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钻出了石窟窿,重新回到降雨之中,凋魂门螺已经无法看到我的动向,我便将播月和阿鼻废僧的两个包裹、藏到了反方向的山脚下。

    除了我自己,谁也别想看到这两名传奇悍将的相关物品。重新整装了武器和自己包裹,我掏出钩山绳子,趁那弥漫在岛谷上空的阴云散尽之前,以最快的速度往谷壁顶峰爬去。

    等到了绿灌叠翠翻滚的岛顶,清冷的海风再次吹拂上我的额头,四面依旧是浩瀚的大海,卷扬着无数浪花冲击着礁石。

    气温虽然还是冰冷,但却沁润人的心肺,使活着从那片苍老的望天树林谷爬回来的人,再也不肯回去。

    猫腰潜伏进一片酷似茶树的灌木林后,我先埋伏在了一处较为隐蔽却又利于窥望射杀的位置,开始重新确认四周的形势。

    这场声势浩大的海盗厮杀,从第一声枪响之后,到现在已有度过了七八个小时,海盗强兵之中,那些体能、智力和运气较差的家伙,该死的都死了不少。

    优胜劣汰的法则,越是到了最后,那些仍然存活着的海盗强兵,则实力越强硬。他们奔跑在葱郁茂密的植物底下,运气好的时候,狙杀掉一名八大传奇的杀手也没什么不可能。

    所以,我必须谨记相对论,时刻提醒着自己,别总用一种心态去对付越杀越少的海盗强兵。

    由于此时的光线尚未良好,狙击步枪的t型瞄准线环视了一下四周,并未看到个别的伪装和活人在树叶底下跑动。

    背起狙击步枪,我快速往谷岛的后山爬下去,钩山绳子悬挂和我,除了被偶尔冲刷下来的雨水溅射的睁不开眼睛,下降还算顺利。

    我下来的时候,看到不少海盗强兵的死尸,以各种姿势横挂在山壁半腰。他们有的是被狙击步枪击杀后从掩蔽上跌下来,有的则是在攀爬的时候,给人用利刃刺死。

    从一些死者的后脖颈及前胸后背上,既可以看到棱刀扎过的伤口,还能见到割刀和挂肉罪鞭留下的伤痕。

    被安置在这个岛谷上的海盗强兵,想来确实可怜,他们甚至还没明白过来怎么回事儿,就给八大传奇猎头者们给瓜分抢杀了。

    我刚下过了山壁半腰,就隐约擦觉到,右侧五十米远的山壁树枝上,挂着的某具尸体好像还在活动。

    快速抄过身后的狙击步枪,从镜孔中望去,那是一个被枪打半死的海盗强兵,可能射杀他的人不在这座岛屿上,长距离子弹飞行,如意出现误差跑偏,在目标的要害旁边。

    半死不死的海盗强兵,从其服饰上一眼便看得出,他是海魔号上的人,见我想他窥望,那家伙痛苦的脸上霎时露出几丝欣喜

    很显然,他也认出了我,知道我是海魔号上的大校,他的将官。此时此刻,他不该对我有任何希冀,就像他打劫那些客轮上的非武装弱者时,不允许对方有任何希冀一样。

    “我是个从不相信希冀的男人,所以没有希冀给你,但我有子弹,可以送你一程,让你在通往天堂的路上走得轻松些。”

    窥望着那个试图对我招手求助的半死海盗,我心里刚默念完那些话,便嘴角儿微微一弯。“嘣”!一道火线从山壁半腰横着窜出,狙杀镜孔的世界里,一个圆乎乎的血淋淋的头颅,顷刻之间炸碎开来。

    随着那具爆没脑袋的尸体下落,我快速收起狙击步枪,攀到了飞溅浪花的山脚礁石上,取出安全套再次套好枪管儿,便摸索着进入海水,朝恋囚童和杜莫所在的那座离岛游去。

    等愤怒潮涌的海水将我像纸片片一样颠簸到对面岛屿时,我又一次不得不抱在一块儿柱形的礁石上,只露一个脑袋在海面上呼吸喘歇。

    休息了十多分钟,我才慢慢爬上了岛岸,随着被海水呛模糊了的眼睛恢复过来,我顿时骇然心惊。

    这座岛屿上空的阴云,早已消散了大半,光线的明亮度,远不同于刚才那座谷岛。

    别说直接往山壁顶上爬去找杜莫,就连此时蹲在岛屿的山脚,都有可能被零散在附近几座岛屿上的狙击手射杀。

    想到这些的时候,我已经飞快地窜扑起来,蹲朵到了一块大礁石的后面。然而就在这电光石火般的一瞬间,嗖地一颗子弹从我头顶上方半米的位置斜飞下去,打得岩石碎渣横飞。

    我立刻明白,这不是靠在身下的这座岛屿上射杀来的狙击冷枪,在我的西侧,十一点半钟的方向,有一座体积较小且植物茂盛的岛屿。

    子弹正是从那里飞来,由于狙杀距离可能飚升到了两千米左右,那个狙击手没能打得太准确,想来也是我刚一出水,他才注意到了我,便开始推算出风向、空气湿度等数据,吃力地瞄准着我的身体校对了半天数据,才击杀过出一颗子弹。

    不过,能在如此远的距离和恶劣的天气下,将狙击射杀的误差缩小到这种地步,必定也是位硬邦邦的幽灵杀手。

章节目录

人性禁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破禁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三百六十六章:小岛屿上的幽灵,人性禁岛,笔趣阁并收藏人性禁岛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