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自己吓唬自己,哪来什么隧道。”我有些责怪的对杜莫回答到。

    “可是您看啊!您看这石柱子,上面雕刻了图腾,难道这附近有野人。他奶奶,要是敢在这个时候过来猎杀杜莫的肉吃,我……”

    杜莫话还没说完,哗啦一坨东西掉在了他脑袋上。“唉呦!”杜莫吓了个半死,一边小声惊叫了一下,一边挥枪去抡头顶上袭击下来的东西。

    我以为附近有海盗强兵在埋伏,就即刻蹲低了身子,想抽刀过去扎他。可杜莫在前面走得太快,他与我足足拉开了十几米的距离。

    待到我看清楚,掉下来的东西并非危险物品,而是一具半干半馊的裸尸。

    原本一直冻得哆嗦不停的杜莫,见是虚惊了一场,立刻抹着黑脑门上惊出的汗珠儿,骂骂咧咧着朝死尸上踢了一脚。

    “他***!上帝才不会这样跟杜莫打招呼。恶魔,可恶的恶魔。”杜莫又重重往死尸上踢了一脚,可他嘴里还是不肯饶恕地咒骂。

    我急忙赶过去,示意杜莫别大意,虽然我们已经在将近海拔千米的高度,但残余海盗强兵,与我遭遇的可能性依旧不小。

    “没事的,追马先生,您看这是一具干尸,估计死了都小半年了。”我顺势朝杜莫踢开的尸体蹲过去察看,发觉死者是个三四十岁模样的黑种人,他的尸体通身淤黑腐臭,而且刚断裂开的脑袋,不知轱辘到了哪里。

    “他***!还以为这图腾柱子上悬着枯木老藤呢,本想拽下来这个地方生火,不料却扯到了吊死鬼的脚丫子。”

    杜莫一边抚弄着自己的大黑圆脑瓜,一边愤愤不平地说到。我随手捡起一块儿条形石头,将趴着的尸体拨拉过来,一股如烂木头混合着臭鸡蛋的味道儿,更是扑鼻而来。

    我在厮杀的战场上,在那些死人堆里诈死时,没少嗅觉这种地狱的味道,只要气体不感染活人的肉身,倒也算不得什么。

    这具尸体的小腹已经被什么凿空,现在只剩一张半骷髅的骨盆,但他的两个肩膀和两条大腿上,分别刺穿着一根**中指粗的钢筋条。

    “哦!天呐!这是哪个*搞得鬼,竟然如此残忍,用铁条往死人身上投掷,要是想练习野人的投矛技巧,扎个草人做靶子不是很好吗,真是*中的*。要是让我杜莫揪住了这个家伙,非将他脸蛋子掴得比俄罗斯面包还浮肿。”

    杜莫也蹲了过来,他心中的余悸,此刻全变成了愤怒的语言发泄。“不,这钢条是人活着的时候扎进去的。”我抬眼看看了四周,语气冷淡地对杜莫说。

    “什么!这里难道有什么*的宗教,把活人钉在石柱子上祭祀?本书转载16k文学网wαp.16k.cn”

    杜莫瞪大了眼珠子,继续胡乱猜疑的说:“他,钉得一点都不结实,害得杜莫差点魂魄出窍。要是让我看到这群野蛮的家伙,飞把子弹射进他们的*里。”

    我摇了摇头,告诉杜莫别去想什么野人或者恶魔。“这钢条可不是用来固定尸体的,而是给乌鸦落脚。猛锤把钢条硬生生地砸进活人肉身后,再给其注射一支强心针剂,或者吗啡,然后用链条悬吊在石柱上,附近的乌鸦和蝙蝠,嗅到气味之便成群来啄食。你看这死尸的眼窝和小腹,就像秋天落在果树上的苹果,给鸟啄成了空心。”

    杜莫听我说得毛骨悚然,他不自觉地吞咽了一股唾液,压低了嗓音感叹道:“这得犯了多大的罪过,才遭受如此刑罚啊!要么就是大过天、深过海的仇恨,才如此大费周折和残忍的折磨死一个人。”

    我抄起地上的包裹,对杜莫说:“虽然你我此刻站在了高处不胜寒的山顶,你也不可以大意,记得行进时脚下虚踩,手万不可去乱抓东西。”

    杜莫嘿嘿一笑,忙歉意地点头。“我,我也是冻得实在熬不住了,才着急找个地方,想点把小火,烤一烤。”

    我并不责怪杜莫有这种想法,其实我也有了烤火的想法,我和杜莫身上本来就有伤口,再加上潮湿阴冷,如不及时烘干衣物和皮肤,恐怕肉身真要生病了。

    “烤火是可以,但一定要谨慎。不然,万一这里藏着某个*的家伙,用*给你来一下,等你醒来的时候,一睁眼发觉自己悬在石柱上,身上落满了乌鸦,那你就去上帝的壁炉旁享受温暖吧。”

    杜莫吃惊地看着我,他仿佛被我说得更为害怕,但他又壮着胆子说:“我连被敌人的子弹打死都不怕,难道还怕这种小把戏。”

    我没有说话,只冷冷地哼了一声,但杜莫知道,给人一枪打死并不可怕,可怕是死亡的痛苦和过程给人刻意延长和放大,那个时候,估计谁心里都会明白:“恶魔就在身边,地狱也在人间。”

章节目录

人性禁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破禁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四百零二章 石场的喂鸦人,人性禁岛,笔趣阁并收藏人性禁岛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