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股海盗强兵在登上查戈斯群岛之前,说不定小珊瑚早就被悬鸦指使,预先藏匿在了溶洞附近,并准备了专用的小船,沉浸在漆黑的夜里,载上两个用来换取财富的女人,顺着隐蔽的水道。进入海洋溜走。

    如我所料,悬鸦这个家伙出了审讯俘虏的仓库之后,在通往睡舱的半路,突然脚步一转,朝海盗们平日里睡觉的二等卧舱走去。

    谁人又曾料想,堂堂八大传奇杀手之一的九命悬鸦,此刻竟然去偷窃海盗兵的财物。悬鸦也是*到了一定程度,他必须在极短的时间内,为自己争取到最大的资本积累。

    这些海盗们,经常从过往的豪华客轮上打劫,自然弄到了不名贵的首饰。虽然说杜莫每次随着队伍打劫回来,分不了仨瓜两枣,但未必其他海盗就分不到好东西。

    更甚至,不乏有个别海盗在打劫乘客时,发现细小名贵之物后,自己偷偷密了起来,没有上交给老船长。

    杰森约迪对这种行为,肯定规定了严厉的惩罚,但手下若有些鬼祟的海盗,顶着压力暗中私捞,杰森约迪也有鞭长莫及的时候。

    当然,这些打劫时私吞名贵小首饰的海盗,绝对不会像杜莫那样,在抢一个小男孩的walkn时,居然当着另一个海盗的面。

    恐怕杜莫到现在还不明白,以为自己挨那一顿鞭子是因为坏了规矩。而事实上,那个给杜莫打小报告的家伙,自己没少干坏规矩的事,他自己指不定偷偷藏匿了多少串钻石项链和戒指。

    但拿杜莫这个憨呆的家伙开刀时,为一个价值不过十几欧元的随身听,却充满了恪守纪律的大义之势。而老船长为了堤防和杜绝这种现象,必须要把杜莫往死里鞭打一顿。

    悬鸦对财富很热衷,他的这种热衷不同于常人,不属于那种见钱眼开、贪婪无度。可以说,悬鸦是个淘金好手,他可以将这种手段淘到活人身上。

    如果留守在轮船上的海盗,个个像杜莫一样,藏在臭靴子的不过几摞欧元,悬鸦是绝对不会动心去拿。

    正因为他想的和我一样,知道这些海盗强兵有藏匿名贵首饰的毛病,所以才决定去他们的睡舱走一趟。

    当然,悬鸦不会像个入室窃贼一样,进去后翻箱倒柜地乱找,我估计,悬鸦在船上这些日子,那些半夜睡不着觉,偷偷起来数私房钱,或者稀罕极品首饰的海盗们,指不定被悬鸦躲在暗处瞄见过多少次。

    所以此时的悬鸦,往海盗们睡觉的船舱走,就如去取回自己东西一样。如果那些私藏的财宝没有挪动,悬鸦如愿拿到,将它们都装进自己口袋,那么留在仓库里审问战俘的几个海盗,也就到了该被宰杀灭口的时候。

    此时的海魔号内舱,没人会想到我居然潜伏进来,所以悬鸦的警惕状态不是很高。即便如此,我也不敢大意,仍旧远远地跟在悬鸦身后,看看他到底做了些什么。

    悬鸦走到二层睡舱的门口,回过头来朝走廊尽头望了望,确认没有其他海盗在附近之后,立刻闪身进到里面。我趴在走廊拐角处的地方,左脸贴着地板,只探出半只眼睛窥看。

    全文字版小说阅读,更新,更快,尽在16k文学网,电脑站:www.16站:wàp.16k.cn支持文学,支持16k!见悬鸦消失后,我也朝自己的身后看了看,以防撞见其他海盗。然而,十秒钟没过,走廊的另一端,也就是悬鸦消失的位置,却也探出半个脑袋。

    幸好周围木质墙壁上没开电灯,挂着的煤油灯又比较昏暗,有利于我不易暴露。

    悬鸦这个家伙真是狡猾,他刚才走到海盗睡舱门口,驻足回头望了一眼,这不过是一个假象。他进门之后,故意等到十秒左右,再一次探出头来侦查走廊,这才是真招儿。我熟知这种破解尾行的手段,所以没有中招儿。

    这也说明,悬鸦没有发觉我来到了船上,他仍旧以为身旁不过是些海盗强兵而已,用些小招式就可以应付。

    由于舱室内的结构局促,我无法跟进悬鸦,看看那些海盗强兵会把一些价值不菲的小极品藏在何处。

    不过,看到悬鸦对财富如此执着,我心里不仅泛起几丝悔意。想想那个时候,芦雅被小卡车接送到布阿莱公寓,这丫头的手腕上和脖子上,也戴了一副价值不菲的钻石首饰。只可惜我当初没有识破命中水,不仅没给予芦雅安全和自由,就连杜莫的女人朵骨瓦也给一起搭了进去。

    我这会儿趴在走廊墙角下,虽然背上挂着一把狙击步枪,但口袋里并无多少钱物。即便我在荒岛上藏了**个宝箱,但那些价值,对此刻我的需要而言,等于远水不解近渴,一旦我和杜莫遇到其他情况,见机行事地逃跑,怕是路途上连盘缠都不够。

    这一点是很要命的,没钱就跑不快,任何工具不愿意免费给人承坐,除非我们肯花费时间去解释一番,但这又是不可能的。

    杜莫的那些钱,一定也是藏在了布阿莱公寓附近,如今隔着茫茫大海,哪里又使唤的到。

    只怪我当初救人心切,若是心思再细密一些,只让芦雅带着一串项链或者手链离开,把这些交给假冒的悬鸦就足够了。那么我现在,口袋里多少还算有点钱。关键时刻,也好换成货币应急消耗。

    留在荒岛上的宝箱,目前来说,并不真正的属于我,一是那里很危险,回去一趟恶山险水,万一被意料不到的家伙跟梢儿,那这些财富可就完全脱离我的掌控。

    二是黄金和钻石太敏感,不能拿这种东西直接花销,否则也会惹上麻烦。悬鸦这么积极地储备财富,以此来规避巴奈组织的*,而我也不能自以为地站在一旁闲观,天知道那个黑暗且神秘的组织会不会找上我的麻烦。

    悬鸦进去没十分钟,就干净利落地走了出来,我急忙后撤,躲到一旁潜伏起来。待到听得悬鸦的脚步走远,我才从一个墙角的柱子后面探出头,随即也潜入了那些海盗的睡舱。

    现在,在悬鸦灭掉船上的活口之前,我必须尽可能多地找到些方便携带但又值钱的东西,留在身上备用。

    因为我知道,等悬鸦杀完了这几个留守在海魔号上的海盗,他定会在后半夜坐小船离开。

    当杰森约迪回来时,发觉船上尽是死尸,而且也搜集不到什么线索,最后见伊凉等人不见,百分百是要将矛头冲向我的。而悬鸦这个家伙,用心正是如此,自己吃干抹净,黑锅留给我背。

章节目录

人性禁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破禁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四百二十七章:船舱里的淘金者,人性禁岛,笔趣阁并收藏人性禁岛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