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了吧,你这种卖荷兰鼠的家伙,还真是没头脑,那小姑娘长得多水灵,悬鸦先生也是男人,他能不动心。你啊,还是老老实实的跟我混,等我赢更多的钱,再带你去玩那些*女郎,多*啊!嘿嘿。我不得不再提醒你一句,老船长现在不在船上,你还是别招惹了悬鸦先生,不然他打你,我可管不了。”

    “,你能有点出息吗?悬鸦先生再厉害,那又怎么样?真要惹毛了我,老子也是硬生生的汉子,非在他饭菜里下剧毒不可,趁他挣扎之际,照样切光他的牙齿。你等着瞧吧,要是那个长头发的家伙活着回来了,以后留在海魔号上腻歪我,老子天天给他饭菜里下慢性毒药。枪法准算得了什么?肉搏狠算得了什么?一旦中了老子的剧毒,个个都得爬在地上,向老子哀求。”

    “贝比尼,*真是蠢到家了。”络腮胡子海盗一边惊讶地骂他,一边惶恐不安地朝四周张望。而我,仍像一只蝙蝠似的,悬挂高处的黑暗中,用冷冷地目光注视着。

    “可做缺德阴损的事,但不可说缺德阴损的话,这些话能说出来吗?*就不怕被人听到,招来杀身之祸。老子可不想跟着受牵连。真是他妈见鬼了,我怎么会和你这种嘴上不长阀的*在一起”络腮胡子海盗边骂边抱怨。

    “装,继续装,再怎么装,你也不是什么好东西。你个垃圾鱼贩子,你之前不是给那个非洲来的黑小子下泻药吗?不是把死昆虫和唾沫参合进他的饭菜里吗?别这会儿在我面前装人,你个*。我告诉你,老子真想做这些事儿时,*要懂得配合,知道不?别想蹦跶出去躲一边,可能嘛!”

    两个家伙说到这,便又抬起*,搬抬起大盆往里走。听得这些不清不楚的对话,我心里咯噔一沉,不禁联想到多种可能。

    这个矮瘦海盗厨子,原来一直垂涎伊凉,而且从他对我的看法上,也不难反应出,这艘大船上的每个海盗,多半对我有着类似的仇蔑心态。

    杜莫自从和我在一起,他学会了许多东西,也见识了很多世面,这会儿再回到海盗船上,腰杆确实硬朗了许多。而一直看不起杜莫的几个海盗,他们最痛恨这些,看不得自己瞧不起的人长出息。

    我用冷冷的目光,凝视着两个心肠歹毒的海盗喽啰走远,可刚要从金属管子上跳下来时,突然前面传来咯咯地冷笑。

    “咯咯咯咯……,咯咯咯咯…本書轉載拾陸k文學網…。”随着我心头一震,也即刻明白,这是悬鸦的阴笑,每当他心生杀意,多会儿变得阴险可怖。

    “二位大厨师,出去了这么久,还以为你们掉下船,原来是坐这里闲聊起来。来来来,我们一起聊,继续刚才的话题。”

    如我所料,九命悬鸦非常谨慎,他见这两个出去倒脏水的海盗稍稍回来迟些,便小心地出来巡查。这两个愚蠢的海盗,他们用嘴巴发泄着情绪,却完全忽略了悬鸦的警觉性和潜伏性。

    像悬鸦这种家伙,他多会在现身之前躲在暗处窥视窃听一会儿,而这两个海盗,竟荒唐地以为,悬鸦会站在远远的地方喝斥着走过来,一副司空见惯了的官僚气焰。

    可是,两个海盗喽啰这会儿完全搞错了,而我悬挂在高处黑暗的金属管子上,注视的目光中愈发透着冰冷,不难想象的出,悬鸦如果听到这两个海盗喽啰刚才所讲的话,肯定是不会留活口。

    “哆嗦什么?刚才不是还说自己也是硬生生的汉子,来,让我看看你多硬,你放心,老船长回来之前,我不会为难你们。”

    悬鸦阴冷的话音未落,左手一把揪住那个矮瘦海盗的淡*头发,右手快如闪电,掐住其裤腰袋子,嗖地一下举了起来。照准那个塑料的沐浴大盆摔了进去。

    只听得噗砰一声,大盆剧烈摇晃,矮瘦海盗顿时身子蜷缩,出现了异常的抽搐。络腮胡子海盗,并未吓得逃跑,他强烈地克制住恐惧,对准几乎摔死在澡盆里的家伙吐了一口唾沫。

    “呵呸!,刚才就一直在告诉你,悬鸦先生是万人敬仰的高手,你现在这样,完全他妈自找。等老船长回来了,我一定详细禀告,你是如何如何的不讲求纪律,兄弟们提着脑袋去厮杀,你竟然还有垂钓食人鱼下酒的心思,真是不配做人。”

章节目录

人性禁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破禁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四百二十章:精乖的酒肉朋友,人性禁岛,笔趣阁并收藏人性禁岛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