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杜莫在一处山壁长满树枝的地方停下,稍作休息之后,准备就此攀岩上岛。虽然隔着厚厚的山体,眼前是起伏飞花的海浪,但也隐约听到,岛屿内部传来隆隆的闷响。

    “好了杜莫,这事儿也出乎我的意料,我不会对你有何芥蒂。杰森约迪最初的作战计划,是将我和恋囚童安排在了一起。可行动的当夜,等我下到快艇时,看到你和恋囚童上了同一艘快艇,才知道这次作战计划在我不知情的前提下已被做了修改。”

    说着,我拉开自己的包裹,从里面拿出剩余的最后一瓶小洋酒,给自己灌了一口,又递给杜莫喝点,两人都驱驱寒,做好攀岩峭壁的准备。

    看着杜莫冻得回身哆嗦,我甚至有点觉得他可怜,觉得他是因为我的麻烦事拖累,才落得今天这步。

    可是,假如我和他不相识,没准他已经混在那群海盗强兵之中死在我的枪下。

    我继续对杜莫说:“那个时候,我已经没有时间和机会把你和恋囚童分开了。而这场突变,都要感谢那位提醒你自己留个眼儿的悬鸦先生。”

    杜莫一连喝了两口酒,抹着嘴角儿咒骂:“他奶奶!这些被雇佣来的恐怖杀手,简直没一个好东西,悬鸦和恋囚童一样的货色。”

    杜莫把酒瓶递给我,我给他拿了一些牛肉干充饥,然后接着说:“悬鸦有意将你和恋囚童安排在一起,他这是冲我而来,想先砍掉我一只胳膊。”

    在我杀死恋囚童之前,我不想让杜莫知道,我与恋囚童有着弑兄之恨,要不然,这个黑亮的科多兽又该认为我在利用他。

    “嘿嘿,看来那小子是嫉妒咱俩的关系了。”杜莫一边说着,一边主动从我手中拿走了酒瓶。

    看到杜莫打消了一切忧虑,靠在我身旁的石头上乐滋滋地喝着小洋酒,我顿时感觉轻松了许多,同时也不由得想起一件事情。

    在布阿莱城时,冒充九命悬鸦与我一起合作的命中水,曾在一个晚上潜入我所居住的公寓,要我和他一起去截杀巴巴屠。

    他当时对我说起,芦雅和朵骨瓦已经由小珊瑚护送去了毛里求斯。现在看来,命中水此话含义颇深,他预感到我即将和真正的九命悬鸦接触,才有意从侧面透漏给我这个讯息,让我自己留个后手。

    而且,他当时强调了一点,提醒我别看了小珊瑚,虽然那只是个十七八岁的男孩子,可死在他手上的佣兵和海盗,数量非常惊人,万万小看不得。

    九命悬鸦之所以暗中运作,让老船长杰森约迪改变主意,安排杜莫去做恋囚童的炮灰,他分明是想将我控制在一个孤立无助的位置上。等日后合作的时候,他可以同小珊瑚里应外合,而我就落单了。

    但他的险恶用心破灭了,此刻我看到杜莫这个家伙还活着,而且正蹲在我身旁贪婪地舔着瓶口,我真想放声大笑一通,感谢上帝肯给予我机会和运气。

    “杜莫,别添瓶口了,瞧你那点出息。等天亮后打死更多的海盗强兵,咱们晚上再悄悄爬去翻找他们的背包,没准能找到比小洋酒更好的东西。”

    杜莫仰起脖子,倒扣着瓶口在舌头上使劲砸了几下,榨干里面最后一滴液体后,反手将那精致的小瓶子投进漆黑的大海里。

    “嘿嘿,追马先生,我可以肯定,当您听到我说的这个好消息,您一定会乐得笑出声。”我皱了一下眉头,抬眼看着杜莫。

    “嘿嘿嘿,就咱们身后这座岛屿,我可不是第一次来呢!您是知道的,我虽然是个海盗兵,谈不上什么光荣使命和荣耀,可杜莫不大不小也算个核动力兵啊!”

    杜莫得意地说完,随手拿起一块儿干硬的肉干塞进嘴巴。“嘿嘿嘿,所以呢,去年护航海魔号的小潜艇检修时,我和蓝眼睛大副来过,当时就在这里修过船。那些日子,可真是惬意啊!明媚的阳光,壮丽秀美的风景,还有大把大把的闲暇时间……。唉!现在回想起来都流口水哦。”

