯一般地站在昏黑恍惚的甲板上,使劲儿往下抡砸。

    听到舱门外传来这种话语,我心下顿时骇然,难道哭灵侍僧信仰的邪术果真存在,而此刻的悬鸦,正是重了*的诅咒,才变得如此疯狂。

    这座几乎上千年的溶洞,洞顶尽是奇形怪状的石头和岛蝙蝠,洞底淤积的阴气也非常重,难免会有些*人体神经的东西存在。

    可是,以悬鸦的体质和意志,他绝对算是个强硬的家伙,不该被一些肉眼看不到的东西所侵蚀。

    舱口外边很昏暗,船舱内的煤油灯光,照亮不到甲板上,我一时无法清楚地看到悬鸦,为何做出如此疯狂的举动。

    “哼嗯嘿,哼嗯嘿……”悬鸦喘着粗气,丝毫没有停止下来的迹象。如果他这样一直下去,非得精尽人亡,最后吐出一口鲜血,累死在甲板上。

    此时此刻,我也怕得要命,像悬鸦这种杀人高手,不会平白无故地反常,一定有很么可怕的东西出现了。

    我努力睁大自己的眼睛,希望尽快适应外面的昏暗,从而看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

    渐渐地,甲板上开始泛起亮点,并不均匀地呈片状出现,蓝光和银光忽明忽暗,仿佛有无数萤火虫撒下来一般。

    悬鸦使出浑身的力气,疯狂地砍着这些东西,我心里也略微看懂了一些,知道悬鸦不是在破坏船体,更不是中了哭灵侍僧的邪术,而是这溶洞的水里,有不明生物,正往甲板上**地爬上来。

    这里位于印度洋的中央,海深可达四五千米,真有什么危险的东西潜伏在溶洞内也难说。就在刚才,矮瘦海盗和络腮胡子海盗,把大盆血腥味儿十足的脏水倒下去,估计正是这个原因,引来了潜伏在溶洞水底的危险生物。

    这些可以发光的生物,正往悬鸦准备逃跑的那艘小艇上钻,因为他没有将仓库那两具哭灵侍僧的尸身丢下水去,给食人鱼果腹,而是装进了自己的小艇,准备一起带着离开。

    “啊……”昏暗中,悬鸦渐渐停止下来,他的身影直直伫立在甲板上,良久不见挪动。

    我心里也捏了一把汗,生怕这个偷偷带走伊凉和池春的家伙突然死掉,断了我找回她们的音讯。“啊呼,啊呼……”悬鸦佝偻着脊背,身体的重心杵在铁斧手柄上,一起一伏地呼吸。

    哐啷一声响,悬鸦丢掉了铁斧,抹了一把额头之后,开始像猴子一样,嗖嗖爬上位于甲板中间的巨大桅杆型铁柱。

    我知道,这家伙是想上去割断腕粗的绳索,从而保证小艇在掉进水里的时候,不至于反扣,整只沉进洞底。

章节目录

人性禁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破禁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四百二十九章:溶洞里的邪气,人性禁岛,笔趣阁并收藏人性禁岛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