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然,被t型准线死死锁住的那堆儿落叶处,稍稍漏出的枪管儿晃动了一下。我心里很明白,这可不是自己眼花,那堆儿枯叶下面,一定有东西活动了一下。

    “阿鼻废僧,你就老老实实地趴在下面吧,只要敢露出半根儿手指或头发丝,我就让你长眠于此。”心中一边忖度,大脑一边高速旋转,分析所有不确定的因素。

    令我没有想到的是,那堆儿落叶处,稍稍漏出的枪管儿,竟然又一次晃动了一下。我不由得疑惑,阿鼻废僧想做什么,难道他想从枯叶下爬出来,还是有什么虫蛇之类的小东西在撕咬他。

    当我第三次观察到那种细微异动时,高速运转的大脑突然一停,霎时想到了一种可能,同时心里也泛起一丝后怕。刚才幸好没有鲁莽开枪,如若不然,自己那一枪所带来的风险太大了,太致命了。

    那种不稳定的异动,只存在一种可能,阿鼻废僧很可能认为,我已经被他干掉,由于他身上负伤,想急于结束同我的这场厮杀。

    可他,仍存有疑虑,他不确定刚才那一枪是否真的打死了我,便不断在那堆儿叶子底下晃动,释放出藏有生命的迹象,挑逗并试探附近可能仍然存在的狙击步枪的窥测。

    可是,没有哪个狙击手会用自己的**做这种致命性的试探,除非那不是杀手本人的**,或者杀手真身根本就不在下面。

    想到这些,我快速眨动了几下眼睛,用眼皮摩擦和滋润一下双瞳,同时再度放大狙击视野。

    浮荡在树林上层的水雾,这会儿又升然了许多,望天树下面,亮度有了可观的改善。

    我细细盯瞄,细细辨认,贴在镜孔后面的眼球,几乎都快爆出来。那堆儿伪装后面,无数暗红发黑的叶片下,好像有一条青色花蛇在蠕动。

    此时此刻,我完全懂了双狙人阿鼻废僧的真实意图,刚才打向我布置的第二个伪装的那一枪,根本不是用活人手指扣动扳机发射出来。

    那个家伙摔落下树界之后,很快便看到一个披挂伪装网的物体在缓缓移动,但他非常高明和小心,如我预料的那样,他转而跳过了第一道伪装,摸索到树干下面,看到了那一堆儿枯叶下出现了一把像极了枪管儿的模糊轮廓。

    阿鼻废僧现在,必须要争分夺秒地杀死我,才能及早处理自己的伤口。

    所以,他将那把5狙击步枪,对准了第二道伪装固定好,自己再用一根细软且坚韧的尼龙绳,拴挂在扳机上,然后也释放着绳子,往其他方向爬去。

    由于我俩在半径不到百米远的范围内,狙击步枪不需要杀手的极高操作和驾驭,也能很好的命中目标。

    而且,即使那一枪没能打得太准,也丝毫没有关系,阿鼻废僧的真身,只要看到我的真身,足够有时间补上一枪精准的射杀。

    真到了那个时候,无论我是否真的就藏在那堆儿叶子底下,还是另外又藏了一处,只要我敢回击,暴露出自己真身的位置,长眠在此的人,就只能是我。

    阿鼻废僧这会儿,不断释放出异动,其实正是不确定我是否死亡的表现。

    如果我已经死了,他挑逗几下并无大碍;如果我没死,他希望我快点中计,快点暴露出来,快点给他一枪击碎脑袋。

    我顺着那根已经从落叶下漏出一些、此时且被稍稍亮了的光线显露出来的尼龙绳,顺藤摸瓜地捯到了阿鼻废僧的真身。

    这家伙正趴在一堆腐朽的烂木头底下,由于尼龙绳需要垂直后拉扳机,便无法绕过某棵树干,给真身多加固一层保护。

    因为,万一尼龙绳拉偏,飞出的子弹出现过大偏差,对方势必要怀疑,那个开枪的家伙到底是谁,他的枪管儿是不是摔弯了,总而言之,那不像是真正的狙击杀手在驾驭。

    光线逐渐变亮,此时的我们,人人手里都拎着悍劲儿十足的狙击步枪。所以,谁也不敢再像刚掉下来那会儿似的,在如此短的厮杀距离内,通过匍匐移动一点点了。

    阿鼻废僧像一滩被车轮辗压过的烂草,平静地趴在花绿的伪装网下,他一动不动,注意着前面的一切。

    他的头和身体,被那一大坨烂木头和枯树枝挡在了后面,前面只漏一小点儿黑魆魆的枪口,和狙击准镜前端的圆形筒。

    我已经很清楚,他那个南瓜形状的脑袋,就在狙击镜孔的后面。“仁慈的上帝,让那些无辜的灵魂得到安息吧……”勾在扳机上的食指,此次又开始发力,而且内心多了几许平静和兴奋。

    “嘣”!一条尖啸的子弹,呼地一带起一股劲风,将枪管儿前面的叶片卷冲开去,饱含着上帝的爱与恨,划出暗火色直线,嗖地一声撞进了阿鼻废僧伪装的那堆儿烂木头里。

    我在狙击镜孔中的世界,仿佛见到了一座恶魔的城堡轰然倒塌。从那把突然歪翻到一侧的狙击步枪,我可以非常肯定,阿鼻废僧成为了巴巴屠之后的第二个死亡杀手。

章节目录

人性禁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破禁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三百六十二章:阴险的活人手指,人性禁岛,笔趣阁并收藏人性禁岛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