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马先生,我要是有您一半的本事,我非去杀了那个家伙。上次离开布阿莱公寓回到海魔号,我一上船就见到这个家伙格外的恐怖。”

    杜莫停顿了一下,好像他身体上某个部位疼了一下,令他猝不及防,随即咧了咧仍沾着血渍的嘴角儿。

    但他又很快地、接着小声说:“说真的,我确实有点怕他,我想他们上船来就是为了赚足佣金,我呢,好吃好喝好招待,将就到他们干完活儿拿钱走人就是,反正是杰森约迪掏腰包,又不花我的钱。”

    听到这里,我反而觉得杜莫有点可怜,他想活着,像每一个想活下去的人一样。但他不知道,和这群脱离在人性社会之外的家伙打交道是怎样一种状况。

    杜莫才是一个二十二岁的黑人小伙,虽然很强壮,但他的阅历和这群家伙相比,他经历得仅仅是贫穷、饥饿、战乱、歧视。

    那种由人性演变出来之后又脱离人性的很黑暗的东西,他远远还未涉足过。那里对他而言,就像一座遗失在年代里的黑森林,一座埋葬在无底深渊的*古庙。

    他一时半会儿是走不到那里的,可是,他却像迷失在翻腾大海中的一叶小舟,不由自主地被漩涡卷推到了门口,但又进不去。

    所以,杜莫这会儿才感觉到,可以摧毁人意志的迷茫和无助究竟是何等滋味儿,这让他的灵魂开始在肉身中徘徊,然而,这一切又都是必然。

    杜莫在不得不和凋魂门螺相处的日子里,用他最擅于的一种“弱受伪装“去巧妙的讨好着那个女人,磨合着彼此之间的距离,使自己处在一种安全的位置上。

    因为他与那个缅甸女人之间的实力相差太悬殊,聪明的弱者只能如此,杜莫在他相对的那个水平上,已经算得上非常智慧了。

    但是,就像恋囚童那样,一旦对方不买账,他就是想让杜莫的死来实现自己的利益,那个时候,杜莫的一切弱受伪装,在恋囚童的价值判断里,甚至连纸片片的轻薄也无法比拟。

    杜莫不想硬碰硬,因为他不是对手,可他既然想活着,那就得积极地去寻找或者挖掘出更大的利益,和对方想实现的利益交换。而且,这个过程转变得要快,要在对方下手之前使他掂量出利弊。

    这种挖掘是残酷的,总得有一种东西要去承受,就像壁虎遇险时断尾一样,它也是在挖自己的肉而求活命,可是当想吃掉它的一方,清晰地认为壁虎的整只身体远比它脱掉的尾巴肉多时,这就是本质上相通的一种凶险。

    所以,当这只壁虎无路可逃,它唯一的希望就是反口咬死对手,死也要咬,死死地咬,往死里咬。为了千千万万的壁虎,为了使它们的尾巴重新恢复价值。这么做一定要果断,就像没决定一枪打死对方之前,先不能把枪口对着他。

    从横向上看,杜莫不懂得这些,他被套在这个框架里,非常得可怜;可从纵向上看,我虽然懂得这些,却也被套在了这个框架之中,挣脱不出去。我也可怜。

    “哼,不花你的钱?杰森约迪掏腰包?他的腰包里,那些惊人的财富哪来的?还不是千千万万个杜莫去给他抢来的,不忘记自己被别人装进腰包里的东西,尤其是一种重要的东西。”

    杜莫又夸张地咧了咧嘴,伸出舌头舔舐了一下干涸在嘴角的血渍,皱着眉头吐了一口。“噗!嘿嘿,追马先生瞧您,我这不也知道自己入错行当了,我这会儿……,哎呦!”

    杜莫肉身上又疼了一下,我心头一沉,知道杜莫这种疼不像以前给人打肿嘴巴后、还不忘耍贫嘴时产生的疼。

    “你伤着了?”我语气低沉冷淡地问,不容杜莫有任何的搪塞。

    “哎呀……”杜莫像个突然泄气的皮球,沉重地抒发出一口淤积在胸中的怨气。wàp.16k.cn

    “那个去地狱给恶魔刷马桶都不被待见的*,我真恨不能……”杜莫情绪一激动,身体上又传来一阵疼痛,终止了他的愤恨。

    “言简意赅地说,你我要想最后活着离开这片群岛,现在就得跟时间赛跑。”我低声说着,眼珠却不断往上翻动,注意着头顶那层森森浓郁的藤萝。

    外面光线的照耀,在随太阳起落的高度不断变化,若是四周岩壁上还隐匿着相当厉害得狙击杀手,他会根据很多基本常理,推断出目标隐藏的位置。

    例如,太阳光线照射不到位置,一般不会长出喜光的灌木,如果哪个冒失的家伙,身上插满了喜光植物的枝叶,而却躲到了阴暗处,那他离吃枪子的惨剧就很近了。

    “他割了我一刀。”杜莫说完这句话,脸上嬉皮的表情顺然消失,他努力地吞咽了一股口水,以此平复内心的波动。

    从杜莫耸动的喉结,我看到他那黑亮肥厚的脖子上,纵横着多条指甲深剜出的血痕和淤紫,那七横八竖的烂皮肉,胡乱地外翻着。

    这种伤口,不是那种街边悍妇打架时撕扯出来的皮外伤,而是一个健硕的海盗强兵在极度求生的状态下,试图掐死对方而活命时释放出的伤害。

    我心里很清楚,杜莫是说恋囚童割了他一刀,这一刀不仅割开了杜莫的皮肉,也割伤了杜莫的心。

    这场海盗大战,本就是一场厮杀,腥血无论演变到何种程度,杜莫都得咬着牙去面对,因为他理解残酷的含义。

    可是,自己的老船长杰森约迪,虽然平日里不待见杜莫,甚至极尽苛扣他实际应分得的那份钱财,杜莫也忍着了。

    但他万万有没想到,杰森约迪将他与恋囚童安排在一起,其真实目的是要杜莫做炮灰,要杜莫去死。

    这让杜莫不得不意识到,他在与我合作之后,杰森约迪眼中的杜莫,已经是一个不可靠和不能再继续利用的人。

    即使从隶属关系上,恋囚童是外人,他才是海魔号上在编的一员,老船长就算再怎么刻薄,多少也得念点旧情,不该用如此阴险的手段弄死自己。

    这也让杜莫再次感到了一种歧视,一种羞辱。且不说恋囚童、悬鸦、门螺他们在海魔号上如何被重视和优待,就连我这个被挟持入伙的亡命佣兵,从杰森约迪那里享受到的待遇都远大于杜莫,可以说是有着质的变化。所以说,海魔号把杜莫的心辗碎了。

    小说网手机问:https://www.

章节目录

人性禁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破禁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三百七十九章:恢复尾巴的价值,人性禁岛,笔趣阁并收藏人性禁岛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