凋魂门螺和播月那边,随后又传来对射的枪声。不过,那枪声似乎变远了,而且只响了三下,便不再有动静。

    这种狙击枪响的次数,如果是奇数,那多半说明,其中一个对手有被命中的可能。

    我试图用狙击步枪窥望,但间隔密度较大的望天树林,令我无法将狙杀视野放出一百米外的距离。然而她俩的枪声,正是从不可视的外围传来。

    因为每个人都负了伤,所以从那一截索道摔下来后,只要没摔死摔晕,都会快速往有利的位置匍匐爬去,尽量同对方拉开距离。

    实力相当的杀手,彼此肉搏是一个非常痛苦的过程,谁都不会轻易地杀死对方,或者让对方杀死。

    于是,便只能相互蚕食,让肉身和精神被一点点地损害削减,直至其中一个先死,后一个奄奄一息。

    即便如此,杀手也要将近身肉搏与远程狙杀并重的提升。因为,谁都无法保证,对手永远出现在用狙击步枪对决的距离。

    凋魂门螺的肩膀,有点伤得厉害,此时的她,最愿摆脱这种近身厮杀,转化进入长距离高精准的狙杀。这样一来,她肉身伤痛大过播月的劣势,可以有很大改观。

    四个人争斗之中,阿鼻废僧的死,给播月相继而死埋下了很大伏笔。趁她现在还不确定同伙已经死亡,我正好乘机偷袭她一把。

    抬头仰望一眼森林上空,那阴沉的水雾又升高不少,我抽回狙击步枪,依靠那些大树的掩护,慢慢往第二道伪装的位置爬去。

    我必须清楚一点,既然我射杀了阿鼻废僧,播月也很有可能已经射杀掉了凋魂门螺。

    要想对播月的偷袭凑效,我必须得抓紧时机,在打死阿鼻废僧之后,以最快的速度和最大的半径,迅速绕到她的大后方。

    再通过一点点的推进距离,最终看到播月伪装中的后身,哪怕t型准线只捕捉到她四肢中的一条,我都会毫不犹豫地给她打成两截儿。

    爬到第二道伪装处后,我慢慢拉回了那截儿朽木,取下伪装在上面的迷彩网,重新披挂在身上。

    在播月可能向我这一边潜伏过来、进入可窥望狙杀的范围之前,我先快速往那把伪装在枯叶堆下的5狙击步枪处爬去,与自己手中的武器更换。

    阿鼻废僧那根残忍血腥的“挂肉罪鞭”,其真正用途并不作为直接杀人的武器。开始的时候,我还以为这家伙*,喜欢鞭打别人,喜欢那种暴虐的*,玩尽兴了才用一柄残剑式的匕首刺死对方。

    可我万万没能想到,这条挂肉罪鞭,与他那柄长匕首,可以十分吻合地钩插在一起,固定无人操控的狙击步枪。

    更换掉狙击步枪之后,我将自己一个肩章割下,隐约塞在了枯叶靠上的位置,然后快速掉头,像一只大蜥蜴似的,嗖嗖地朝阿鼻废僧的位置爬去。

    那垛被子弹击穿的朽木堆上,一只巴特雷狙击步枪,仍歪斜在一旁。*猩红的鲜血,顺着枯黄的厚厚叶片层,阴湿开了*。

    我顾不得细看已被射杀的阿鼻废僧,掀开杂乱的枯萎树枝,将他血糊糊的尸身扒拉出来。

    他的手指已经僵硬,我抠出那根被攥住的尼龙绳子,并用腰间的钩山绳将他尸身捆住,套拉在自己的肩膀上。

    “呃呀啊……”,我发狠似的咬着牙齿,拖拉着这具死尸在腐潮的落叶层上扒着地、蹬着腿使劲爬,往播月的大后方匍匐寻去。

    奋力爬行中,我不断释放着尼龙绳,并在一棵树干底下绕拐了一折,上面再用一些朽成筒状的烂木头压住绳索,防止一会儿扯拽时,出现过大的起伏。

    当我从一堆腐朽的残断树枝处伪装下来之后,牵在手里的已是一根尼龙绳和三根条鱼线。

    为了引诱出播月,将她一枪毙命,我是下足了气力、费尽了苦心,绝不敢给对手任何一丁点顺藤摸瓜的机会。

    播月与凋魂门螺这边,始终没再传出一声枪响,我通过狙击镜孔窥望,除了粗大的树干,和铺满枯枝败叶的潮湿地表,丝毫寻觅不到异常。

    为了节省时间,我缓缓拉动了手中牵着的尼龙绳子。砰!一声沉闷的枪响,从我更换了的巴特雷狙击步枪处传来,沉闷浑厚的爆裂声,空旷久远,多时回荡在森林上空。

    我贴在狙击镜筒后面的瞳孔,狠狠扫描着播月可能出现的方位,如果凋魂门螺真的已经被杀死,播月应该很快过来,协助阿鼻废僧一起干掉我。

    砰!过了五分钟后,我又扯动了一下鱼线,致使那把巴特雷狙击步枪再次击响,以此引诱并迷惑可能仍在潜伏着的播月。

    我越来越觉得情况不妙,受伤的凋魂门螺,很可能被播月射杀了。

    当铺在地表的尼龙绳,第四次被我扯动拉响狙击步枪时,一颗尖啸的子弹,划着白炽火线,从十二点钟方向窜出,嗖地打进埋有5狙击步枪的枯叶堆儿。

    我心头猛然一缩,t型准线快速朝那条火线窜出的末端推移过去,一只长长的巴特雷狙击枪管儿,从几根杂乱横倒的朽木桩中间,稍稍探出着点枪口。

    如果仔仔细细地定睛分辨,便能发现朽木桩后面露出一小片伪装网的边角。当然,像这种跻身八大传奇之列中的高手,几乎很少出现如此致命的疏忽。

    我丝毫不敢怠慢,随即左右扯动手中两根儿的鱼线,使支架在阿鼻废僧尸身下的狙击步枪的枪头、一点点对向播月的射击处。

    再次拉动手中第三根鱼线时,阿鼻废僧尸身下的那把狙击步枪,嗖地蹦出一柱火线,直奔播月的位置射去。

    在这流星划过夜空般的瞬间,我十点半钟方向的位置,一把大杀狙的沉闷枪声,嘣地一声作响。一道暗红色火光,嗖地钻进阿鼻废僧的尸身中部,震得他两旁的枯树也像受到惊吓似的微微颤动。

    机不可失,我急速推移狙击步枪的t型准线,一下捕获到了播月那双冷艳绝伦的眼睛。

    “嘣”!一记响彻林谷的枪声,还未来得及在望天树上空回响,我瞳孔上的狙击世界中,猩红的血浆已如激起的巨大浪涛,布满在我了整个视网膜。

章节目录

人性禁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破禁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三百六十三章:四线招魂索,人性禁岛,笔趣阁并收藏人性禁岛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