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追马先生,这个好消息……,绝对会让你原谅我刚才的冒失。唉呀……”杜莫又吞咽了一口唾沫,看上去很焦急,气还没喘顺就忙着向我表述。

    “哼,你别把自己那点气量假想成我胸襟的尺度。这事儿不怪你,你只是中了悬鸦从心术上狙杀出来的一颗子弹。只要‘弹头’好好地取出来,人健在就行。”

    杜莫能听得懂,我是用讽刺代替了责难,应付他的自讨没趣儿。“嘿嘿,我就知道,追马先生深明大义。不过,您还是打我两下,嗯……,或者骂我两句的好。要不然,杜莫很为刚才的事情所不安呢!”

    杜莫很知道我的手,不仅气力大,而且血腥十足。所以,他说恳请我打他两下解气的话刚一脱口,自己立刻觉得不妥,赶紧改称为“或者骂他两句”,这家伙的脸皮,可比他的上嘴唇还厚。

    其实我很清楚,杜莫坚持让我打他或骂他两下,他并非内心真为刚才的事情歉疚,而是他怕我心存芥蒂。

    “你不是说有好消息吗?赶紧说,等天亮之后,再这么拖泥带水,你那好消息就得烂到肚子里。”

    杜莫涎皮着圆胖的脸蛋儿,愈发像个任性的孩子一般,他仍坚持地说道:“说好消息之前,请允许我一定一定向你解释清楚刚才的事儿。”

    杜莫虽然是个二十出头的小伙儿,估计也没念过什么非洲课本,但生活的磨砺却给了他很多实用的知识和生存嗅觉,他深知伴君如伴虎的道理,所以极其害怕给我留下不好的印象。

    “好吧,但你不要啰嗦,我呢,也会认真的听。”为了让杜莫安下心来,跟着我一起去杀恋囚童,我答应了杜莫。

    “好,不啰嗦。他原来是叫九命悬鸦,估计就是他,海魔号上重金雇佣来得杀手。我和那个阴森恐怖的女人一回到船上,这个叫悬鸦的家伙,就和我很投缘地攀谈起来。我见他说话间清风淡云,一副与人谦和的神态,可万万没想到,这小子居然满肠子灌着坏水儿。”

    我无奈地皱了一下眉头,看看黑夜上空的星星,对杜莫冷冷说到。“还是啰嗦。”

    他忙歉意地点头,然后接着对我说:“那个叫悬鸦的家伙,先是问我有对象了没,然后又向我问起朵骨瓦的事情。开始,我以为他是好奇,是船上那些家伙闲谈时,使他听到这些关于我的事情。所以,我就表现的很难过,告诉他,我心爱的女人已经进了天堂。”

    我沉重地吐了一口气,真是拿杜莫一点办法都没有。“好吧,咱们边走边谈。手机访问:wap.16k.cn”

    杜莫又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后脑勺,小鸡啄米似的对我点起了头。其实,他也为不知该如何简述此事而焦急。所以我一焦急,他比我更急。

    “那个叫什么鸦的家伙,问我相不相信起死回生之术,我当时心里就跟烧红的火钳子拧了一下似的,生怕这个家伙戳穿了咱们的苦肉计,那会儿我就站在海魔号的甲板上,越是这事儿传入了杰森约迪那老鬼的耳朵里,他非得活扒了我的皮。您想啊,他前几天的时候,还对我施恩布惠,允许我到船上的仓库里白吃白拿,就算真扒我皮时,我也脸红不是!”

    我和杜莫的皮靴子,都给海水浸得潮头,这会儿在疙疙瘩瘩的光滑礁石上走,脚底板儿不说出的难受。当然,找堆儿火围着坐下,脱下靴子烤烤脚是再好不过了,可是这会儿,已经成了万恶的奢望,只要磨出些水泡别感染就万幸了。

    “我当时就故意装傻,恳请他别捉弄一个我,也尊重一个已经去世的可怜女人。但他还是笃定地说,我的朵骨瓦被人复活了。这话绝对的是说者有意、听者有心啊!”

    杜莫淌着海水,紧紧跟在我*后面。“我开始还以为,他和您一定有了某种默契,所以才挟持着这个不可告人的*,如此捉弄我一番。可是……”

    我虽然脚下疾走,耳朵却留意杜莫在说什么。“可是,你想我就是再怎么默契,也不会鲁莽到和第三个入伙却又不相干的人,说你我之间的秘密。“我接了杜莫的话,说到。

    “对对对,我想一定不是您,除非,除非……”我又接过杜莫的话。“除非我把你卖了。”

    这一次,杜莫没再吭声,但显然我猜得没错,他的莫不做声,实则就是默认。

    “然后,那个叫什么悬鸦的家伙,就告诉我,让我自己留个心眼儿,别傻乎乎自己一条道跑到黑,到最后给人当垫背的时候,还毫不知情地蒙在鼓里。”

章节目录

人性禁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破禁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三百九十九章:杜莫的非洲课本,人性禁岛,笔趣阁并收藏人性禁岛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