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心中暗暗告诫自己,一定要稳住情绪,尽管我可以出其不意地打掉杜莫手中的步枪,一招把他送到另一个世界去,那样就不必再耗费唇舌,和他解释什么。

    可一旦这样做了,那个对杜莫施展奸谗之术的对手,也就遂了心愿。我冒着极大的危险,将杜莫活着救出豁口岛,然而现在看来,我只救到了他的肉身,这个家伙心里,已经被人

    贴上了黑暗的“符咒”。

    “在厮杀的迷局中,比子弹更可怕的东西是什么?”我沉默了好久,才淡淡地反问到杜莫。杜莫并不回答,他反而更加谨慎地握了握手里的狙击步枪。

    “看来,我还是晚了一步,只保护到了你的肉身,却没能保护得了你的心。不管是谁向你透漏的此事,但你要清楚一点,告诉你这件事情的人,是基于一种怎样的目的。所谓攻心

    战术,拿真实的消息来蛊惑对手,才是最有效和可怕的。”

    杜莫又向后退了几步,他开始害怕,此时此刻面对着他的枪口,仿佛我冷静而淡定的语态和举止中、正酝酿着一种突然爆发出来的杀戮。

    “我差不多可以猜到,是谁向你透漏了这些消息,而且我更能猜到那个家伙这样做的目的。”飞浪一波接着一波,击碎在礁石上之后,稀里哗啦地落在我头发和肩膀上。

    “你说。”杜莫谨慎而小心地问到。

    “还能有谁!除了你那位可敬可爱的老船长重金雇佣来的猎头杀手,哼哼。可是杜莫,当你和那个缅甸女人留在布阿莱公寓时,我回到海魔号之后,与那两个家伙之间到底发生了

    什么,彼此又有着怎样的厉害关系,你哪里会知道。”

    这话终于有一点触动杜莫,他稍稍迟疑了片刻,反问道:“可你为什么让我代替你去和恋囚童那个*做搭档,之后你又如仁慈的上帝一般,冒死赶来豁口岛救我。我怎么知道你

    过来该岛是真为了救我,还是与我偶然相遇。”

    杜莫的情绪又有了一些激动,言语中充满了抱怨与质问。“您就是本事再大,把握再大,也不该轮到我去和恋囚童搭档。您太高看小杜莫了!”

    从杜莫为朵骨瓦的事儿向我摊牌,此刻再听到他说这些话,我一点也不惊讶。“哼哼,我为什么要这么做?你能给出我一个理由吗?”

    我反问杜莫,却不等杜莫回答,又接着说:“杜莫,如果我哪天躺在铡刀下,为了保全自己而拉你做替死鬼,这个的确有可能!就像哪天杰森约坐在黄金上,抱着一群女人、喝着

    一瓶洋酒时,会突然为死掉一个杜莫而痛哭流涕,这也是一种有可能;更甚至,你这次没死又回到了海魔号,杰森约迪为了表示歉意,收你做义子,继承他所有的财富,这也是一

    种有可能。”

    我冷冷地说完,杜莫却嘿嘿一笑,他的笑意味颇深。“追马先生,您就别讽刺我了。您是知道的,我对海魔号恨之入骨,就算杰森约迪那老鬼给做我义子,我都未必肯回去,这也

    是一种有可能。”

    听杜莫说得话里有话,我面孔虽然还严肃地绷着,心中却长长舒了一口气。他的城府和睿智,一直是我考虑选择他做副手的重要一点。

    我越来越觉得,和杜莫说话渐渐变得轻松,他能很准确地理解我的意思,而这种理解又不是盲目的顺从,是结合眼前的实际而采纳受之。

    所以,与这样的人合作,即使我哪天疏忽地传导了命令,他也不会食古不化地死在教条上。杜莫之所以笑,是因为他从我的讽刺中听到了他希望听到的话,看到了他想看到的希望。

    从目前的种种形式来看,杜莫自己根本找不出理由,值得我要他为我而死。而且杜莫也知道,我若是哪天拉他为自己当炮灰,那也是我身陷绝境的一刻。

    可是现在,我仅仅有被杀死的一刻,没有什么人或者因为什么事儿,活抓了我之后,硬逼着我点头,只要同意让杜莫来做替死鬼,我就可以活命。而让此时的杜莫自己意识到这一

    点,尤为的关键。

    “九命悬鸦这个家伙,还对你说了什么?”我语气低沉地问杜莫,说话间,流露出一种是非分明的大度,把误会的尴尬转化成对九命悬鸦的迁怒,好让杜莫下得了台阶。

    “追马先生,你知道吗?我跟您在一起,真是说不出得恐怖。您简直,简直就像可以把眼球拿下来,放在海魔号上洞察一切。”

    杜莫这个家伙,一边对我拍着马屁,一边从缓和尴尬的“台阶”上坐滑梯似的滑溜了下来。

    “哼,这种阴险的把戏,还有叵测的用意,除了他这个出身八大传奇猎头族的家伙,恐怕没有第二个了。”

    说完,我转过身子背对着杜莫,一边踩着被海水浅浅盖住的礁石,一边小声喊到。“再不走,天就要亮了。”

    杜莫心里清楚,我这次是给足了他面子,很有以君子之腹度他小人之心的意味儿。“追马先生,等等我,我还没说完呢!”

    身后黑夜中的杜莫,压低了嗓子喊着,但他也唰唰地淌着海水追赶上来。“真的,真的是没说完,你让我把话说完,我有好消息告诉你。”

    湿冷的海风,盘旋着在我两只耳朵边上划过,但其中夹杂着的杜莫那乎近而又飘远的音声,还是将“好消息”三个字涌进了我的大脑。

    我不由得心中苦笑,杜莫这个家伙,即使对我,也总爱玩弄他那点只在同级海盗强兵中才出类拔萃的睿智。这家伙折腾了半天,原来却是在搞先鞭后糖的小套路。

    但我还是像收到了正确信号的机器一下,突然停下了脚步,等着这个黑亮的科多兽气喘吁吁地赶上来。

    “呼,呼,呼…小说整理发布于www.16k.cn…,唉呀!我说,我,我喘口气。”杜莫跑得上气不接下气,他背着自己的大包裹,双手按在膝盖上,艰难地吞了一下唾沫之后,才歪咧着黑厚的嘴唇,斜仰起脸

    看着我,好不容易说清楚了半句话。

章节目录

人性禁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破禁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三百九十八章:心脏上的黑符咒,人性禁岛,笔趣阁并收藏人性禁岛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