    杜莫虽然卖着关子说这些话,但我完全可以感觉到,他似乎知道小型核潜艇现在的位置,更甚至是母船海魔号现在的位置。

    “哼哼哼……”,杜莫说的没错,他所讲得这些话,居然真使我嘴角儿斜着一扬,鼻腔发出了几声冷笑。这可笑是由内心高兴而发,却被用一种半冷半不屑地形式所表现。

    杜莫见我有所触动,忙不失时机地接着说到。“我当时刚被转分到小型核潜艇,许多精密的维修干不了,而力气活儿又不多,于是就扛了一把步枪,和那个印第安小子一起,去岛谷的树林打野味儿,回来给大家炖汤喝。可是,当我俩在山谷里行走时,却看到一群黑压压的岛蝙蝠,大白天从山里惊飞出来。”

    杜莫嘴里嚼着牛肉干,虽然吃得很费劲,但却依旧讲得兴致勃勃。“我俩都觉得,山那边一定出现异常,不是有什么人在干勾当,就是有大型野兽在活动,于是便悄悄溜过去看。”

    我一边听杜莫说,一边又拿给他一块儿巧克力,示意他继续讲下去。这事儿关乎我能否救出伊凉和池春,只要知道海魔号现在的位置,利用大船抽空人手之际,正好回去救人。

    这对我来讲,是个绝佳且难得的机会,这也是我置身这场厮杀之后,柳暗花明一般出现的第二条选择。

    救出用来要挟自己的人质,此事非同小可,关乎很多人的利益,操作起来不仅棘手,而且风险很高,所以杜莫无法三言两语说清楚。

    如果他真像流水账似的,几句话就把复杂多变的事情一带而过,那这个小子才是真正的不可靠,真正的在敷衍我。

    杜莫若真是一个不上心的家伙,容易误了大事,我也就不会与他纠葛,反倒找个机会一刀宰了他轻巧。

    “你看到了什么?”我虽然冷淡地问到,内心却很期待杜莫讲出一个真正的好消息。

    “嘿嘿嘿,你猜!”杜莫又涎皮起笑脸,露出一口白牙。看他如此卖关子,我内心深处反而更是兴奋。因为这正说明杜莫要讲的这件事情价值很大,意义也很大。

    “难道是一群母天鹅在游泳!”我欲擒故纵地说到。“嘿嘿,没错!不是一群,而是一只,一只和海魔号一样大的母天鹅在游泳。”

    杜莫这话一说完,他黑乎乎的一团脑袋上,那道白牙几乎放出灿烂的光芒。我也再也按捺不住脸上的表情,终于展露出内心激动不已的微笑。

    “我和那个印第安小子,趴在山谷的树下,看着海魔号慢慢驶进了一个天然大溶洞,当场就明白了怎么回事。原来海魔号也在检修,老船长将大部分海盗兵提前安置在了远处的岛屿上,给他们留下充足的吃喝和女人。这些海盗兵并不抱怨,那就等于放了假,只顾高兴地享受就是了。而老船长却带了几十个船龄很大的海盗,偷偷跑进那个秘密溶洞去检修轮船。”

    杜莫一口气说完,深深喘了一声,感慨万千似的说:“那个时候,虽然我和印第安小子刚入行,可也知道轻重。在海魔号上,不该知道的事情一定不要知道。所以,也就没敢过去看个究竟,更不知道溶洞里面是什么样子。再者说了,那时候我们打猎正起劲儿,真让老船长看到我俩偷懒出来玩,肯定不会有好事。”

    听完这个好消息,我真是万分庆幸自己,没不仅有放弃杜莫,也更没有失去杜莫。杜莫将这件事憋在肚子里,实则也是一种价值,如果我想获得,那就得来救他,保护好他。

    这片广袤的查戈斯群岛,原本属于英国领地,驻扎的士兵中,由美军实际掌控。海魔号若把这里当场公共海域,当场荒芜岛屿,想修船就来,修好了就走,那是不可能且非常冒险的。

    因为,附近驻港巡逻的海军会把它炸上天,然后打一个成功击毁入侵者的报告上去即可。

    可他为什么居然在这些海军的眼皮子底下有如此特权,那自然也是不难想象的。岛屿上的最高指挥官,多少得和他有点交情,虽然仅仅是一点,那也是用巨大的利益打造出来的。

    我想,海盗真王在离开海魔号不久,杰森约迪,也就是十二守护里的魔之麻礁,便违反海魔契约,启动了自己肩头上那两枚肩章的财富。

    与*挂钩,与军事挂钩,然后趾高气昂地去面对一切不想与之挂钩但又想好好活着的人们。而这名魔之麻礁,才有可能用惊人的海盗财富购买到一艘接近退役或已经退役了的小型核潜艇,从而守护自己的母船,提防着海盗真王的反扑。

    这家伙反抗海盗统领的资本,如果不是与这些挂钩,他就算再也胆子,也不敢冒这个风险,从而遭受海魔契约的罚罪。

章节目录

人性禁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破禁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四百章:海魔契约的罚罪,人性禁岛,笔趣阁并收藏人性禁岛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