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让杜莫回忆,他当初和那个印第安人去山谷打猎,具体是在哪里,看到了海魔号驶进去检修大船的溶洞。杜莫冥思苦想了半天,却也说不出大概的方位。

    于是,我俩就开始攀岩峭壁,等上到高处之后,再借着天亮之后的光线,杜莫就可以很容易认出,那座溶洞到底在岛屿上的什么位置。

    “杜莫,你可抓紧了树枝,抓它们之前,一定先用力试探一下,看看植物的根系是否与岩壁结合的牢固,万一抓到鬼,你可就摔下去了。”

    这座岛屿的岩壁非常高,海拔已接近千米,爬到一半的时候,岩壁越来越陡峭,我就额外提醒了身旁的杜莫一句。

    “放心吧,追马先生,我脑袋里装着如此重要的讯息,怎么可以在关键时刻顶不住呢。不过,我感觉这会儿越往上爬越艰难了。”

    我和杜莫选择的这段岩壁,由于光线黑暗,当初在山脚下,只看到前一百米的距离容易攀登,可到了岩壁中部,我心里也开始有点紧张,因为岩壁表面开始凹陷,我们扒在石头缝隙和植物上的重心,很难再找准落点。

    “追马先生,您说咱们要是掉下去,结果会怎样!”杜莫心惊胆战地问我,想以此缓解内心的压力。

    “哼哼,还能怎么!下面尽是礁石,即使在失足的一瞬间往后跳跃,照样会落在只有一米多深的浅海岸边,摔成骨断筋折。”

    说话间,岛屿内部先前传出的隆隆闷响,已经变得尤为清晰。我问杜莫那是什么声音,杜莫告诉我说,那是许多条通天瀑布,正从几百米高的崖壁上冲砸进深潭。

    杜莫还告诉我,那些潭底很深,里面尽是味道鲜美的野生鲶鱼,捉上几条搁进锅里,就着大蒜、番茄一炒一炖,那吃起来就香得人翻跟头。

    对于杜莫谈到吃和厨艺时的夸大其词,我不禁笑了笑,并再次告诫他,一定要坚持到岩壁顶部,别一时疏忽酿成大祸。

    爬过了岩壁中间的一百多米艰难岩段,剩下的几百米岩壁,就容易攀爬了许多。我和杜莫只需把钩山绳往前面六七十度的斜面上一抛,待到绳索拉紧之后,直接踩着岩壁往上走。

    漆黑笼罩在我俩的眼前,树木枝叶上的积水,从我俩原本就湿透的衣服上渗入进去,毫不留情地取走了皮肤上的一点点温度。

    好在攀山是个力气活儿,我俩身体内部还能保持着热乎,所以没在高耸陡峭的岩壁上、因为冻得双手使不出力气而坠崖身亡。

    足足耗废了两个半小时,我俩终于上到岩壁顶部,眼前呈现出的景象,尽是一团团的大黑影,葱葱郁郁的植物少了许多,可冰冷刺骨的海风还是吹得上来,不肯罢休地冰冷着我和杜莫。

    “追马先生,这山顶怎么尽是大石头,看着跟一个废旧的采石场似的。”杜莫虽然来过该岛屿,但他也是第一次上到这么高,首次看见该处海拔千米以上的风貌。

    “杜莫,你看看时间,现在离天亮还有多久。”杜莫听了我的话,忙撸起袖子,看戴在手腕上的电子表。

    “现在是六点一刻。”杜莫兴奋着说。我眉头间耸动了一下,追问到。“你的表准不准,是不是已经碰坏了,或者进水了。”

    杜莫连忙较真地强调说:“不,不会的,这块儿电子表是我在南非城买的,当时可是花掉我两百七十三个兰特。您要知道,这可是标准的水兵专用手表,可以抵抗水下一百米深的压强。小型潜艇上,就我有这种东西,他们的手表大多都防不了水,就算防水,承受的压强也没有我的表多。”

    我努力睁大了眼睛环视四周,总感觉时间上与我估摸的不对。“神表啊?谁告诉你的这些?手机访问:wàp.16k.cn”

    杜莫立刻回答:“卖表的老板亲口说的,他们的店铺在南非城可算得上是一家大商店,那里面还有空调,门也是用那种旋转的大玻璃窗做的。”

    我无奈地摇了摇头,爱怜地对杜莫叹了口气。“是的,就算那个卖表的老板说得没错,等你真戴着这东西下到一百米深的海底,估计眼珠子都让水压挤出来给鱼叼走了,还有心思琢磨这种小东西的压强。”

    杜莫立刻不好意思起来,他支吾了半天,才嘟囔着黑厚的嘴唇说:“反正吧,这个,这个点儿错不了,就是六点一刻。”

    听他说得如此笃定,我心里却有了几丝焦虑。“如果时间没错的话,看来夜里的时候下起了大雾。”

    我往岛屿内部的山谷处俯瞰了一眼,只见皑皑的湿汽团弥漫,覆盖住了整片岛屿,就如一副格调昏暗的泼墨画卷,阴沉窒息地堵在人的眼前。

    “杜莫,你现在凭着感觉,试着回忆一下,那座天然的大溶洞,大概位于岛屿的哪个位置。”

    “啊!”杜莫为难地叫了一声,说道:“追马先生,您别太心切啊,咱们现在站得这么高,这会儿,我脑子里还感觉天旋地转地呢。再说了,您看那些浓浓大雾,咱俩就跟进了上帝的宫殿一般,我的视野根本穿不透云层,就是此刻想胡说八道一番,也不知道该往哪里指。”

    我见杜莫把自己说得这么可怜,才觉得我确实有些着急,恨不能立刻赶去那座溶洞,看看海魔号是否真的躲藏在那里。

    “追马先生,我看咱们还是先找个避风的地方歇会儿,等到中午阳光照散了阴霾,我再辨别出那座溶洞的位置,到时候行动也来得及啊!”

    我浑身**,衣服紧紧地裹在肉身上,从头到脚,真是一块儿好受的皮肤也找不到。

    山顶的地势很开阔,四周那些蹲坐在岛雾中若隐若现的大石头,个个有如小报亭子那么大。

    杜莫像个刚落水不久的胖熊,拱着肥壮的身子在我前面走了起来。他在缭绕的雾气中边摸索着边前进,我跟在后面,也是将眼睛睁到最大,试图能多看清些周围的景物。

    “不好,追马先生,咱们该不会误闯进了时空隧道,来到另一个世界了吧!”走在前面的杜莫,突然停住脚步,回过头来哆嗦着说。的皮肤也找不到。

    山顶的地势很开阔,四周那些蹲坐在岛雾中若隐若现的大石头,个个有如小报亭子那么大。

    杜莫像个刚落水不久的胖熊,拱着肥壮的身子在我前面走了起来。他在缭绕的雾气中边摸索着边前进,我跟在后面,也是将眼睛睁到最大,试图能多看清些周围的景物。

    “不好,追马先生,咱们该不会误闯进了时空隧道,来到另一个世界了吧!”走在前面的杜莫,突然停住脚步,回过头来哆嗦着说。

章节目录

人性禁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破禁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四百零一章 通天瀑布的鲶鱼,人性禁岛,笔趣阁并收藏人性禁岛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