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听说了这里,特意冒着风险赶来,却不料山上尽是狙杀混战,我们就扒了一些衣服,试图爬上来躲避一阵子。可是魔主保佑,让我俩在这里遇见了您这位大祭司,真是又惊怕又兴奋啊。

    当我把这些现编的鬼话说完,杜莫张大了半天的嘴巴,才赶紧并拢上扎么了几下。他伸长脖子,鼓了鼓眼珠,示意自己已经明白了我要做什么。

    眼前这个黑暗的信徒,他的身体健康状态很糟糕,想必常年蜷缩在阴暗处,不与正常人打交道,只与半死不活的尸体接触,身上沾染了浓浓的阴气和病菌。

    所以,这种人的脑子,已经退化了许多。如果直截了当,拧着这家伙问话,那真是打死他也不会问出什么,倘若稍稍使点小计谋,这种半人半兽的家伙,倒是好容易哄骗。

    哭灵侍僧听完我的来意,他那张枯萎干皱的丑脸上,立刻泛起一种莫大的欣慰,就仿佛一个多年不被理解的人,突然遇到了志同道合之人。

    虽然教义有所不同,但都是为了侍奉黑暗,即使算不上哥俩好,那多少也能交流几句。

    而且,我对他说的这些情况,也是我在东南亚执行拦截特工任务时,截获了的情报。相信,眼前这个活死人一般的信徒,应该有所耳闻。

    我给哭灵侍僧松开了绳子,这个家伙也收起了先前的颤抖,此刻一听我们有求于他,俨然摆出一副老姿态的教授模样,人显得稳重了许多。

    我和杜莫心里,也捏着一把汗,我俩脸上看似轻松,但手上随时堤防着,只要这个老活鬼敢趁机叫喊,站在他身后的杜莫,会立刻捂住他的嘴,而我手里的匕首,也会先切下他一只耳朵,直接来硬的逼供,逼死了活该。

    此情此地,周围的环境,完全脱离了基本社会,而我和杜莫又不是警察,这自然算不上执法犯法的刑讯逼供,不必考虑任何后果。当然,法盲当了警察、或者给法盲领导了也会这么干。

    要说杜莫,他就是个**盲,他能站在我身边活到现在,根源在于他本性里包裹着善良,而不是他懂得并善于玩弄法律。

    哭灵侍僧干枯细长的手指,像给火炭熏过似的,指甲缝里也尽是污秽。本书转载16k文学1

    这家伙的中指上,带着一颗纽扣大的戒指,他拧了几下那戒指上的小盖子,然后凑到鼻子上狠狠嗅了嗅了,接着便精神焕发了,从怀里掏出一副婴儿的骷髅骨架,挂在那把倒立的镰刀把上,又开始叽里咕噜叨咕了一会儿,很有对我和杜莫卖弄炫耀的意味儿。

    等这个老活鬼神经发作完了之后,我满腹谦卑地寻问这个哭灵侍僧。说:“这山上怎么挂着如此多的死尸,而且还有可恶的赛尔魔佣兵。我们教会在缅甸时,曾暗中弄到过许多幼童祭祀,可有一次非常不走运,那些贫民的孩子里,居然有一个是当地*和*生的私生子。后来,我们教会就被人雇佣了好多赛尔魔佣兵追杀,许多知识渊博的大祭司都遇难了。”

    我话一说完,人显得格外伤怀。这个盘膝而坐的哭灵侍僧,也跟着有了几许惋惜。但转而,他语调阴森尖细地说:“哼,赛尔魔佣兵算得了什么,这片山顶的锁魂石柱上,挂了数不清的猎头一族。咯咯咯,咯咯咯……,你不必忧伤,罪人的灵魂已被封锁,他们将永世沐浴在炼狱中,承受无尽的刑罚。”

    我见缝插针地问道:“哦!赛尔魔佣兵和猎头一族也被雇佣*过贵教会的祭司吗?”说完,我一脸的担忧和不安,生怕这是个事实似的。

    “咯咯咯,咯咯咯……本书转载16k文学16k.cn”这家伙又奸笑了起来,他的笑就像佝偻的老头哮喘发作。

    “追杀我们?这些佣兵和刺客,就是因为不听话,才被我们的墓穴领主惩罚到此。他们就是一盘散沙,散沙不听话的时候,那就得死。”

    我斜瞟了一眼杜莫,两个人内心都泛起一丝快意,这个活鬼的嘴巴,开始被撬开点缝隙了。

    “我们加伦人祭祀时,几乎都是选用**,将他们的灵魂封印在童子肚皮做的瓦罐内,再施以符咒罚罪。如果您这里还有**,请让我为您演示一下我们的抽魂祭祀。”

    我说得有板有眼,听得站在哭灵侍僧身后的杜莫浑身起鸡皮疙瘩。

    “**?我们的**可不敢给你浪费,你那种教义,顶多偷抓几个娃娃。而山顶石柱上,每一个鲜活肉身的到来,都要耗费很大成本。”

    “嗯……”这家伙思索了一会儿,继续对我俩说到。“这些人可不能随随便便给你做展示,他们每一个人,必须经过黑暗教义的肉罚和灵罚流程,如果少了某个人的视频录像,墓穴领主会遗弃我的,知道吗?绝对不可以。”

    这个哭灵侍僧说着,情绪有些激动,仿佛我和杜莫已经浪费了他一具**,给他造成了大祸。

章节目录

人性禁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破禁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四百一十章:昂贵的祭祀**,人性禁岛,笔趣阁并收藏人性禁岛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