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脚一接触到潮湿绵软的树界底层,我便快速趴伏下来,匍匐着往后面退爬。

    凋魂门螺和播月,已经被断裂的索道荡到了那边,只有阿鼻废僧,距离我很近,虽然那个家伙残废了一条腿,但他未必掉下来就摔死了。

    向后爬了大概一百米,我才躲在一棵粗大的望天树后面,倚靠着树干慢慢蹲坐起身,开始通过狙击步枪的镜孔搜索。

    由于气压的变化,望天树中层的水雾开始飘升,导致下面的光线,逐渐有了星星点点的亮度。

    但从狙击镜孔中窥望,看到的依旧是那种黄昏即将进入黑夜前的光景。每棵树干之间,大概有十多米的距离,黑乎乎的四周,不断坠落下水点,使人感觉不出是下雨,仿佛植物王国的天蓬在漏水。

    t型准线对着阿鼻废僧可能摔落的位置,仔仔细细地扫描着,除了一些四散零落的残枝朽木,散发着苍古阴森的气息,丝毫没有看到活着的在移动的模糊轮廓。

    我不得不小心翼翼,又往前爬进一段距离,现在的阿鼻废僧,逃跑的动机会很大,关于这场争斗,万不能让活人的嘴巴传入命中水的耳朵。

    但我此时,必须得谨记一点,这些八大之列中高级杀手的意图,大多出乎传统思维的意料,我必须得防着阿鼻废僧点,不让这家伙给我来一招“回马枪”。

    双手扒在泛着潮腐闷热的枯叶层上,那种黏黏糊糊的触觉,使人说不出的难受。人在活着的时候,是绝对不愿意死在这种仿佛无法超生的阴暗世界的。

    浓烈的土腥和植物腐烂味道,充斥着我的鼻腔,我的匍匐动作,比一只苍老的海龟也快不了多少。

    当我靠近一截朽空了木心的树桩,便抽出匕首底端藏着的鱼线,绑住了这截儿长满菌类的朽木,再小心着脱下身上的伪装网,一点点的披挂到朽木上面,之后便释放着鱼线,悄悄爬开。

    距离那截儿被鱼线绑牢的朽木大概六十米时,我便在一处地势稍高点的落叶积层上停下,让身子像孵卵一般,凹陷下去隐蔽。

    长长的巴特雷狙击步枪的枪管儿,从厚厚的叶片下桶了出去,我再次往前面呈扇形侦查了一会儿,并仰望一下树界上空,那厚厚的水雾又升高不少。我觉得时机已经差不多,便开始收缩鱼线。

    那段披盖着伪装网的朽木,像一只正用鼻子拱着落叶翻嗅食物的野猪,时急时缓地向我两点钟的位置靠去。

    面对阿鼻废僧这种高手,即使自己已经割断他一条腿上的脚筋,我丝毫不敢大意,只要稍稍骄傲疏忽,死在对方抢下的惨剧随时都会发生。

    凭借此时极其昏暗的光线,那截儿朽木看上去,像极了一个在伪装移动的狙击手。我不敢直接牵引那截儿朽木,便在右前方五十米远的一个树干上绕了一下。

    一旦对方识破了这种伪装,想顺着物体移动的方向,找到伪装傀儡的**操控者,也只会寻到那棵树干底下。

    因为敌人无法确定,我利用了多少度的斜拉角,所以便不能推测出我的实际位置。

    既便如此,那棵被我绕缠的树干底下,也设计了第二道伪装。我将四周的枯叶堆积起来,然后将一把阿卡步枪若隐若现地埋在了枯叶堆儿前面,给人一种狙击手伪装在枯叶下的假象。

    对于海盗强兵来讲,一旦中计后狙击射杀,多会打在那截儿慢慢移动的朽木上。

    而这种猎头一族出身的杀手,才有可能对树干后面第二个伪装进行射杀,若是遇上生性多疑的猎头族杀手,甚至见不到**肉身都不会开枪射杀。

    我变换着节奏,使控制在手里的那一截儿伪装朽木,像被赋予了活人才拥有的情绪,焦虑、紧张、恐惧、求生……。

    “嘣,嘣”。一声沉闷的枪响,从九点钟方向传来,我心头随之震,未看到附近出现一条可以撕裂生命的火线,直直打在伪装木桩或伪装积叶上。

    很显然,凋魂门螺和播月两个人,没有被撞死或摔死,她们都还活着,而且开始了远距离厮杀。

    我心里虽然着急,但也不敢有大的动作,阿鼻废僧那个家伙,既然背着双狙出现,那他一旦没死,而且暂时护理了伤处,在这种特殊的环境下,是可以避短扬长地同我开始新一轮的对决。

    “嗖”!正当我一边观察着四周的变化,一边担心杜莫出事的时候,幽暗昏黑的树林中,突然亮出一道火线,从十二点钟方向窜来,直直打中了第二道伪装,打进了树干后面那堆儿积叶的前部。

    我心里很清楚,这一枪是阿鼻废僧射来的,他根据那半截儿枪管儿显露的姿势和位置,分明是想往我脑袋的部位打。

    握在我手中的狙击步枪,掩盖在叶片下的枪管儿急速侧动,我贴紧在狙击准镜后面的瞳孔,瞬间捕捉到了冷枪发射的位置。

    t型准线中部,一根笔直且略显模糊的枪管儿,正从一堆儿枯叶下漏出小点儿。四周原本淤积的叶片,呈现出子弹蹦出枪膛时劲风轰卷的痕迹。

    根据枪口的位置,如果垂直往后推算七十公分,那鼓鼓囊囊的叶片底下,便是一颗喘气的活人脑袋。

    我勾搭在扳机上的手指,刚要发力后拉,只觉脊背忽然泛起一股无法缘由的寒意,两只耳膜也有些膨胀,仿佛突然听到另一个世界里悲昂的歌声。

    “不好,怎么会有一种不详的预感。”我心中暗叫一声,即将拨出撞针儿的勾扳机手指,拉力随之释缓下来。

    “呼”!我轻轻深呼吸了一口气,让自己凌乱焦急的思绪放松。阿鼻废僧既然背着两把狙击步枪,那绝不是用来吓唬人或者枪贩子,弄懂这个原因之前,我万万大意不得。

    虽然割废他一条腿,若最后却给他打死了,真让人死不瞑目,见了阎王就喊冤。我总觉得事情不会这么简单,对方越是觑瘸了一条腿,越要时刻提醒自己保持警戒。

    保险起见,我不得不再观察一会儿,看看阿鼻废僧会不会潜伏过来查看尸体。如果双方耗下去,对方会比我更不情愿,他那腿上的刀口,可不是撒一把止血粉完事。

    而且,我的狙击步枪已经锁定了对方,量他一时半会儿也不敢有动作。

章节目录

人性禁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破禁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三百六十一章:三道夺命的伪装,人性禁岛,笔趣阁并收藏人性禁岛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