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天然的大溶洞,里面尽是黑暗的空间,根本不知道它的尽头在哪。可我还得一点点摸索着往里爬,使眼睛逐步适应不断减损的光线。

    倒挂在溶洞顶部,大概艰难地爬行一百多米,赫然见到身下的水面上出现一大团乌黑的轮廓,我心里不由得又惊又喜,推定那不是拱出水面的大礁石。

    当我又向前移动了二十多米,便彻底看清了下面,杜莫这个黑小子说的没错,海魔号果真藏在这里,我很熟悉这艘轮船的外形。

    我把绳索开始下放,使自己像悬在蛛丝上的蜘蛛一般,控制好了降落速度,直直往大船甲板中间的桅杆式柱子上落。

    杰森约迪一定不会想到,我居然找到了这里,此时的海魔号,为了很好的隐蔽,轮船外围上一片漆黑,丝毫看不到一丁点光亮。

    双脚点踩在桅杆顶端时,我的肉身真是莫大的舒服,被勒得发紫淤血的手腕和脚腕,终于可以顺畅地回血,积累到快要爆发的疼痛,也终于开始往下缓解。

    四周的可视度,就跟夏日黄昏时暴雨来临前一样,是一种非常不均匀的昏暗。我张了大眼睛,低着脑袋往下面侦查,看看甲板上面有无走动的海盗强兵。

    可是,此时的海魔号,就跟一头躲进洞穴后冬眠了的巨兽一般,沉静地看不到一丝活气。我见四下无人,便抱着桅杆慢慢滑下来。

    收好了身上的绳索,我便猫腰往海魔号的舱门处靠近,行动时,我非常注意脚下,处处堤防着有人利用光线幽暗而设置了细线牵引陷阱。

    海魔号的舱门在里面内锁了,我试着推了几下都没能拉开一丝缝隙,这让我额头不由得冒起一排汗珠儿。我默默告诫自己,越是到了胜利临近的时刻,越要冷静镇定,一旦浮躁和心切,功亏一篑的悲剧,多是给这种心态的人准备。16kαp.16k.cn整理

    硬拉舱门行不通了,我便把耳朵贴在厚重的金属舱门上,试着听听里面的动静。可是,除了四周无数叮咚咕噜的滴水声,我什么也听不到。

    因为我平时很留意海魔号的结构,早就在琢磨着逃跑路线,所以我知道,除非有人从里面开启舱门走出来,否则我别想悄悄溜进去。

    于是,我便爬上了舱门外部的顶子,索性平躺了下来,等待海魔号里面有人走出来时,好趁机溜进去。

    拖着潮湿疲乏的身体,一趟下来才觉得睡意强烈,我不时地眨动眼睛,万万不能让自己睡去,否则不仅是机会的丢失,自己也会有生命危险。

    望着空旷高远的溶洞顶部,置身在水声混响的石体世界,心里真是说不出的压抑。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叮咚咕噜的无数水滴和水流声中,突然冒出嘎吱一声金属的震动,我的脊背也感觉到了震动。

    “,你开门的动静小点声,就不怕暴露了咱们的位置?”一个声音高调且细弱的海盗,对另一个海盗强兵咒骂。

    “屁!咱们藏在这么隐蔽的山洞里,而且又是在岛屿的外围,谁会摸索到这里。你要是没胆子,就回家卖你的荷兰鼠,这里是海盗船,别跑来这里疑神疑鬼。”

    这两个家伙,居然拌起了嘴,而且就在我头顶下方三米的位置。我的脑袋就躺在舱门顶上的金属台,两只耳朵不断地抖动,窥听这两个猥琐泼皮的家伙。

    “,老子卖过荷兰鼠怎么了?那也算个老板,哪像你个鱼贩子,找不到女人时,竟和海牛杂交。16kαp.16k.cn整理”

    那个高调的海盗,嘴上毫不相让,从他这些话听得出来,他很在意自己的过去,所以,他要用更恶毒的人身攻击,来平复自卑心理引发的愤恨。

    “嘿嘿,你这个*!谁他妈又对你胡说八道了。我在海上打渔那会儿,抓上来的鲸鱼都没我裤裆里的老板大。”

    这两个海盗强兵,想来平日里就是狗咬狗一嘴毛,两人悻悻相投地凑合在一起,靠着对彼此在语言上进行挖苦和攻击,来打发无聊的海盗日子。

    “别他妈废话了,当心老子给你*下来喂金鱼,赶紧把这盆里的水倒掉,不然悬鸦先生会生气的。”其中一个海盗强兵如此一说,另外那个家伙立刻收起了涎皮,忙俯下身子去帮忙。

    听到悬鸦二字,我心里顿时一惊,很显然,悬鸦这个家伙此刻应该在船上。于是,我忙从仓顶的边缘侧出眼睛,看看那两个家伙到底在干什么。

    由于光线很昏暗,我只能看到两个海盗强兵正吃力地搬起一个沐浴用的白色塑料盆,往船舷边上走处,好像是准备把盆里的水倒掉。

    “哎!我说,这悬鸦先生为何不到轮船底下游两圈,那比在盆里洗不舒服多了。”那个高调但声音微弱的海盗,望了望四周,然后压低了声音对另一个海盗说。

    “你这种卖荷兰鼠的家伙,怎么会明白这些,这条溶洞的水脉连接着大海,咱们的轮船底下,可是有“死神的魔牙”啊!”

    这个被讽刺为鱼贩子的海盗,长了一脸的络腮胡子,他故意凑到那个矮瘦的海盗耳朵旁,神秘兮兮地说到。

    “切!什么魔牙神牙的,你别疑神疑鬼,我可不信这些东西。你这种鱼贩子,就是爱卖弄,每次说一种海鱼类,从不直截了当地讲出俗称,非起个让人摸不着头脑的外号。我在欧洲上学的时候,最讨厌那些国外来的家伙们。你和他们一样,喜欢扯淡。”

    那个矮瘦的海盗,见络腮胡子又像往常一样卖关子,便义愤填膺地骂他。

    “嘿嘿,所谓死神的魔牙,其实就是食人鱼。”络腮胡子海盗见矮瘦海盗有点不耐烦,就忙主动解释。

    “食人鱼?那不是淡水里的东西吗?怎么跑这里了。”矮瘦海盗一听如此,更是不耐烦地反问。

    “你个老鼠贩子,长点脑子好不好,你抬头看看咱们的脑袋顶上,这些不就是淡水吗,早把海水稀释了,船下面聚集着食人鱼有什么好奇怪。悬鸦先生刚回来时,浑身就跟在血池子里浸泡过似的,若是到轮船下面洗,一眨眼就给这群水老虎啃成骷髅了。”

章节目录

人性禁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破禁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四百一十七章:荷兰鼠和鱼贩子,人性禁岛,笔趣阁并收藏人性禁岛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