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顿时气恼但又无奈,便凝聚力道于脚尖儿上,猛地袭击他的后脑勺。由于这家伙的一条腿盘到了身后,压在我双腿上,所以我的踢打发力

    很不顺畅,尽管击中了他,但却并未产生多少杀伤力。

    “啪”地一击耳光,重重打在我的脸上。“,叫你踢,抽死你。”这个家伙的情绪,真是激荡到了顶峰,他掐住我脖子的手,居然

    松开了一下,掴我一个大耳光。

    我顿时觉得半张脸*辣得疼,嘴角溢出一股腥咸。这家伙的手劲儿如有怪力,所以他才敢如此笃定地警告我。

    我没有再试图踢击他的后脑勺,而是伸手去抓身旁的石块儿,希望摸到一块儿棱角锋利的石头,瞅准了机会一下敲碎他的太阳穴。

    可是这家伙哪里肯给我机会,他将沉重的*往下一沉,坐到我胸腔的下部,又将两只脚尖扎进我的裆部,使我无法顺利的提腿攻击。

    而他左手里的k刀,更一进步顶着我右手的阻力,往我胸口上按来。此时此刻,我的脖子完全给他右手掐死,即使我的左手再过来帮助脖子缓

    解窒息的痛苦也无济于事,因为他力量太大。

    当我右手摸到了石块儿时,这个家伙已对我使用了关节技,他的右腿膝盖将我左手肘牢牢压住,然后只等掐住我脖子的手不断释放狠劲

    儿,令我死亡为止。

    我抓起的石块儿,根本无法够到他太阳穴,只能不断敲击在他的大腿上。然而这种反抗,就像一个弱女子被野蛮大汉强行挟持起来时,

    出于惊吓而挥打出来的粉拳。

    “呵呸!”这个可恨的家伙,竟然在我垂死的一刻,在我眼皮虚弱地坠下又不甘心地撩起的一刻,向我脸上啐了一滩口水。

    “自以为是的猎头一族,你们这些小崽子,这些年可真是山中无虎猴称王了,现在知道天高地厚了吧!”

    我虚弱且痛苦地哆嗦着眉头,左手里的石块儿攻击,已经成了一种表达反抗精神的象征,丝毫没有实际的伤害施加给他。

    可是,他又哪里想的到,我是在冒着一种孤注一掷的风险、将他往死亡的陷阱里拖。

    用脚夹起石头砸他脑袋,用手拿起石块儿敲打他的大腿,这些其实都是铺垫,都是一种误导他注意力的伪装。

    我与他撞头后晕倒下来时,有意躺在了埋有fn57手枪的碎石块儿右侧。

    如果我一开始就去摸枪,以他的警觉性,必然会很容易识破,所以我就是让他在即将看到胜利曙光的一刻,才在左手越来越慢的敲打空当之

    中,摸出了那把篡改死亡名单的“神器”。

    “哼”!即将死亡的我,面部已经憋涨到像个顷刻爆炸的红气球,但出乎他的意料,我突然阴险地歪了一下嘴角儿,冒血的鼻腔发出一

    丝冷哼。

    这个家伙立刻意识到,他中了我的死亡圈套。因为,他的右腿不再感到有石块儿挠痒似的敲击,而是一把手枪的枪口,斜着顶在他的大

    腿上,一动也不再动。

    叭,叭叭,叭叭叭。“你不是以为我不敢制造枪声吗!那我就偏偏让你死在响枪下。”心里恶狠狠地想着,数颗灼热的子弹,已经钻透了他

    大腿上发达的股四头肌,打进这家伙的盆骨。

    就在他撕心裂肺地嚎叫一发出,我右手将他反向推倒,一脚踩住他握k刀的手腕,一手捏开他的嘴巴,将fn57手枪的枪口塞了进去。

    “我告诉你,我就是你想找的那个‘恋囚童’,去地狱反省吧!”急速的话语一说完,叭地一颗子弹射了出来,打烂了他口腔里的一切牙齿

    和舌头,一股黏糊糊地血浆,噗地喷溅了我一脸。

    在他的大脑中,意识被死亡夺走瞬间,我无法得知他当时如何理解我对他说的最后一句话。或许他知道我就是那个拿走肩章的人,肩章就装

    在我口袋里;或许他真得以为我就是恋囚童本人。

    手枪的射击声,在昏黑的岛峰上格外刺耳,附近那些家伙,应该很快追剿过来。我来不及多喘半口气儿,一把揪住这个家伙的后脖领,

    拖起死尸就往峰顶靠海的边沿跑。

    一边跑我嘴里一边呕吐,那滋味儿真是难受极了,我只感觉额头冒出的鲜血淌得满脸都是,肿痛的喉咙中,也咳嗽出不少血丝。

    最后,我强忍着浑身的疼痛,将这个家伙抛进岛脚下黑森森的树林。

    虽然他的肉身骨架会摔得四分五裂,但我知道,他身上那两枚肩章不会有事。“砰,砰砰,嗖,嗖嗖……”身后黑幽幽的灌木林中,又

    有数条火线朝我的方向划来。

    趁着此刻的黑暗,我赶紧掏出钩山绳,顺着岩壁攀爬下去。我的一把狙击步枪和另一根钩山绳还在岛峰上,但这会儿是不能回去拿了,我得

    赶紧找个地方,给自己的额头和手背医疗。

    一下到岛屿脚下,我飞快地往杜莫藏身的地方跑,要是我没有负伤,武器也没舍弃在峰顶一时拿不回来,我会带着杜莫飞快跳进大海,

    划游到另外一座岛屿。

    “杜莫,杜莫,你睡着了没,是我,我回来了。你回答我,你意识清醒吗?”我忍住额头和手上疼,焦急地蹲在堵住岩石窟窿的大石外面,

    对里面估计已经睡得昏天暗地的杜莫小声叫着。

    “嗯!嗯嗯!谁?谁啊?”石头里面的杜莫,抹着嘴角睡眠时流出的口水,惊吓不已地小声问到。我知道,他被恋囚童吓到了,这会儿

    的情绪还未完全平复。

    “是我,疾风大块儿头。”我又焦急地向石头里面压着嗓子喊了一声,身后击撞在礁石上的海水,哗哗地翻飞起巨浪,将我原本就冰冷

    的身体再度打湿。

    这一刻,我是多么地希望,能有一堆篝火可以挨着烤一烤,哪怕火焰没有温度,能给我照个亮儿也让我千恩万谢了。

    我蹲在石头外面,眼前一片漆黑,身体也开始哆嗦起来,大脑中冥想着火焰,身后溅射着海水。这种一半是火焰一半是海水的痛苦,真令我

    半秒也不想忍耐,恨不得自己抽开大石头,将杜莫拽出来。

    但我还是没那么做,杜莫这会儿睡得稀里糊涂,那家伙也爱多疑,万一他对我冒失地打上一枪,不是糟糕到何等程度,而是必死无疑,就算

    打伤了我,可我肉身里的血液不是无限。

章节目录

人性禁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破禁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三百九十五章:礁石上的叩门人,人性禁岛,笔趣阁并收藏人性禁岛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