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时的雾气水烟,宛如烧煮后沸腾上来,渐渐盖过索道的底板,播月心里也清楚,凋魂门螺同时遭遇了两名八大杀手,而且此处的环境又极为特殊,她无法轻易脱身跑掉,这正是自己与阿鼻废僧联手做掉这个女人的机会。

    如若不然,留得日后一对一再遭遇,那厮杀起来的风险,可就大了。可是,播月虽然急于想弄死凋魂门螺,但她又不敢靠近过去帮助阿鼻废僧。

    索道年久失修、破旧残损,能承受住这一男一女的厮杀而不断裂,已经是相当不错,假如播月再往此处靠近,三人非得一起跌下岛谷。

    即使这三人身手敏捷,能在索道断开的瞬间抓住麻绳网荡开,可索道下面是二十多米厚的水雾,根本看不清自己会撞在哪一棵粗大树干上。若是等到撞一下才明白,估计肠子已经顺着裤腿儿流出来了。

    望天树底下,虽然沉积着几百年、甚至上千年的枯败落叶,人摔上去或许会有软绵绵的减震感。

    可是,天知道那些断折后朝上竖着的树枝和根须,会像一把尖刀似的埋在哪一片叶子底下。万一哪个不走运,肉身摔拍在上面,定成生不如死的活人肉串儿。

    播月的智商也是很高,人也很理智,她明白自己一身重装配,虽然犹豫了好几秒,但依旧没有冒失的跑过去插手,那样不仅帮不到阿鼻废僧,反而是自己成为送葬和殉葬者。

    所以,播月取下了自己腰间的钩山绳,对准凋魂门螺身后的那朵大树冠,抡圆了胳臂奋力抛去。

    铁钩砸进树冠里之后,播月用手猛烈扯了两下,测试完可靠性之后,将适量长度的绳索绑在自己腰间。

    我心里很清楚,倘若播月借助绳索拉力荡过去,和阿鼻废僧一起释放杀招,凋魂门螺的性命可真要交代了。

    凋魂门螺这个阴森森的女人,虽然对我百般轻蔑和刻薄,但毕竟,在这片岛屿之中,在这片莽莽森林之中,她是一个突然撞见我却不会出手相杀八大悍将。

    海盗真王雇佣的那几名悍将杀手,我虽然碍于命中水挟持芦雅的原因,不能妄自宰杀他们,不能同他们毫无顾忌地厮打,可凋魂门螺不必在乎这些。

    而且,与八大之列的杀手对决,自己丧命的风险很高,何不驾驭好凋魂门螺,让她成为我分担伤害的活身木偶。

    我更要搞清楚一点,一旦阿鼻废僧和播月合力做掉了凋魂门螺,我能不能活着从树冠里偷偷逃开,能不能平安到达岛峰对面,能不能免予死在八大传奇杀手的混战之中,这些定数自然就很难说了。

    从另一座岛屿上,跑下来的时候,我心里就谱算好了,这场海盗大战,我既没有绝对的敌人,他们又都是我的敌人。

    我要得好,就要成为这场地狱盛宴的厨师,酸甜苦辣咸的佐料,那得看我怎么去搅合。

    杰森约迪和海盗真王的厮杀,如果其中一方出现明显的劣势,他们势必会恼羞成怒,不是芦雅就是伊凉和池春,多半会受到迁怒,成为海盗发泄怨怒的牺牲品。

    倘若两股海盗势力势均力敌,彼此既伤不到元气又打不出分晓,那我解救芦雅和伊凉她们的难度,永远不会减小。

    所以,我唯一的办法,也是必须的办法,要想尽一切手段,促使海盗真王和杰森约迪死磕,令两虎相斗两虎皆伤,而且是伤得越重越好。

    我依旧蹲藏在树冠里,用冰冷嗜血的眼睛,悄悄盯紧着播月。

    握在手里的fn57手枪,若是击毙左侧的阿鼻废僧,倒也有些可操作的视角。

    可这会儿若是向右侧瞄准,试图击毙播月,那些错乱横生的树枝,和浓密的叶片,完全封堵了我的射击视线。

    一旦子弹撞在树枝上,就会产生偏差,不仅无法一枪弄死对方,反而打草惊蛇,暴露了自己。

    播月若是活着跑了,那我和她之间这一声冷枪的仇恨,也就算结下了。

    我也想拽过身后的狙击步枪,用长长的枪管拨开挡着的枝叶探出去,一枪打飞播月的头盖骨,可那样做动作太大。

    播月这种实力强悍的杀手,可不像那些海盗强兵,她观察和反应的能力,绝对深不可测。

    她能活到现在,可想这个女人有多少次,在敌人偷袭的冷枪下不被打死。所以,我不想冒这种极可能偷鸡不成蚀把米的风险。

    播月背上她的巴特雷狙击步枪,双手用力扯紧钩山绳,两脚在颤悠的索道上一蹬,身子唰地窜起,悬挂到绳索上去了。

    由于重力的牵引,她像一只在林中飞翔的绿鸟,照准凋魂门螺和阿鼻废僧打斗的方向,呼啦一声飞去。

章节目录

人性禁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破禁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三百五十六章:分担伤害的活偶,人性禁岛,笔趣阁并收藏人性禁岛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