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你说吧,我答应你。”悬鸦放下嘴里喝着的果汁,认真地对哭灵侍僧点了点头。光膀子的海盗,立刻松开了抱着的人腿,转而走到另一个哭灵侍僧的尸身旁,开始削割他的皮肉。

    我记得第一次被抓进海魔号的时候,也是这个膀子的海盗,想要将我宰割掉。现在看来,他估计是海魔号上专门负责屠宰俘虏的刽子手。

    不过,这个刽子手不够睿智,他丝毫察觉不出悬鸦的用意。这间仓房一共悬吊着五个俘虏,另外三个是海盗真王的手下。眼下两股海盗之间厮杀的惨烈,而悬鸦却不把心思放在审问敌方战俘上,这正是一个疑点。

    再看悬鸦如此花费心思,不择手段地逼问哭灵侍僧,就更说明这两个半人半鬼的家伙与悬鸦的切身利益相关联。如果这种关联不被预先警惕和戒备,那悬鸦出现反常之时,再想措施就晚矣。

    对于这些细节,真有这种识别能力的人,那就属老船长杰森约迪,可这个家伙此刻偏偏不在船上。我一时间又不知道他去了哪里,这一点对于我来讲,也是必须的防备着。

    而此时,这个光膀子的海盗,只急着宰割哭灵侍僧的尸体,想让其余的俘虏看到,他是一个何等残忍和血腥的家伙。对一个正常人来讲,没人喜欢这种感觉,但他已不同。这种虚荣让他全然意识不到危险。

    “嗯,能给我一口果汁喝吗!”那个险些吓死的哭灵侍僧,见悬鸦喝起果汁津津有味,居然也想要几口尝尝。听哭灵侍僧这么说话,倒显得这个家伙有些可怜。

    想来,这家伙成为祭司之前,一定也喝过甜甜的果汁,在他的记忆里,还保留着一种味蕾积淀下来的回忆。但我明白,这个哭灵侍僧,想在弥留之际再喝一口果汁,熟悉一下多年未曾感受过的甘甜。

    “呵呵,好,好啊!”悬鸦和善地欢笑起来,那个抱住一条人腿正往木盆里切肉的海盗,听到悬鸦和哭灵侍僧的对话后,忙丢下手里的活计,起身跑到悬鸦身边,将一瓶新的果汁撕开封口,举到哭灵侍僧的嘴巴上,粗鲁地给他灌了几口。

    “好喝吗?多喝点,,噎死你。”那个光膀子的海盗,哪里是在给人喂水,分明是在用刑。悬鸦见手下的海盗如此,立刻喝斥道:“放肆,不得对大祭司无理。”

    那个光膀子的海盗,立刻谄笑着回过头,向悬鸦深深地鞠躬。哭灵侍僧并不在乎海盗兵的羞辱,他先是咳嗽了一通,待到甘甜的果汁沁入肺脾,才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呜呜呜,呜呜呜……”谁都始料未及,哭灵侍僧突然哭了起来。悬鸦急忙问道:“嗯?大祭司哭什么?”

    “甜,真甜。十年了,我十年不知道甜是什么味道了。呜呜呜…本書轉載拾陸k文學網…”听哭灵侍僧说出这些不着边际的话,悬鸦也一时无语。

    我扒在仓房屋外的墙角上,一只眼睛冷冷注视着一切,不仅看清了里面的人,也看到他们的内心。

    这个悬吊在绳索上的信奉黑暗礼教的大祭司,仿佛在人生最后的一点时间里,忽然之间充满了留恋。他想回味的不仅仅是悬鸦喝的果汁,更或者,是他在加入黑暗教义之前有过的美好人生。当然,这种美好直到此刻,他才像品尝果汁一般品味出来。

    “好了,别哭了,你应该高兴才对,为你马上就可以进入黑暗世界,为你马上就可以侍奉黑暗领主而高兴。现在告诉我,谁向你们提供的**。”

    悬鸦语气和蔼地问,但他的内心,却非常不平静。哭灵侍僧环视了一眼四周的环境,想了一会儿才对悬鸦说。

    “我告诉你,我们只负责将送来的**进行黑暗洗礼,至于这些**是从何处捉来,以及由哪些人去捉,恐怕只有我们黑暗领主知晓。”

    哭灵侍僧说的这里,见悬鸦眉宇间一皱,立刻紧张着说:本書轉載拾陸k文學網“因为,教会里的黑暗领主,每次和那些神秘客人见面,总会把一些视频录像交给他们,并从这些客人手里获得新的**。”

    悬鸦此时逼问出这些情报,和我已经获知的相差不多,虽然在这个哭灵侍僧说得模棱两可,但凭悬鸦的思维和睿智,也很容易推测出,何人才最有可能要将猎头一族和赛尔魔人灭绝。

    “呵呵,你们教会的会费何人供给?教会的领主是个怎样的人,年纪多大,身手如何?”

    悬鸦不失时机地继续询问,而那个哭灵侍僧,也不在隐瞒什么,毫无保留地告诉给悬鸦。

    这个哭灵侍僧,之所以对悬鸦如此毫不避讳,是因为他已经无所依托,深怕悬鸦推到他精神上的魔台柱。

章节目录

人性禁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破禁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四百二十五章:海船上的屠宰手,人性禁岛,笔趣阁并收藏人性禁岛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