浑身冷得要命,手腕上被播月撕咬去一口肉的伤处,这会儿在黑暗和冰冷中愈发得隐隐作痛。

    我从包裹里拿出一瓶从海盗强兵尸身上翻捡来的小洋酒,拧开盖子往嘴里灌了少许一点,希望靠着酒精的麻醉,让自己的肉身热乎起来,挨过这痛彻心骨的夜晚。

    身上套着的衣服,都给雨水浇透,所以这会儿一不动弹,身体的温度并未因酒精的*而有所上升。

    我心里很矛盾,人在白天与黑夜之中,思维总是不经意地从理性变得感性。我希望杜莫还好好地活着,千万别在我赶来之前,已经死在了这个叫做“腥羔”的家伙手里。

    “砰”!遮挡着树枝的山体裂缝外面,忽然传来一声清晰的狙击步枪声。接着是唰唰奔跑地声音,夹杂在如刀割般咻咻低吟的夜风中。

    我原本闭紧的眼皮忽地睁开,虽然看到得也是黑暗,但我心里明白,有一个抱着狙击步枪的家伙,刚刚贴着我蹲躲得石窟窿洞口跑过。

    此时此刻,我彻底放弃了睡眠,这是炼狱的夜,是折磨人肉身的夜,怎肯给人去休眠,中止这场惨烈的杀戮。

    冰冷和潮湿既然使我无法睡去,而且又有了**从我身边跑过,惊扰了我在黑暗中闭合的双眼,那他就得死在我的手里了。

    抱在怀里的狙击步枪,又被我的十个手指硬生生地攥紧,我脊背反顶石壁,悄悄站起身子,慢慢向石窟窿的洞口靠去。

    “唰,唰”又是一阵人的肉身在浓密树枝间急速奔跑的声音,听上去像在追赶刚刚跑过的那个家伙。

    我用两个指头,缓缓拨开遮挡在石窟窿口前的树枝,偷偷地向外面窥视。呼呼吹着的山风,立刻扫过我的鼻尖儿,外面尽是一团团的灌木,犹如翻滚着的黑影。

    今夜连一颗带闪点的星星都看不到,更不用说月色,高大的树冠投不下斑驳,我只模糊看到一束黑影,消失在距离我二十米的大树后面。

    看来,刚才猎杀腥羔这个家伙时,山洞内的爆炸声,的确吸引来了隐匿在附近其他地方的海盗强兵。假如恋囚童在我之前尚未与腥羔遭遇,那么此时出现的人,极有可能是他。

    因为,以他的实力,在厮杀了一整天之后,仍然可以活着的可能性极大。全文字小说阅读,尽在www.16k.cn(16k.cn.文.学网

    虽然山风有些嗖嗖作响,但这座岛屿上,每一双支楞在黑暗中的耳朵,还是对除此之外的其它异响非常敏感,哪怕是些细微弱小的差别,也丝毫不会放过。

    我慢慢推开挡在眼前的树枝,蹲低了身子,抱着狙击步枪钻出了石窟窿。“砰”!又是一声沉闷而清晰的枪响,从前面的灌木中传来。

    跑动的黑影,已经被前面的植物遮挡,我快速而谨慎地尾行过去,但我现在还不清楚,那个追杀在前面的家伙,是否就是恋囚童。

    砰!又是一声枪响,这让我心里清楚,他俩两个目前所处的位置。可是,那两个人的追逐厮杀却是往岛屿中心深入,那里的植物更是参天和茂盛。

    我紧紧跟随,既不能让对方察觉到我,又不能让那两个家伙跑丢。黑暗之中,我越往前行进越感觉植物浓密得令人窒息,仿佛人突然变小到三分之一,在齐头高的麦浪中小跑小跑一般。

    而且,脚下有许多无法预料的大石头,跑快的时候,稍不注意或者运气欠佳,膝盖就会磕碰在上面,疼得人要命,却又不敢喊叫。

    倘若是高点的大石,上面爬满了青藤,被幻视成一丛可以挤开穿过的植物,嗖地一下撞过去,面门非得当地一响撞在上面,不是鼻梁骨掉了一层皮肉,就是淌着鼻血晕倒在地上。

    在这些密集散落的群岛上,厮杀不知道会持续几天几夜,如果身体受了外伤,又不能及时离开去医治,被慢慢耗死和被子弹直接打死的结果一样。

    就像凋魂门螺,她现在就躲藏在一处如同石棺一般的石窟里,意识清醒着,肉身却强忍着黑暗与痛楚,处于一种休眠状态。

    我无法再继续尾行下去,因为前面的地形令我很陌生,那个最前面的家伙,不顾一切地往里跑是为了逃命,而我在最后,是为了杀人。所以,我不值得像他那样去冒险,我必须理智。

    在我往这座岛屿过来之前,我在长满望天树的谷岛顶峰时已经看到,这座岛屿只有一个豁口,若要不翻越岩壁而进来,那里是唯一的出路。

    而此刻跑在最前面的那个家伙,却是往这个簸箕型的山口里面奔,他最后只能面一座冰冷潮湿地高大山壁,沉没在这浓密拥挤的植物海洋中。

    虽然山壁上爬上了青藤,石缝中杂生着许多树木,但那个逃命的家伙,他不敢在这会儿往山壁上攀岩。因为他已经被要杀他人的紧紧盯上了。

    即使在漆黑的夜里,岩壁上一团黑乎乎的东西在爬动,那个已经追到他脚下、正躲在暗处的家伙,会很果断地朝他后腰打上一枪。

    我摸到一块大石头后面,抱着狙击步枪蹲了下来,这里刚好可以避一避风,使我肉身上的热乎多延续一会儿。

    我心里很清楚,不管是谁追杀谁,那两个家伙在这漆黑的夜里,谁都不会再爬上岩壁逃走。

    如果僵持到了早晨,有了足够的光线,这两个家伙更是不敢攀岩了,因为他俩已经相互盯死了对方。

    我此刻只需等待,等待着天亮,等待着他俩之间角逐出一个胜利者,而后成为我枪下的亡魂。而我,正是那个躲藏在一处静观河蚌相争的渔翁。

    即使那个正被追杀的人有可能是杜莫,我也不能一时脑热地深入进去。万一那个追杀者就是恋囚童,他白天躲在高处的岩壁上,已经用狙击镜孔细细观察了这个犹如死胡同般的角落,以他的实力,凭借地利上的优势,同时干掉杜莫和我的可能也是存在的,而且概率不小。

    小说网手机问:https://www.

章节目录

人性禁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破禁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三百七十六章:蹲在石下的杀翁,人性禁岛,笔趣阁并收藏人性禁岛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