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是,我俩混迹在沉重的雾气和水汽之中,又开始斜着往大瀑布顶上走。

    自从远离了那片石柱林子,我心里就一直在奇怪一件事情,九命悬鸦被杰森月底安插在这座高耸广阔的瀑布岛上,不知他现在是死是生,有无看到那片石柱林,是否已经意识到,一个黑暗的组织正混迹在这场海盗大战之中,乘机捕杀八大里的猎头名将。

    现在看来,唯一能够最先参透命中水心思的人,恐怕也只有悬鸦了,而凋魂门螺那个女人,这会儿肩膀上的伤势不知恢复的怎么,也幸好她这几日躺在谷岛山脚下的石窟窿里修养,若是这个缅甸女人当初没有受伤,再像大战刚开始的时候一样,攥着两把棱刀在枝叶底下乱窜着杀海盗,没准这会儿早给人挂上石柱了。

    恋囚童的孪兄、巴巴屠、以及播月和阿鼻废僧,这些人已经死亡,恐怕巴萘组织无法刻录他们被摧残折磨的视频过程了。但这种死亡的结果,并不违背巴萘组织最后的利益需要。

    我到了这会儿,想暗杀恋囚童的念头也退却不少,因为八大传奇的里猎头名将不能被削得太薄,他们得在我这个不相干的人和巴萘组织之间,起到一定时期的保护膜作用。

    等我找到了伊凉她们,离开这片血腥味儿十足的查戈斯群岛,他们之间这场猎杀与亡命一搏,爱怎么折腾就怎么折腾,丝毫不关我的事。

    但对于眼下还存活着的八大传奇猎头名将们来讲,我最不希望遇险的人,就属命中水这个家伙了。因为,如果他不明不白地死了,我从此也就断了芦雅的音信。

    命中水当初在布阿莱城的公寓里,虽然嘴上说芦雅和朵骨瓦已由小珊瑚护送去了毛里求斯,其实那根本就是哄我的假话。

    他之所以那么说,不过是为了暗示我,日后与真正的九命悬鸦接触时,一定要记得,悬鸦有个副手叫小珊瑚,这个男孩子也非常厉害,万万轻视不得。毕竟,命中水在九命悬鸦手上吃了不小的苦头。

    我当初没有乘其之危杀了凋魂门螺,也是出于一种考虑。九命悬鸦和凋魂门螺的存在,可以抗衡并制约着命中水,万一哪天命中水因为芦雅与我闹翻了,我就联手悬鸦和门螺,让他血债血还。

    而命中水和撼天奴的存在,同样也是在抗衡并制约着杰森约迪和悬鸦。杰森约迪是想让我为他的钱权地位卖命,悬鸦则是觊觎我从沧鬼大船上弄到得宝箱。要是他们与我为难,我也同样可以向命中水靠拢,转而诛杀他们。

    但是现在,巴萘组织的出现,完全把我试图挣脱这场迷局厮杀而控制好的平衡点给打破了。

    除了杜莫此刻还好好地活着,恐怕只有上帝知道,那几位猎头名将,究竟有哪些还活在这片广袤的查戈斯群岛,活在这片弥漫的山雾里。

    我和杜莫贴着瀑布边沿,一点点摸索着往上走,瀑布隆隆的水声更是贯耳,飞溅起来细碎水珠,直往我俩的脸上蹦。

    虽然脚下山体的坡度越来越陡峭,好在大瀑布两侧的岩壁上,长满了曲曲弯弯的灌木,容易给攀岩的人手抓脚蹬。

    “追马先生,为何这座瀑布岛上始终听不到枪声,而且咱们一路走来,除了在石柱林见过新旧不同的尸体之外,丝毫没有看到有阵亡的海盗兵啊!”

    杜莫攀沿在我身旁,这一路上,他心里也在思考很多事情,就此刻提及的这些疑问,其实也令我费解了半天。

    虽然说山雾弥漫,狙杀步枪的猎杀视野放不出去,但至少也得察觉到一些厮杀战斗的痕迹。可是,就如杜莫所说,真得连一个海盗强兵的尸身都未见。

    为了安慰杜莫,我对他说:“这座岛屿不同于其他几座,如此大的面积,就算打死了海盗兵,咱们也不会那么轻易遇到。”

    可不曾料想,我的话刚说完,头顶上的一棵歪脖扭腰的老树上,赫然挂着一个被打死后摔下来的海盗强兵。

    “嘿嘿,追马先生,咱们总算看到不光*的死尸了。我这会儿见了这些,反而觉得亲切呢。”杜莫兴奋地说完,快速朝上方那个披挂着伪装网横卡在树枝上的海盗尸身爬去。

    “呵呵!是啊,我也觉得又回到人间了。”和杜莫调侃了一句,我确实觉得轻松了一些。杜莫之所以往尸身处寻去的那么速度,他八成是见那家伙身上还挂有一个鼓鼓囊囊的大包裹。

    这个阵亡的海盗强兵,是海盗真王的手下,也许杜莫觉得,从对方的海盗兵身上搜出的物品,比较新鲜有趣儿。但他这会儿,八成是想再找到一瓶喝上瘾的小洋酒。

章节目录

人性禁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破禁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四百一十四章:瀑布上的邂逅,人性禁岛,笔趣阁并收藏人性禁岛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