降雨好像停止了,但我趴在树下的头顶上,水点还不断从新亮翠绿的叶片上滴答着,砸在人的脑心后,一种透骨的凉意直往心窝里钻。

    我依旧瞪大着眼睛,从包裹里抓出一小把干虾仁,放在枪托旁用手一粒一粒地、慢慢地往嘴里塞着,咀嚼着。

    傍晚很快降临下来,四周渐渐升起白烟,看样子要起一场大雾。如果是这样的话,隐藏在岛屿上的每一个人,都得挨过夜里的潮湿和凄冷。

    当然,除了暖水袋之类的东西,是没有人敢躲进山洞子生火的,除非他不想活了。可是我却打算这么做,而且我不想死。

    光线越来越暗,任何时候,阴雨和水雾都阻挡不了黑暗的降临。黑暗并不可怕,只要它能给想好好活着的人带来便利,那么它也是正义的象征。

    在这座查戈斯群岛之上,这场炼狱一般的地狱盛宴中,其实并没有善与恶,只有谁杀死谁。我早已知道而且深深地知道,无论自己胸中塞着多少苦衷,怀着多么高尚的善良,一旦自己被对方杀死,这些意识里的东西,就像树根吸收营养那样,再也得不到人性辩解的修饰。

    山还是山,水还是水,没人愿意去知道一个被杀死了的家伙心里还揣着怎样的希望。这,就是地狱法则;我,*进来了。

    而这座群岛,越是到了白天,厮杀演变得越是惨烈,孕育着黑暗的光明,才是最可怖的。

    枪声从很远的地方传来,我虽然看不到,但我并不麻木,我很熟悉子弹击碎头颅是怎样一幅画面。

    隐匿在黑暗和混沌的树林下,我扒着地下黑乎乎的石块儿和湿漉漉的山草往前爬,背上负载着自己的行李和狙击步枪。

    凭借天黑前过来时的记忆,我摸向了一个靠近山壁底脚的大石窟。那其实只是山体风化出现的一个缝隙,大概两米宽。我白天从附近跑过时,往里目测了一眼,因为洞口爬满了粗大的藤类植物,我初步估计,那个石窟大概有三四米深。

    头顶枝叶上的水点,还在不停地坠落,使我的脖子始终积攒不起温度。那些白天从岛峰上击毙摔下的海盗强兵,他们的包裹被我黑灯瞎火地一个挨一个摸索着捡到一起,然后统统拽进了山洞。

    我双手早已变得粗糙和冰冷,扒着那些凌乱的杂碎的石块儿,小心翼翼地往石窟里面爬。

    在我感觉钻进去的深度足够之后,便从行李中摸出一个袖珍小手电,将预备的红布罩住灯头,啪地一下打了电源。

    利用这点乒乓球大小的红色光源,我开始翻检收集来得海盗强兵们的包裹。这些家伙的包裹里面,装着许多小玩意儿,而最令我欣喜得是,我找到了三个小金属瓶,里面装有驱寒御风湿的洋酒。

    因为每个包裹都具有防水效果,且里面都有医疗用品,我将那些碘酊和酒精混着,浇撒在从包裹里集齐的那些干燥衣物上。

    虽然外面的世界透着雨后的潮湿,可山洞内比较干燥,枯死在石头上的几条粗大的树根或老藤,被我用匕首斩断,搭架在了衣物上面,然后再用石块儿将它们围好。

    我又把三具海盗强兵的尸体拖进来,将他们扶正,使其左右对坐在石壁底下,每人背靠着石头,怀里抱一把svd狙击步枪。

    而第三具海盗强兵的尸体,我却将他摆趴在一块较为靠近洞口的大石头上,再塞给他一把狙击步枪,使他看来像个哨兵,给站在洞外窥视的人一种三人正轮流守夜的假象。

    同时,我又倒持了几根鱼线,将两颗手雷一高一低地挂在了洞内的石壁上。16k小说wàp.16k.cn文字版首发

    一切布置好以后,我掏出一个铜色的防风打火机,突地一下点燃了那堆儿浇有碘酊和酒精的衣物。不等火光将石窟窿内照得半亮,我就自己迅速爬了出去。

    顺着洞口垂搭生长的粗大麻藤,我背着一把狙击步枪便嗖嗖地爬了上去。大概在距离洞口十多米的高度,就用脚跟蹬住岩壁上一块稍稍突兀的石棱上,神不知鬼不觉地伪装在了上面。

    山洞里面的火堆,由于渐渐燃烧起来,莹莹的红光开始令黑漆漆的洞口若有若无地闪耀。我心里很清楚,那个神秘且危险的家伙,仍然藏在附件一带的岩壁上,他没有走。

    既然对方的武力和智力很高,我就不能再和他硬碰,而是要利用对方之长,让他死在自己手上。

    这座岛屿的豁口处,不断有海风穿透进来,滤过那些本就湿透的枝叶,更是出奇地冰冷。这样的岛上,这样的夜里,使每一个尚未转化为尸体的肉身都想汲取火光的温暖。

    而那个神秘且危险的家伙,必然是艺高人胆大,他极可能潜伏进山洞,去弄死那几个躲起来烤火取暖的海盗强兵。

    那个神秘且危险的家伙一定知道,随他一起埋伏在这座岛屿上的海盗真王的手下,已经死得差不多,唯一不确定数量的海盗强兵,就是死敌杰森约迪的海盗强兵。

    所以,洞里出现火光,有人想取暖挨过这阴冷的夜,那多半是他尚未杀干净的敌人。

    这种炼狱一般的战场上,是不允许大家都在遭受暗黑、恐惧、冰冷的煎熬时,某些人躲避着享受的。这场厮杀里的任何一个人,如果玩不起了,如果熬不住了,那他只能死亡,死亡是唯一的出局。

    所以,我点燃了温暖的火,而自己鲜活的肉身,却藏在岩壁上饱受着煎熬。我不断眨着眼睛,阴冷的山风吹得人眼球有点干爽。

    脚下洞口处那种火光,虽然温暖,但此刻已不是给活人使用,它是鬼点灯,活人靠过去就得死,死在我的手里。

    一个时辰过去了,我感觉胃里那些虾仁消化得差不多,蛋白质用在抗寒时,远没有一块儿巧克力棒实用,我咀嚼了一块儿甜食,并将包装纸搓成小球塞进石缝中。

    突然,我感觉到身体右边的几根青色大麻藤抖了一下,山猴或蛇蟒爬过的可能性很小,我想,应该是他,他来了。

章节目录

人性禁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破禁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三百七十二章:炼狱唯一的出局,人性禁岛,笔趣阁并收藏人性禁岛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