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悬鸦这个家伙,从他开始打死海魔号上的厨子贝比尼来看,他也已经开始了自保。

    这个狡猾的九命悬鸦,如果趁杰森约迪不在船上之际,偷偷转移走了伊凉和池春,那就更说明他想牢牢抓住我,分得我藏在荒岛上的宝箱。

    我就在前几日,曾对悬鸦说过,大克拉的宝石多得可以像稻米一样,捧起一把哗啦啦地响。巴奈组织的出现,对悬鸦来讲非常突然,悬鸦已经没有太多回旋的余地,他已经找不到也来不及找类似守护魔之这样的依托,而我答应分给他一半的宝箱财富,也就成了他最后的依托。

    一旦得到了这笔财富,退一万步讲,他是可以放弃猎头生涯,躲到地球上某个角落享受一生。可如果得不到,在他资本积累尚未充足的情况下就退隐,那就要看他愿不愿意用他那双杀人无数的手、回到社会生存链条上去劳动了。

    可是,他那尚未展露的脸,尽是密密麻麻的图腾,谁又敢保证,他不会因此而招来杀身之祸。

    我悬抱在金属管子上,黑暗中透出冷冷地目光注视着他们,悬鸦并未立即下手,杀了络腮胡子海盗,而是让他一起帮助搬抬大盆,向那间传来凄惨哀嚎的仓房走去。

    我从金属管子上下来,悄悄潜伏着靠近,看看他们抓来的战俘都是什么人,是否就是海盗真王手下的海盗强兵。

    顺着那间仓房外面的金属管子,我爬上了仓库顶部,并在一个烧饼大的窟窿处,用匕首拨开那些穿插其中的电线,将眼睛靠过去,试着往里面窥探。

    里面有五个俘虏,他们全是男人,大多被扒光了衣服,反手吊绑起来。这些人遍体泛着血红的鞭痕,腿和胳膊上,被按进了密密麻麻的钢钉。

    而负责审讯的人,正是九命悬鸦,仓房内一个光膀子的彪悍海盗,拎起一桶冷水,照准一个已经昏死在吊绳上的俘虏泼去。

    “哎!精神点,精神点,悬鸦先生要问话了。”那个光膀子的海盗,一边放回了水桶,一边走到堆满刑具的桌子上,抱起一个小盒子,重新走回浑身滴水的俘虏跟前。

    我心中顿时一惊,那吊绑着的五个男子中,居然有两个消瘦且干白的肉身,再看他们的脸上,一眼便可认出,这是在石柱林里封锁尸身灵魂的哭灵侍僧。

    东南亚地区,佛教广为盛行,在经书记载中,曾说人在死后的八个小时之内,最怕有人伏在身边哭泣,因为这样的话,亡者的灵魂就无法飞升,错过了天堂大门开启的时间。

    一个漂浮在半空的灵魂,想往一扇开启的大门里飞,结果却被哭丧的眼泪坠住,眼瞅着大门即将关闭却飞不进去,拼命开口大声叫喊,可身边的人已在另一个空间,根本听不到这些。一旦天堂的大门关闭,落下的灵魂最后只得滑下深渊,去见阿鼻审判官。

    这时该怎么办,无非是走出一个和尚,抑扬顿挫地说:小说整理发布于www.16k.cn“阿弥陀佛,你们都让开,让老衲为亡魂超度,以助其早登极乐。施主不必破费,备些香火钱就是,出家人不贪财,至于给多少,心诚则灵,不封顶。”

    前前后后,因因果果,之所以如此吻合和流畅,是因为一切出于一个门道。我们可以信仰一个世界来逃避另一个世界,但我们必须要认清楚,我们所敬仰的对象到底是什么,是人还是石像,更或者是自己内心的忐忑。

    我的父亲是一位志愿军战士,他也信仰佛祖,可佛在他的心中。他一生陪着我的母亲,每年把家里种植的茶叶去集市卖掉后,都会拿一部分茶钱出来,在云贵一带走走,给那些在山洞子里念书的娃娃,买几根铅笔和几块儿橡皮。

    这让我父亲这样一个不富裕的人,用最少的钱,获得了最真挚的幸福和欣慰。上帝也许早把最好的东西给了我们,可太多的人却只注视**,南辕北辙了通往神恩大门的路。

    我记得,那些困苦的孩子,最希望得到的是一块儿柔软的橡皮,她们对纸质本子的消耗不大。

    因为,她们总是将写满铅笔字的本子用橡皮擦白,然后继续用铅笔在上面学着写方方正正的中国字。一个民族勤俭节约的崇高美德,正是这样一群孩子,在用稚嫩的小手体现着。

    我父亲总爱教给她们写“热爱”、“和平”、“民族”这些文字,希望她们将来,做一个正直善良又不忘本的人。直到我现在,才深深得懂得,父亲的那尊圣佛在心中,在他的信仰里。

章节目录

人性禁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破禁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四百二十二章:没有归路的画脸,人性禁岛,笔趣阁并收藏人性禁岛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