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本想在播月荡过去的一瞬间,用fn57手枪射她几下,可浓重的水雾,已经飘升上来,拉住绳索悬飞的播月,身体也已若隐若现。

    万一估摸不准她的位置,没能用枪将她打死,等到她荡了过去,与阿鼻废僧联手,快速干掉凋魂门螺之后,他俩便会顷刻朝我杀来。

    吸饱水分的树杆,有如一根助力跳板,将我瞬间下蹬的双教灌足了弹力。我将手枪迅速插回挂兜,借助蹲伏之势,朝那根被播月坠得笔直的钩山绳扑抓而去。

    播月悬荡的绳索,刚甩到与我对称的位置,我凌空扑来的身子,便如一只跳猴,砰地一声抱在了播月的身后。

    “嗯哈……”我的嘴巴和鼻子,靠在播月的右脸蛋儿上,对她蒙在帆布下的香腮,深深嗅了一口。

    同时,我用双手和双脚,分别抱锁住播月夹在绳索上的双臂和双腿,尤其不给她拔出月牙割刀的机会。

    一股低沉凶恶、冰冷刺骨的沙哑嗓音,从我的嘴唇间,缓而不紊地迸出。“you,playthegawith!”播月浑身惊得一抖,知道自己被人偷袭钳住了身体,她急速挣扎了两下,却不见什么效果。

    “呃啊”一声几乎震破耳膜的凄厉惨叫,从播月蒙着帆布的嘴巴迸发。

    这声惨叫,有如巫女厉鬼的尖尖手指,仿佛可将笼罩在整座山谷上空的阴暗扯碎。

    播月那白皙脖颈上,被我用蛮劲的牙生生撕咬下一大块儿皮肉,疼得她浑身酷似电击。

    “呵啐”!我只觉得舌苔味蕾上腥咸黏糊,便将噙在嘴里的那口人肉,狠狠吐了出来,一口猩红像流星,斜着抛坠下幽然迷幻的水雾。

    播月毕竟不是力量型杀手,她虽然身手敏捷、招招致命,可若是给我这种大蛮力型对手从身后夹持住,尤其是在高空飞荡的钩山绳上,想在一时半刻脱身极为困难。

    我俩两侧呼呼生风,纠结在一起的身子,如同一只人肉撞锤,已经完全失控,也不知会猛烈碰磕在水雾后面的哪一棵望天树上。

    播月心中知道,我的双脚和双手,都用来搂锁她的四肢了,所以,我一时对她也造不成致命伤害,只能利用在其身后的优势,一口一口吃光她的脖子。

    当我吐出嘴里的一口肉,准备再去撕扯她脖颈时,这个痛不欲生尖叫着的女人,突然中止了声音,用后脑朝我面门猛磕。

    我毕竟不是长颈鹿,与播月身子贴得如此紧密,一时也很难避闪,左脸颊颧骨给对方砰地砸了一下,顿觉半边脑袋上,盘旋出无数金星。

    虽然吃了一疼,我却将额头抵在了播月的后脑,不给她连续击砸我面门的机会。

    可是,我忽然觉得右手虎口吃痛,随着胳膊一抖,自己也给播月撕咬去了一块儿厚厚的皮肉。

    我先是咬急了她,她这会儿又咬急了我,彼此心中恨意怒烧。“突突”,飞荡的钩山绳,速度不断叠加增快,迷幻的水雾之后,两棵望天树的粗大树干一左一右,像疾驰的火车头似的,从我俩悬飞的肉身旁电闪而过,劲风直灌入人的心窝。

    我左手上的咬疼,霎时如无数钢针,遍及全身游走,那滋味说不出的难过。盘住播月两腿的双脚,狠命踩踏她的脚面,迫使这个女人挂在绳索上的身体重量,全部集结到攥住绳子的双手上。

    因为,播月拉握绳子的双手,已经被我的双手在外层握捏住,只要我用力往下坠扒她的身体,那么她的两只手掌,或给绳索活活磨烂。

    此时的播月,可以说是毫无一点脱身之策,而我在这极短的时间内,只能不断地对她施以累加伤害,尚无办法抽出匕首,一刀捅死她。

    周围树木疾驰后甩,水雾的可见度,已经低缩到了十米。然而,钩山绳荡飞的速度,却由突然坠上了我而重力剧增,此时快得更为吓人。

    这种触目惊心的感觉,就如同过山车,突然从最高点倒悬着俯冲下来,而车上坐着的人,却只能用双手抓牢,毫无固定保护。

    播月知道我想磨烂她的手掌,她夹紧绳索的双脚,奋力与我对抗,并试图再咬我手腕一口。

    悬坠着我俩的钩山绳,已经荡飞过了三分之二,眼看就要到达凋魂门螺和阿鼻废僧厮杀的索道处。突然,那缭绕纷花的水雾中,猛地甩搭上两条腿。

    我大吃一惊,翻上索道的竟然不是凋魂门螺,如果那个缅甸女人被阿鼻废僧干掉了,可就只留我一人,同时与两个八大传奇杀手纠缠厮杀了。

    “哗啦啦”。一串像冰碴子洒在心尖儿上的金属锁链响,从云菲雾绕的水汽后面传来。当我看到身旁的索道上,突然闪出一串儿曲折的寒风,登时松开了握住播月的双手,使自己的身体嗖地一声下滑,摸着播月的腰身,急速沉到了她脚下剩余的绳索处。

    阿鼻废僧那条鬼森森的挂肉罪鞭,本想将我从播月的后背上打下来,可见我突然滑溜下一截,那已经挥打出一半的钢鞭,一个变向又被扯了回去。

    我虽然逃过了阿鼻废僧的毒手,可脑袋顶上那个播月,却如鱼得水自由了。

    这女人原本下垂的双腿,唰地一下钩挂了上去,还没等我看清,播月单腿缠绕着钩山绳索,身体倒悬,两把白花花的月牙割刀,成剪削状直冲下来。

    她那双原本湛蓝色的冷艳双目,此时瞳孔已经变色,仿佛刚才还美丽动人的女人,忽然间现出了厉鬼的原形,杀气森森地扑我而来。

    我心中暗叫不妙,若是给她那利刃打中,两只手掌顷刻不见,若是我松开几乎已经摸到尾部的绳索,整个身体便要摔落下去,那是非死既残。

    在我左右肩头,和两只小腿上,各有一把锋利异常的匕首,但此时我没法用一只匕首同时抵挡住播月的两把刀,到了这会儿,我已经处在了明显劣势。

    飞荡的钩山绳,已经到了第一甩的尽头,我和播月像被钓住的两尾小鱼,身体也嗖地一声荡到了最高点。

    无数纷杂错乱的树枝,稀里哗啦地扎顶在我俩身上,发出啪啪地翠木折断声。

章节目录

人性禁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破禁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三百五十七章:飞旋的人肉撞钟,人性禁岛,笔趣阁并收藏人性禁岛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