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浑身湿漉漉,头顶淋着雨水,身上滴着海水,脊背紧紧贴在冰冷的礁石下。抬头看看天色,距离傍晚后的黑夜,还有两个多小时,如果一直这么蹲着,等待光线的消散,我的整个身体会被冻僵,最终导致连枪都握不稳。

    从冰冷刺骨的海水中游上岛岸后,我本想通过急速攀山使肉身热乎起来,可是现在,那座小岛屿上的狙击手,压制得我丝毫不敢大动。

    为了缩短寻找杜莫的时间,我必须争取到这不足两个小时的时间。环视了一下四周,左边是浪花飞溅的大海,右边是灌木横生的山壁,真如进退维谷。

    这种上天无路、入地无门的危险处境,我记不得自己经历了多少次,每次之所以能活下来,都是因为无路硬开辟、无门硬破墙。

    低头看看脚下,尽是漆黑湿亮的碎礁石,我快速放下包裹和狙击步枪,蜷缩着身体搬挖下面的石头。

    这个过程中,我必须小心再小心,因为遮挡住我的礁石并不是太大,如果我挖得不亦乐乎,忽视了自己身体的收缩度,使头皮在礁石顶上若隐若现,只怕不等我*下面的石坑挖好,自己脑袋上先出现一个肉坑。

    “哗,哗哗,噗轰……”海浪激烈地撞击着附近的礁石,飞旋出无数白的水花,毫不姑息地浇落在我身上。

    每次搬挖起一块儿像西瓜般大的礁石,我便借着冲击过来的巨浪丢出去,不让那个锁定着我的狙击手看到,我为何总向外抛扔石头挑逗他。

    石坑越挖越深,很快没到我的腰间,身子缓缓蹲在下面之后,我便开始斜横着挖,挖到大礁石无法遮挡我的地方,便不敢再动表层的石块儿,而是从底下掏空,制造一个一米长的隧道。本书转载16k文学网wαp.16k.cn

    为了防止表层的石块儿因下面抽空而坍塌,我用身上的匕首和钩山绳头的钩子卡在下面,并捡起一些小石子塞进石头缝隙牢固。

    海水的潮汐能是巨大的,浪头不断冲卷上来,虽然容易冲垮我的建筑,但也很好地掩护了我。

    攻势挖好之后,我蹲着身子挪回到那块大礁石下,将一支巴特雷狙击步枪慢慢从大石后面捅出了枪管儿。

    我心里很清楚,如果那个狙击我的家伙没有放弃,那么他此刻的狙击镜孔中,一定已经看到,目标的掩体后面探出了一支黑黝黝枪管儿。

    我又打开了包裹,从里面拿出一只冰凉的人手,这只手是从阿鼻废僧的胳臂中间剁下来的,残断面还*着筋骨,凝固着番茄酱般的血迹。但我没没想到,它这么快就派上了用场。

    我把死人手指勾挂在扳机上,然后突然闪露出大石一半,再急速抽缩回来。

    “啪”!果不其然,那个小岛屿上的狙击手,顿时射来一颗子弹,弹头将枪管儿前面的一块礁石崩的稀碎。

    因为我早有预料,便没使自己的面颊被石碴子弹伤,只右耳上给崩疼了一下。

    又一次重复了刚才的动作之后,对方照旧打来一颗子弹,虽然不能准确地击中勾在扳机上的手指,但误差并不是太大。

    如果是一个**,想抱着狙击步枪冲出大石后面回击或逃跑,上半个身体会立刻被打成两半。

    我再次尝试了一次,发觉屡试不爽,便将巴特雷狙击步枪探出到一定位置,让勾在扳机上的死人手指只露出硬币大小的一丁点。

    如此一来,对方便被纳入一种幻术之中,让他以为目标一直那么趴着,在焦急万分地思索对策,却又无计可施。

    我蹲着身子,悄悄挪动回了掏空石头的隧道下面,拉开一只长长的布袋儿,里面是播月活着时用的那把狙击步枪。

    经历了刚才在岛谷那场残酷厮杀,我已经隐约感觉到,接下来的血腥角逐之中,背负两把狙击步枪很据重要性。

    万事都有相对,互损与互补并存,多背负了一把武器,也就得多支付一定的体力。但对于我的体魄,多增加十千克负重算不得什么。所以,我必须充分利用自己的优势,充分升级自我的杀戮机器。

    咆哮般的巨大海浪,冲卷上礁石之后便快速退去,留下的尽是一些残断的海藻。

    我从礁石下挑拣了一些,缠包住狙击步枪的枪管儿,并往狙击瞄准镜上也缠绕了几圈。

    然后,我便扯动了几下手中的鱼线,使那只伪装上死人手指的狙击步枪异动,进一步吸引住那个非要射死我的狙击手的注意。

    被海藻包裹住的长枪管儿,像蜗牛爬似的从石头缝隙下斜捅出去,我将一只眼睛贴到狙击镜筒后面,却看到半黑半亮的世界。

    “呼,呼。”我即刻抬起脸,对着有点稍稍挡住狙击镜片的海藻鼓气吹了吹,再把眼睛贴回到镜孔后面时,一座苍翠浓密的小岛山壁,赫然映入在瞳孔上。

    我再次扯动第二根鱼线,因为这根鱼线在一块圆滑的礁石上绕了一下,用力后拉时,那把伪装的狙击步枪就会向外面推,从大石后面漏出更多的部分。

    “嗖”!一条炽红的火线,从那座小岛屿的右翼窜射出来,想再次打中那只勾在扳机上的死人手掌。

    缠包着海藻的狙击枪管儿,随着狙击镜孔里的t型准线,稳缓而速度地推移过去。在一片浓密的犹如绿浆沸腾般的树丛里,那个发现我并向我射杀的狙击手,正躲在一簇繁茂的枝叶后,用一根漆黑冰冷的枪管儿对冲向这里。

    我没法看到那家伙的全貌,感觉他好像是趴在了一块儿长满青苔的石头上,只露出一个脑袋在瞄准狙击。

    他应该是在之前的厮杀中生存下来的海盗强兵,从他的狙击水准和耐心,不难发觉这家伙具备一定的实力。但是他哪里知道,仅有射击精准和耐性是远远不够的。

    而且,我刚经历一场那样惨烈的厮杀,对于杀手自身凝结积淀的黑暗属性,他更是远不及我。

    如若不然,他此时那张涂满迷彩油的大八字脸,也不会正对着我狙杀世界中的t型准线。

章节目录

人性禁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破禁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三百六十七章:无门硬破墙,人性禁岛,笔趣阁并收藏人性禁岛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