趁着两个海盗玩得兴起,我双手抓住舱门框顶部,轻手轻脚地翻下身子,钻进了海魔号。为了节省电能,船舱内的廊道上,并没有开启电源小灯,而是每隔几米便挂上一盏煤油灯,所以光线极为幽暗,仿佛进入了地下迷殿。

    我脚尖儿虚踩着地板,拐了几个弯儿后,便往伊凉之前入住的睡舱寻去。偌大的海魔号上,由于大部分海盗强兵投入了战斗,所以此时给人一种空无一人的感觉。

    即便如此,我还是非常小心着脚下,不发出任何不必要的响动,或者踩中了敌人铺设的陷阱。

    然而,事情却并非我所料想,伊凉和池春她们,早已都不在睡舱,这倒未让我太过吃惊。但我心里,还是不由得多了些恐慌,深怕她们在我走下海魔号之后,被杰森约迪这个狡猾的船长转移出大船。

    我蹲在睡舱的门外,四周静悄悄,昏黄的灯光映得人心里发闷,海魔号是一艘体型巨大的轮船,想一时间找遍各处,是非常艰难的。

    现在,我必须活捉一个海盗,逼问出伊凉她们的下落,但我知道,无论我活捉到了哪个家伙,在被我审问完之后,这个海盗强兵都不可能再活下去,再用嘴巴说话。

    “啊……,啊……”忽然,隔壁的木板墙后面,引来传来凄厉的哭喊,声音忽远忽近,是一个成年男性发出的哀嚎,此人仿佛正遭受莫大的痛苦。

    我来不及多思索,赶紧离开了睡舱附近,向那惨叫声潜伏过去。因为,我听得出来,那是有人正被拷打,才发出这种间歇性的哀嚎。

    而且,我还能隐约听到叫骂声,好像有人在一边施刑一边咒骂。幸好那是个男人的声音,否则我真会以为,伊凉她们正被这群海盗*。

    我离开海魔号之前,曾将伊凉和池春武装过,并告诉她俩,一旦遇到突如其来的危险时,便要勇敢地开枪射杀这群海盗。所以,我正是担心这一点,怕就怕她们在打死对手之后,被人活捉住了。

    刚才那两个猥琐的海盗厨子,不知在什么时候,居然抬着大盆朝哀嚎声走去。听到他俩过来的动静,我连忙翻身攀附上头顶的多条金属管子,如一只抱在横杆上的猴子,扭脸朝下注目,盯着两个家伙,龇牙咧嘴地从我身下走过。

    可走了没多远,这两个海盗喽啰居然停了下来,一*坐在大盆上,吐着舌头喘歇。那个矮瘦的海盗,搬抬大盆时觉得吃力,便低声抱怨。

    “他娘的,这场大战都几天了,还没完没了,老船长一天不回来,咱哥俩儿就得在这干耗着。要是伺候老船长,那倒也说得过去,你说悬鸦先生一个外人,却像个统帅似的,对咱俩使唤来使唤去,我心里真是觉得怄气。”

    络腮胡子海盗见状,忙压低了声音说:“你他嘴上别胡啰啰,这话要是被悬鸦先生听到,非把你舌头割掉,没准连累我也被暴打一顿。咱们的老船长越是不在船上,你我越应该处处小心,那家伙真要杀了咱俩,往船下的深湖洞一丢,那叫什么?叫死无对证,硬说你我是奸细,你还能指望上帝替你开口?”

    矮瘦海盗沉默了一会儿,也未有反驳之意,但他却嘟嘟囔囔地说:“我觉得那个小妞儿挺不错,而且,我还等着呢,跟她一起来的那个男人,这次大战中若死在外面,老子非包了这小姑娘。”

    络腮胡子海盗一听,顿时瞪圆了黑豆似的瞳仁眼睛,急忙说:“别想美事了,每次打劫完客轮之后,你都会看上几个女人,告诉老船长你想要。可你小子*,哪个女人跟你睡上了,都活不过半年。再者说,那个小姑娘,还有那个*,她们的男人可是咱们海魔号上的将官,听说临战前被老船长授予了上校军衔…小说整理发布于www.16k.cn…”

    不等络腮胡子海盗把话说完,矮瘦海盗就气愤地骂道:“屁!那个家伙哪里来的,他算老几啊,在荒岛杀了咱们那么多弟兄,他……,他不就是咱们抓回来的战俘,这种人靠得住嘛!我看他就不顺眼,老船长无非也是想利用这家伙去杀人。要说那个军衔,本该授予了我,我在船上干了十多年,这可是铁铮铮地功不可没,可怎么老船长就不明白我的心思!”

    矮瘦海盗说完这些话,情绪反而更加不安分,他刚要再说些什么,络腮胡子海盗连忙讥讽到。

章节目录

人性禁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破禁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四百一十九章:排外的险恶之心,人性禁岛,笔趣阁并收藏人性禁岛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