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莫摇晃着大脑袋,背起他那沉重的背包,拍拍*上的土对我说道:“追马先生,我看咱们还是快走吧,早点找到海魔号,把她俩救出来之后,咱们就逃跑,先回我的家乡避一避再说。”

    看杜莫这会儿,比我还着急寻找溶洞的位置,我心里不由得偷偷一笑,顺势站起身子,两人抱着步枪钻出了石堆下的缝隙。

    “嚯!这么大的雾,烤干的衣服一会儿又该湿透了。”杜莫惊讶到。

    “我在前面走,你跟紧了,间隔别超过五米。还有,多注意身后,当心有刀子从雾气里伸出,一下割断你的脖子。”

    杜莫听完我的提醒,忙下意识地伸缩了一下脖子,冲我吐了吐舌头,可他心里清楚,我说得绝不是危言耸听。

    我俩身上披挂着伪装网,循着纵横交错的大石头往前走,如果一有情况,我和杜莫就即刻蹲下,使自己看上去像长在乱石间的矮灌木。

    这会儿四周空气里的雾气,不仅没有减弱的迹象,反而还在下着。

    我伸手抓一把飘荡在眼前的水汽,发觉湿度很高,前面的能见度,也已经缩减到三四米。杜莫像只头摇脑晃的海龟,紧紧跟在我*后面,生怕跟丢了。

    此时此地,一旦我俩脱节,也是非常容易走散,即使彼此就在二三十米的范围内,可又不能叫喊,没准越想找对方越是拉开了距离。

    我告诫杜莫小心脚下,千万别踩进山体的裂缝,或者一脚踏空掉下千米高的山崖。真若如此,可真是山雾吃人,这绝对是麻烦且危险的事。

    到了这会儿,我俩也分不清楚东南西北,山顶下面的岛屿深谷,完全被弥漫的大雾遮盖,只透出广阔的一层乳白,景象非常壮观。

    岛屿四壁上,那些根本看不到方位的通天瀑布,传来回响似的隆隆水声。

    我领着杜莫,在山顶上小心而谨慎地走,就仿佛永远看不到尽头。

    可走着走着,眼前缭绕的云烟中,便又出现了石柱,我心下一惊,以为自己和杜莫迷了路,一直在原地打转。

    但见这根石柱,上半部柱身捅进雾气层看不到,只在石柱半腰的位置,悬吊着一双发紫的赤脚,我才确定,自己没有走迷糊。

    “上帝一定看不到这里,您瞧啊,追马先生,这里简直就是地狱的刑场。要是没有这浓重的雾气遮挡,四周不知挂了多少具猎头一族的尸体呢。看来,这所谓的恶魔不止一个人了。”

    我让杜莫别去碰触悬吊在石柱上的死尸,免得这些腐化已久的污秽再次掉落。

    杜莫继续跟在我*后面,我俩越往前走,前面出现的石柱就越多,每根石柱上半截全部被雾气遮掩,中部露着一双悬挂尸体垂下来的赤脚。

    “嘘!”身后的杜莫,又要惊讶的小声嘀咕,忙被我制止住。我用手指了指杜莫,示意他用打手势来传达意思,他忙鼓着大眼珠子点头。

    全文字版小说阅读,更新,更快,尽在16k文学网,电脑站:www.16站:wàp.16k.cn支持文学,支持16k!在树林一般挂满尸体的石柱间行进,渗得人有种说不出的心慌。这些尸体若是倒在地上,再怎么横七竖八,我也见怪不怪。可偏偏悬吊在这种刻满诡异图腾的石柱上,直给人一种阴森森的不寒而栗。

    我尽量压低了身子,不让那些尸体的脚丫子碰到自己的头部,杜莫也学着我的样子,谨慎地跟在后面。

    忽然,一滴冰凉的积水从头顶的雾气中掉落下来,刚好滴答进了我的脖子。那感觉,就跟人躲在冬天的被窝睡懒觉时,突然给塞了一把冰碴,差点没令我蹦起来。

    因为我明显感觉到,滴进脖子里了的东西,既冰凉又有点黏糊,如是悬挂在石柱上的尸体腐烂的臭汁,那可真是太恶心人了。

    我忙停住脚步,伸手往自己后脖颈摸了一把,指头一捏一搓,还真跟冰浆糊似的,待凑到鼻子跟前一嗅,却是一股腥重,毫无预想的那种尸臭。

    杜莫晃着大脑袋挤过来,睁着大眼珠子看我手指上沾了什么,可我与他同时都吃了一惊。

    这不是什么露水,更不是什么尸体腐烂的积液,而是一滴人血。

    如果我头顶的雾气中,正悬吊着一具尸体,那从滴落的血液新鲜程度上判断,这具肉身的死亡时间,应该不超过十五个小时。

    这足够说明,夜里我和杜莫在山脚下歇息时,曾有人来过这里,将尸体挂在了石柱上。

    我急忙脱掉背上的包裹,将怀里的狙击步枪递给杜莫,然后拔出小腿上的匕首,咬在嘴里就往身旁这根滴血的石柱上爬。

    “唉吆!我的上帝啊,您的胆子可真够大,愣是敢往这种石柱上爬!”底下的杜莫仰着大脸,半张着嘴巴惊诧到。

    “什么胆子不胆子,你以为我想啊!你注意警戒四周,咱们现在可是高度危险了。”

    我一边攀着上半截儿弥漫在雾气中的石柱往上爬,一边心脏砰砰跳着,知会下面的杜莫。

章节目录

人性禁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破禁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四百零六章:吞吃活人的山雾,人性禁岛,笔趣阁并收藏人性禁岛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