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莫像发了癔症,迟疑三分多钟才回过神儿来,他向外推动大石,并小声向我喊到:“追马先生,没想到您真的平安回来,真是感谢上帝。”

    大石头一推开,我就让杜莫蜷缩起身子,尽量往石窟窿里面靠,然后我也挤了进去。顷刻之间,两个强壮男人的身躯,将石窟窿塞满。

    我来不及理会杜莫,忙用绳子将洞口的大石套住,使它再次像瓶塞那样堵住洞口,将我俩封藏在山体之中。

    “呼,呼,呼……”漆黑狭小的空间内,可以清晰听到自己和对方那种紧张不安的呼吸声。

    我脱下给海水打湿的衣服,将石头堵住洞口后留下的边缘缝隙塞住,紧接着,就赶紧掏出包裹里的小手电交给杜莫,借着乒乓球大小的一点亮,开始给自己额头和手背上的伤口消炎、止血、敷药包扎。

    “追马先生,您伤得不严重吧?”杜莫小心翼翼地问。“目前来看只是些皮外伤,如果痊愈得不够快或者感染,那就麻烦大了。”

    护理好伤口之后,我坐靠着冰凉阴冷的石壁,双腿抱在胸前,脑中寻思好半天,才对蜷缩成一团的杜莫说:“看来,我们真要在豁口岛上藏匿一段时间了。”

    杜莫听了很吃惊,忙焦急的问到。“怎么?岛上的敌对海盗依然很多吗?那咱俩要在这活棺材里躲到什么时候啊!”说着,杜莫显得焦躁,他的呼吸也变得急促。

    我忙冷冷地对杜莫说:“外面才是活棺材,你看清局势,一定要把心态调整好。这石窟窿里的空间,虽然狭小黑暗得令人窒息,但至少你咬咬牙能忍受着活下来。要是忍不住出去了,一旦被子弹命中要害,你咬舌头都不管用。”

    听了我这些话,杜莫的呼吸渐渐平稳,我知道他那肥壮的身体最受不了这种挤压,可我的体魄并不比他小,此刻蜷缩着也很难受。

    这感觉就像数以千计的难民扎堆在逃亡的破旧火车上,挤得人站也不是、蹲也不是,使人从骨头缝里说不出的难受。

    可越是这样的山洞,肯委屈在里面躲藏的人就越安全。如果外面的那些家伙,还不肯放弃搜索,那他们多会去找些大的山洞巡查。

    我和杜莫在石窟窿里躲了两天两夜,每晚只在凌晨三四点的时候,才偷偷爬出来,小心着透一会儿空气。并且,我在第二个乌云遮月的夜晚,悄悄爬上岛峰取回了武器。

    那晚被我丢下岛脚树林的魔之尸体,我原以为会被搜到带走,可那具体型硕大的尸体,依然陷落在植物叶子底下,早已变得僵硬冰冷。

    黑暗之中,我摸索尸体的肩头,发觉他的两枚肩章已经不在。但这种情况,也未必就说明,第三个守护魔之已经来过,取了走肩章之后,将此人的尸体置之不理。

    因为第一个守护魔之死后,肩章被人取走之事,这个使用k刀的魔之很清楚,所以他有了防备,预先将自己的肩章摘下来,藏在了身体的其它位置也难说。

    于是,我像盲人摸骨一般,在黑暗中,仔细翻检这具直挺挺地尸体。最后,在死尸两只靴子里的鞋垫下面,找到了那两枚肩章。

    为了毁尸灭迹,我将这家伙的尸体推到了大海边,让他驾着巨浪去喂鲨鱼。

    贴着海边的岩壁,猫腰往石窟窿走回来时,我心里说不出得舒畅。倒不是因为又拿到两枚肩章,而是因为这让我又猜想到一种可能,一种对自己有利的可能。

    在豁口岛上,海盗真王也许只安插了两个守护魔之,假如其中一个死掉,另一个魔之就产生了一种权利和义务。

    义务自然是好生安葬死者的尸骨,并为其复仇;而权力才是其中最为重要,更是诱导义务实现的保障,那就是取得该肩章所代表的那部分财富的所有权。

    全文字版小说阅读,更新,更快,尽在16k文学网,电脑站:www.16站:wàp.16k.cn支持文学,支持16k!至于取得这笔海盗财富之后,是可以独享还是只享受其中大部分分成,那就是海魔契约之中更为深层的秘密了,恐怕只有海盗真王和十二个守护魔之才知道。

    所以,手持k刀的这名魔之,虽然从附近其他岛屿上调度过来一批海盗强兵,但他在取得肩章之前,肯定不会事先声张此事。

    如果真如我所料,第二个魔之也已经死亡,豁口岛上两名守护魔之先后阵亡之事,一时半会儿也不会传入海盗真王和其他守护魔之的耳朵里。而这,就成了我和杜莫可以活着离开该岛的一个契机。

    “追马先生,我现在身体恢复得好一些了,而且也适应了石窟窿里的环境,不如咱俩就在这里耗下去,直到他们相互厮杀得所剩无几,咱俩再出去收拾残局。”杜莫说完,自己先嘿嘿笑了两声。

    “哼,杜莫,你记不记得我和你说过,遇上一个可怕的高手,比遇上十几个海盗强兵还要危险。咱们已经耽误了两天两夜,若再拖延下去,只怕等我们一出去,尽是恋囚童这样的家伙,眼睛犀利地在寻找有你这种想法的人。”

    “您是说,咱们这会儿该浑水摸鱼去杀他吗?”杜莫严肃地问。

    “是的,等悬鸦、调魂门螺、还有那个常出现在你噩梦里的恋囚童、杀光了敌对海盗之后,一旦他们三个凑到一起,以你我之力,还能从他们身上占到便宜吗?”

    杜莫不再说话,他也陷入了沉思。我拽下塞住洞口缝隙的衣服穿在身上,并告诉杜莫和我一起收拾行装,准备趁着今夜的昏黑渡海离开。

    如果再晚上一天,等海盗真王的大队人马赶来,恐怕上帝想怜悯我俩也没办法了。

    我和杜莫踩着湿滑的礁石,混在弥漫的海气中,慢慢进到冰冷彻骨的水里,直朝北面那座长满望天树的谷岛游去。

    当我俩艰难地游到谷岛的山脚下,我问杜莫冷不冷,还能否坚持的住,他点了点。然后,我俩每人吃了一块儿巧克力,只休息了二十多分钟,就又朝九命悬鸦所在的那座岛屿游去。

章节目录

人性禁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破禁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三百九十六章:豁口岛上的剩刑,人性禁岛,笔趣阁并收藏人性禁岛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