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时的望天树界上空,浓稠的白色水雾层已经升高到了树冠上方。捡回必要的物品和武器,我再次回到了大坑,让凋魂门螺趴在我背上,并用钩山绳将彼此的腰绑牢在一起。

    然后,我顺着头顶的索道,往岛谷另一侧奔跑。这样一来,人也就不容易在繁茂的树林中迷路。

    岛谷四面的岩壁上,又开始响起时断时续的狙击声,凋魂门螺毕竟是个女人,身体远没有杜莫的重。

    可是树林下面的落叶子很绵软,小跑起来一脚深一脚浅,雨水也并未因为阴云的消散而减轻多少,我和凋魂门螺全身都湿透了。

    这个在我背上有点昏迷恍惚的缅甸女人,虽然已经被雨衣包裹着,但她还不住地瑟瑟发抖。我希望自己能飞快的跑起来,快点找到某个遮风挡雨的山壁裂。但是我的腰上,还套着生绳索,后面拽有四个沉重的大包裹,拖在落叶上簌簌滑动。

    此时身体的负重,比起拉着阿鼻废僧的尸体在树林底下爬动,也轻松不了多少。既便如此,我手里还得抱着一把巴特雷狙击步枪,应对随时出现的海盗强兵。

    运气不够好的话,再遇上一个突然冒出来敌对猎头者也难说。因为我背负着凋魂门螺,所以被射杀下的可能性很大,许多狙击手喜欢一箭双雕的感觉,当然,这也包裹我。我清楚地知道,只要狙击子弹打进这女人的脊背,我胸口就会蹦出一颗穿越肉身的血红子弹。

    跑了半个多小时,我感觉脚下开始吃力,知道自己在往岛谷上面去了,便又咬紧了牙关,加快脚下的步伐。

    然而,又顶着斜直的林坡走了几百米,眼前赫然出现一面耸入云端的石墙,上面横着多种弄浓绿的热带植物。

    我抬头望了一眼,附近的望天树开始稀疏,不再能够遮挡住天空。“咱们到冥界围城的边上了,看来只得顺着这条通天出口爬动山壁上面。”

    我低沉生冷地对凋魂门螺说着,她似乎已经睡着了,但从她不时发抖的热乎身体,又能感觉出她还醒着。

    “不要说得耸人听闻,几棵树、几座石头而已,你将我放下来。”凋魂那哀婉森冷的语调,在我脑后轻柔地响起。

    这个性格怪异的女人,从我见到她的第一天起,就觉得她永远都不会开玩笑,永远不屑任何调侃和幽默。但此时此刻,这个女人的话里,总算带出了几丝人气儿。

    她的心像一块儿万古寒坚冰石,我现在根本不会去想要感动她,使她能在关键时刻协助自己,假使那样的话,我恐怕早完蛋了,不会活到今天。我帮助她活着,是为了给自己分担伤害,为了与海盗真王保持微妙的实力制约。

    凋魂门螺这句话的深层语义中,我还是能听得出,她曾经面对过比这种槽糕更为艰险的情况,眼前发生的这些,对她有过的历练来讲,还远不到人间地狱程度。

    我将凋魂门螺从身上解下来,重新在她纤细却劲蛮的腰肢上绑了绳子,一会攀岩的时候,我好在上面拉拽着她点。

    四个大包裹里,有两个包裹是阿鼻废僧和播月被杀后舍弃的,由于它们太过沉重,我无法连带凋魂门螺一起弄上去,便拖着两个包裹在山壁底下转了转,找个地方先藏起来,留着日后来取。

    山壁下尽是些矮胖的灌木和碎石,我想找个可以抠出石块儿的地方,将两包裹塞进去,那样既隐蔽又不被雨水腐蚀。

    顶着纷飞的坠雨,我眯缝着眼睛找了一会儿,总算看到山脚根儿的岩壁上有块儿一米见方的大石头,在自然风化的外力下,侵蚀得脱离开山体,看上去可以活动。

    岛谷峰顶上面,像拧开了无数水龙头儿一般,降雨产生的积水顺着凹洼不平的石面,从植灌杂生的山壁上流下来。

    我蹲下身子,试图低头往里细看那块好像可以抽出的大石,但冰凉且夹带石碴儿滚下山的积水,登时灌进我后脖颈,令我不由得打了个寒战。

    这块儿类似等腰梯形却又不是太规则的大石头,已经像一块儿冰似的融化缩小,与山体之间出现了两指厚的缝隙。

    我赶紧起身,从附近的灌木上,折下一根儿细棍,便往石缝里面戳了戳,结果令我大喜。

    我快速拿出绳子,打结成索套,再用细棍把绳子捅进去,栓套住大石之后,我便蹲成马步,仰天长啸一般地往后扯拉。

    嘴里的牙齿被我用力时咬得咯咯作响,但那块儿近乎一吨的大石头,还是像抽屉似的被拖拉着一点点出来了。

    呼!我长长吐了口气,百感交集的心绪释怀了一些。本以为只有爬到岛谷上面才能找到合适的山石缝隙,可现在有了这个石窟窿,就不用再那么麻烦。

    抽出来的大石条,横截面有一平方米,石头身长两米多,我俯下身子,爬进去摸了摸,发觉地面平整且四周干燥,空间足够并躺下两个**。

    只是,活人躺在里面的精神感觉很不舒服,有点像躺进停尸间那漆黑冰冷的棺屉。

    此时的凋魂门螺,自然不会忌讳这些,无论如何,活着躺进去要比死了之后放进去有生命意义得多。

    凋魂门螺知道自己不用再负伤攀山后,欣然答应了我的想法,她慢慢爬进了那个石头窟窿,我随后也躬身进去,帮她脱掉雨衣,让肩头的伤口完全放松。

    “你的伤势,至少要休养两天,才能拿得起枪。这个是你的包裹和武器,我再给你一些牛肉干儿、饼干和虾仁,足够你遁隐在这里吃两三天了。你不是小姑娘,自己知道怎么活下去吧?”

    我一边从自己的包裹里取了食物和药品给凋魂门螺,一边对她絮絮叨叨地说着,最后还假惺惺地啰嗦了一句,再次讽刺了她一下。

    凋魂门螺只哀婉地轻哼了一声,便闭上眼睛不再看我,她其实虚弱得很厉害,能硬撑到现在,意志力已经非常坚硬了。

章节目录

人性禁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破禁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三百六十五章:谷脚下的活人棺,人性禁岛,笔趣阁并收藏人性禁岛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