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实上,恋囚童确实离开了豁口岛,他虽然赶在调度的海盗强兵到来之前走掉,但他却也走得很巧,偏偏是魔之腥羔刚死之后又不见了肩章。

    任何一个魔之契约的局外人,只要与这根寻找肩章的线索牵扯上,最终必会被导向死亡。现在,我和杜莫既然因为走得晚而被困在豁口岛上,那我也不能让恋囚童好过。

    借此之机,我正好在恋囚童这家伙毫不知情的情况下,在与他相隔几千米之外,将这条不断靠向自己的线索,悄悄拴挂在他身上。

    我目前只知道死了的那个家伙叫魔之腥羔,海魔号上的老船长杰森约迪叫魔之麻礁,而眼前的这个家伙,他虽然默认自己是十二守护者之中的一员,但在我没看到他肩头是否佩戴有类似的肩章之前,对于他的真实身份,我只能相信他一半的话,至于他的名字,我暂时更无法多知。

    “嗯!不错,你说的这些线索,倒是和我的猜想有几分相似。你去岛峰西侧的棕树丛等我,我现在离开一下,去将那些手下召集回来,重新调度到其它岛屿上,找你说的那个面孔上画笼的红瞳家伙。”

    月亮依旧在那滩浓墨似的阴云底下被遮盖得窒息,我和这个强悍且未名的魔之,两人蹲在茂盛的灌木下,各自僵持着身体的对抗。

    虽然不能看清这家伙的眼睛,但我能感觉到,他在说这些话之前,确实在大脑中慎密地思考了一通。

    “那好,我现在就去西侧的那片棕树林等你。”说着,我用力推开了两人僵持在一起的身体,自己向后窜了一大步,跳到我在石头底下塞有手枪的位置。

    光线昏黑的四周,我眼睛大大地睁开着,时刻注意着他在我面前两米处的身影,只要他的双臂一有异动,我就得及时做出防御。

    我蹲在凌乱的石头子和杂草上,一只手划拉到身后,开始去摸索自己的包裹,做一种像背起行囊转移的姿态。

    而对方那团漆黑的身影,在顷刻间也有了向后转的意向,我瞅准时机,嗖地一声拽出别在右肩头的一把匕首,像突然蹦跶起来的蚂蚱,腾起身子朝他后背扑去。半空中,我胳膊抡足了劲力,使锋利刀尖朝下,直奔他后脑勺扎去。

    “当”一串炫目的花火将我俩弹开,这家伙的反应速度极快,竟然在昏黑之中抽刀格挡,两把寒光森森的锋利钝器,劲道狠猛地碰在了一起。

    “什么意思!想死?”这个家伙忽然以一股带着极度深寒的语调,冰冷低沉地问到。手机访问:wap.16k.cn

    “不,不想。虽然我已经告诉你了整个事件的*,但我知道,你根本容不得我活。你让我去西侧的棕树林等,其实你是想召集了他们过来围剿我。”

    我略带气愤地说着,语气中暗含了一种无奈和无助。“哼!年轻人,你不要太自负,我若想你死,你现在就横尸在我面前了。不然,我何必自己爬过来揪你!”

    我沉默了片刻,又以试探的语气问:“你,你真得容得下我,肯接受我今后做你的手下?”那团黑影一动不动,也沉默了片刻,才重重地从鼻腔发出一股不耐烦地喘息。

    “机会给过你了,你知道我是谁,你再敢啰嗦,耽误我的时间,我会一招打死你。现在,赶紧给我滚到西侧棕树丛去等着。”

    这家伙凶狠冰冷地说完,再也不像先前那样堤防什么,而是转身抄起自己的行李,想往岛峰里面走去。

    我攥在手里的匕首,也刻意摆着很大的动作,往肩头的刀鞘里收。可我眼角的余光,却在自己也随同他转身抄起包裹的同时,死死瞄着这个家伙离开。

    忽然,一股疾风直扑我的左耳根,我插回肩头刀鞘里的手,不等在刀把上松开,又嗖地拽了出来,转身迎击过去。

    “当”又是一串炫目的火花,我顿感自己握刀的手掌虎口震得发麻,这个家伙的爆发力,绝不输于巴巴屠。

    “当当当”。两把锋利的钝器,再次激烈的对抗几下,迸射出无数细碎的火星,在暗月的树枝下,就犹如炮竹点燃了导火线。

    我集中全身的精力,与他厮杀起来,我俩都矮着身子,各自手中攥着的尖刀,在彼此的脖子和脸颊间游走,只要任何一方稍不注意而挨上一刀,那刀口就跟生切进猪肉一般,绝对是五公分深的血口子。

    “嗖,嗖,嗖嗖”那些长在我俩身边的植物,不知被削落了多少。这家伙有着粗长的胳膊,每当他以左勾拳的弧线挥来一刀扎空,我就趁机前倾身体,以右手上勾拳的弧线,挥刀扎他的下巴,只要一扎中,他连叫喊的机会都没有。

    “呼呼呼,呼呼呼”我俩都喘着粗气,虽然打斗的动作幅度不大,但每人攻击出一刀,都是积蓄了极大的力量,破坏力至少在三百公斤以上,而从物力学角度,那么刀尖上的压强,破坏力可想而知。

    “呵呵哼,年轻人身手不错。好了,不用打了,我突然攻击你,也是想试探一下,看你有无对我撒谎。”这个家伙突然低沉地说了话,而他此时的语气,大有赏识和收拢我的意味。

    但是他自己却一时说露了嘴,他说和我打斗是要试探我,他刚才若用尽了全力,十几招下来仍未我与我一决高下,那么以我自身的实力,就有了杀死腥羔的可能。

    如果说他尚保留了实力,在与我厮杀之后,他心里就能揣摩出来,以我的本事是否杀得了腥羔。

    但我却非常的被动,我不能隐藏起自己的实力,再去迎接他这般迅猛犀利的攻击。这家伙招式中虚虚实实、真假难辨,他和我打斗,绝不会像恩师*爱徒一样,在点到为止的时刻,及时收住杀戮。

    所以,只有鬼知道,在他有机会刺死我的一瞬间,会不会突然手下留情,就像他所说的那样,这是一种试探,不会取我性命。

章节目录

人性禁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破禁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三百九十二章:千米之外拴杀线,人性禁岛,笔趣阁并收藏人性禁岛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