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惊恐万分的心绪,随着瞳孔捕捉回来的信息才释然缓解。那被射杀的家伙,是个*皮肤的人种,我好像从海魔号上见过他,但说不清他来自印尼还是菲律宾。

    这个时候,我不得不提醒自己,寻找杜莫和杀恋囚童之前,我必须得让自己先活着。所以,我像只大蜥蜴似的,慢慢抽身后爬,撤出了与海盗死尸一起伪装的区域,从茂密的大树冠底下往另一处爬去。

    当我寻找到合适的位置,狙击镜孔透过不断滴坠雨水的树枝,向那把使用巴特雷狙击步枪并装载了穿甲弹的家伙窥视,但搜索了半天,毫无蛛丝马迹可循。

    我心中顿时一惊,能使用那种狙击武器且伪装不出现破绽的家伙,多半不会是海盗强兵了,他很像八大传奇杀手之中的某个。

    但是,恋囚童不会狙击杀海魔号上的海盗兵,如果对手是八大传奇里面的悍将,那他不是命中水便是撼天奴。

    然而转念一想,我又否定了自己的推测,因为海盗真王手下,还有十一个可以问鼎猎头一族的魔之护船人。我必须做好心理准备,万一与他们其中某个遭遇的时候,我不可掉以轻心,不可尚摸不准对手是谁就与之对决。

    狙击步枪的猎杀准线,始终找不到对方的伪装在何处,或者那家伙穿射死一个海盗强兵之后,及时抽身闪到别处去了。

    我也抽回了狙击步枪,继续展开寻找杜莫的行动,出乎意料的是,就在我刚要拧腰往回爬的时候,嗖地一颗子弹飞窜下来,打碎了我刚才摆放的那具尸身的脑袋。

    虽然那个跌断腿的海盗强兵已死多时,可他坚硬的脑壳中,还保持着多汁多水的脑浆,在被巴特雷的穿甲弹击中后,依旧炸得同活人脑袋被爆开时的画面一样。

    这一次的爆头画面,虽然我也司空见惯地看在眼内,但它却如一股电流,惊得我心头肉直跳。

    我急速回转身体爬动,重新仰躺回大树底下,将手中的巴特雷狙击步枪慢慢抬起,对准那片高耸的岛壁,朝响枪的位置窥视探索去。

    那个家伙绝对不是海盗强兵,他竟然在三分钟内击中两个人体,而且我很难捕捉到他的身影。

    我刚才用鱼线拽拉树枝时,丝线是从死尸手掌下穿过,很显然,这个使用穿甲弹的家伙,注意到了岛中央下方的*浓密树林中,突然出现的这种细微变化,我不得不为对手惊赞,那家伙猎杀目标的眼眸是何等锐利。

    此时此刻,我就算心里再急,也不敢像先前那样,从浓密的树冠底下乱爬了。

    虽然很多鸟兽已被四处作响的枪声惊散,我在绿植下移动,不会因此而引起冷枪手的注意。

    但是,我不敢保证,哪棵看似茂盛遮人的树冠在我爬行通过时,正好能被对方从射杀的俯视角度看到。

    所以,我必须干掉那个具备锐利眼神和高度伪装之术的家伙,把他从岩壁上打下来,自己才能在接下来的行动中保证安全性。

    我不怕死,但我不能死,伊凉和池春还在贼船上,芦雅此刻还不知身在何处,更不知是死是生。而且,藏在荒岛岩壁上的几个宝箱,只有我自己一人知道下落。

    通过这些日子的经历,我已经意识到,那些箱子里的财富,能给我日后生活中带来的,绝对不仅是吃好穿好那么简单和朴素价值和意义。那些财富,是我、是我和伊凉她们临死一刻的保命稻草。

    九命悬鸦在海魔号甲板上的时候,曾对我说过,命中水是在他手底下跑掉的,因为命中水使用了令人恐怖得脱身必杀之术,九命悬鸦至今都不愿意回忆起当时那一幕。

    但是我觉得,九命悬鸦在故意夸大事实,他想将我蛊惑住,将我蒙在一张对神秘和恐怖永远臣服的鼓里。

    在泥林打死巴巴屠的时候,由于我身体身体负伤,又急着赶回布阿莱公寓,所以没来得及查看从巴巴屠身上获取的包裹,和他口袋里塞着的东西。

    回到布阿莱公寓之后,又因为凋魂门螺的警觉性极高,我一直没机会也不敢冒险去楼房后面的石头底下找出那些东西细看推敲。

    但从经历了岛谷望天树下那场惨烈厮杀,我搜罗阿鼻废僧和播月的贴身物品时,却看到了一张奇怪的鹿皮,那上面尽是一些叉、圈、波浪线。

    我猜想,那可能是地图,这些地图若是找个时间坐下来细看细琢磨,一定是阿鼻废僧和播月做猎头者以来所赚取的大笔佣金的藏宝之处。

    由此可以推测,命中水当初的逃命之术,多半是用一笔数目惊人的财富换赎了自己的性命,而悬鸦却私底下答应了他,只割取了命中水脸上的几个浮婴图腾,便造假让他跑了。

    可是他俩彼此间的仇恨为何积累得那么深刻,我就无从得知了。

章节目录

人性禁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破禁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三百七十章:一张奇怪的鹿皮,人性禁岛,笔趣阁并收藏人性禁岛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