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嗖”!又是一颗子弹,再次激射向那把伪装着的巴特雷狙击步枪。但这一次,我想他可能击中了什么,并顿时察觉出有些不对劲。

    因为,我贴在狙击镜孔后面的眼睛,已经看到了他靠在狙击镜片后面的瞳孔突然放大了一下,那眼球上面的视网神经,像突然变红的蜘蛛网一样,霎时充血膨胀。

    这个家伙的枪管急速小扭了一下,大概是要搜索大礁石左右,可当他发觉四周的礁石上尽是凌乱细碎的海藻、一两秒钟内无法识别出哪里才是对手还击的枪管儿时,便要急速抽身后闪,抽回到青苔石后面。

    “嘣”!一颗势在必得的子弹,突然从礁石缝隙中窜飞出来,刺破巨浪卷退后仍然挥洒在空中的水星,直奔t型准线捕捉到的目标而去。

    就在那个家伙闪身躲避大脑指令刚传入到肌肉,还没能做出动作的一瞬间,突地一团血雾,从稠密翠润的枝叶底下喷溅上来。

    子弹虽然钻进了目标的鼻梁骨,但惊人的破坏力,却将人的整个头颅毁得粉碎。

    干掉牵制住我幽灵杀手,我快速收拾行囊,准备向这座岛屿里面冲。那个被我射杀的狙击手,打出的他人生中最后一颗子弹,实则击倒了伪装的狙击步枪,而阿鼻废僧那只手掌,也跟着死板地掉开,没有及时去扶正武器。

    所以,就在这短短的一瞬间,那个狙击手突然意识到,自己掉进了死亡圈套,他见识到了狙击杀手黑暗的玩法。

    这种极富价值和残忍的战术,对每一个见证过的人都是一个提高。可前提是,见证了之后人得活着,才能不断提高自我。如果人一死,就什么都没了。

    重新整装了之后,我单膝跪地在大石后面,长长的巴特雷狙击步枪,枪托在地,竖扶在我的右手上。

    “啊呼”!我重重呼吸了一口气,将眼睛用力扎麽了一下,睁开后仰望着灰蒙蒙的天空,坠落的雨水和海水的飞花,像对我洗礼一般,撒在我的身上。

    突然,我牙齿猛地一咬,后腿急速发力,抱起狙击步枪嗖地窜飞出去,肉身左右摇摆着、急速不规则变向,向该座岛屿的裂缝处跑,只要一钻浓密的植物底下,这张斗笼里面,便多了一个我。

    和我在岸边大石后观察推测一样,这条山体的裂缝处,生满了郁郁葱葱的繁茂植物,但顺着v型山道往里走,确实可以步行入岛。

    我将身体猫腰很低,隐藏在枝叶下嗖嗖疾跑,如果命中水和撼天奴没在悬鸦那边的孤岛上,此地便是我们遭遇的沙场。

    望着森森莽莽的树林和山壁,我心下更是焦急,也不知杜莫是否还活着。如果在恋囚童将他当活靶废掉之后,我再弄死那个脸上画笼的家伙,与我最终目的实现,从意义上就大打折扣了。

    虽然厮杀起来顾得不许多,但我必须保持一条清晰的思路,我之所以置身这场炼狱般的海盗大战,其目的是要保全自己的女人,想法将她们弄出真假海盗王的手掌。

    如果背离了这种精神,只知道一味的杀人,那无疑很蠢很激进。因为这不同于人类社会的其他范畴,事情搞不好大家可以互相推卸,找个冠冕的借口,抓个替罪的羔羊。

    而我只有自己,想在残酷的现实中永生,只有硬邦邦地务实。因为我知道,上帝没对我面对人生时需要支付的代价打折,我的肉身,仅有一条生命。

    顺着v型山道跑下来,撞下许多从岛峰上被击落下来的海盗尸体,我将他们肉身所在的位置一一牢记,一旦物资紧缺时,只能回来从他们身上索取。

    我在厮杀战场上,对死者索取的人性底线,就是吃他们的肌肉,让自己胃部维持蠕动,让自己抱着步枪活下来,最后走出去。

    “砰,砰”!岛屿的岩壁上,又在回响起狙击猎杀的声音,此时此刻,我无法捕捉到那些伪装伏击者的位置,头顶浓密的大树,遮挡得人眼根本放出视线,去观察四周的山体。我记得杜莫与我临船道别时,手里提着一把5狙击步枪,那是我俩在毛里求斯遇险时,我从送他的防身武器。

    那会儿,杰森约迪还没敢给我分配武器,但杜莫与我相处以来,虽然并未经历类似眼前的这种厮杀,我没少教授他如何使用好5这种武器,告诉让如何在临死险境下脱身和冒死的搏命一击。

    当然,那些狙杀手段对杜莫来讲,是绝对新鲜和惊心的,足够他在同级别海盗强兵中玩得他们团团转。可是,他若想用这些东西对我不利,那绝对是找死。

章节目录

人性禁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破禁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三百六十八章:见识黑暗的代价,人性禁岛,笔趣阁并收藏人性禁岛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