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鼻废僧从播月那突然变幻的眼瞳中,登时警觉到身后的异常,那股融在森森落雨中的气流冲击,使阿鼻废僧感知到,对手袭来的大概方位。

    他像猫扑田鼠一般,借助索道的弹力,将身子向前猛得一窜,如炮打飞人似的,扑跃起在半空。那根拎在手里的挂肉罪鞭,随躯体凌空后的翻扭,唰啦一声抽甩而出。

    拽住钩山绳荡来的凋魂门螺,呼啦一声从阿鼻废僧起跳的位置掠过,一记凶狠的膝击落空,并随着惯性,向阿鼻废僧那根打中人身后,可以撕扯下无数碎肉的罪鞭撞去。

    凋魂门螺那柄锋利的棱刀,其实早已从身后抽出,她想在膝盖击中阿鼻废僧后脑勺后,利用对方眩晕的短暂瞬间,一刀从他的锁骨窝扎下去。

    可是,阿鼻废僧却及时做出了防守反击,那柄锋利的棱刀,像鹤嘴与毒蛇斗争,与那锋利的钢鞭巨力惊人地碰在了一起。

    “当啷”,一串细碎的火花迸出,又被淅沥的雨水顷刻浇灭,化作一缕水烟。

    凋魂门螺借助短兵相接的后座力,快速松开荡悠自己的绳索,双腿骑跨在上下起伏弹动的索道上。

    而阿鼻废僧,却随着剽悍身体的摔落,哗啦一下压碎了数片潮湿半朽的索道木板,整个人如巨石似的往下掉坠。

    然而,阿鼻废僧身手如电,筋骨柔韧如藤蔓,他反映速度极快,一把钩抓在了索道底部的麻绳网上,肉身这才没和那些破碎的木片一起,相继摔进幽深的望天树底世。

    此时的凋魂门螺,已经彻底看到了播月,看到了她手上抱着的那把黑黝黝的大杀狙。

    所以,她刚才击空阿鼻废僧之后,没法再依托钩山绳索荡回去,取消这次不理想的伏击。

    可想而知,如果凋魂门螺真敢荡着绳索往回跑,播月手中的那把巴特雷狙击步枪,会像打小猴子似的,一枪将她从半空击落下去。

    播月见凋魂门螺骑稳在索道上,刚要举起手中的狙击步枪射杀,只见调魂门螺左脚往下一蹬,索道一侧的护拦麻绳,如皮筋似的反弹出力道,将她整个身体如垂蟒甩头似的,斜贯下索道。

    凋魂门螺的矫捷身法,我在布阿莱城的公寓时,是亲眼目睹过的。

    这个女人,在墙壁上行动如壁虎,在山上行动如猿猴,这会儿在颤颤悠悠的索道上,简直如一只纠缠不肯离去的蝴蝶。

    她利用一只右脚,勾挂在索道的护拦麻绳网上,倒悬下去的身体,如蛟龙追咬一般,将闪着森森寒光的棱刀,嗖地刺向悬挂在索道底下的阿鼻废僧。

    此时的阿鼻废僧,双臂死死挂在索道麻绳网上,就如准备做引体向上。可是,索道毕竟糟粕得厉害,指不定什么地方已经成了死神的陷阱,看着尚且可以依靠,实则一用力攀附上去,便哗啦一声响,将人谎下去摔死。

    所以,阿鼻废僧不敢一只手挂在索道上悬着,他得双手齐抓,多给自己上一道预防摔死的保险。凋魂门螺攥在右手中的那柄棱刀,如电光飞溅一般,直刺阿鼻废僧的左肋。

    阿鼻废僧挺动腰肢,啪地弹起双足,左腿斜蹬开凋魂门螺握刀袭来的手腕,右腿脚后跟儿猛磕凋魂门螺的胸脯。

    原本左手空空的凋魂门螺,突然抽甩出一道白光,迎击在阿鼻废僧踹来的右腿上。

    这时我才看明白,凋魂门螺的真实攻击,并不在右手那柄獠长的棱刀上,她仿佛故意在等阿鼻废僧的右腿踹向自己的胸口。

    本作品16k小说网独家文字版首发,未经同意不得转载,摘编,更多最新最快章节,请访问www.16k!成x型别再凋魂门螺后腰上的那两根竹竿,竟然藏有四把棱刀。已被抽出一把獠长棱刀的那根儿竹竿末端,却也是一把锋利棱刀的刀柄,眨眼之间已被凋魂门螺翠绿的手指,如劲风般唰地带出。

    只是,这柄棱刀的长度,却仅有另一把棱刀的一半。所谓长短各有所需,既然刀身短了一半,那这把兵刃的出鞘速度,自然就快了一倍。

    更何况,这本身就是凋魂门螺这种高敏捷型杀手的专属武器,出鞘速度更会倍增,此乃一招必杀之技。

    “饿呀”,只听得阿鼻废僧一声惊呼,那股因疼痛而产生的愤怒,从喉咙中沙哑地挤出。

    凋魂门螺见阿鼻废僧被割中的左腿后抽,原本虚招攻击的右手中,攥紧的那把獠长而锋利的棱刀,突然力道一耸,幻化成了实招,横削阿鼻废僧拉直的左臂三头肌。

    这一刀若是割下去,非得切进阿鼻废僧的骨头里。阿鼻废僧急忙松开那只将要被割断大块肌肉的手臂,身体悬空的整个重心,立刻产生偏移。

    在这个稍纵即逝的变化里,阿鼻废僧受伤的右腿,再度由腰肢发力踢踹过来,直击凋魂门螺的心窝。

    她攻击阿鼻废僧手臂的长棱刀,在强烈摇晃的索道的底下划了个空,致使自己的前身略略前倾,正好利于阿鼻废僧再度踹来右腿攻击。

    调魂门螺心里清楚,八大杀手之中,任何一个对手的攻击破坏力都大得近乎*,只要准确地打在人体要害上,那都是非死即残。

    凋魂门螺来不及回收右手,只得用左手里的短刃棱刀迎接。可是,阿鼻废僧哪肯再给对手刺中第二次,只听得“哗啦”一串锁链响,一条白花花的亮光,叭地抽在凋魂门螺的右臂。

    那条已被雨水淋刷的光亮如镜的“挂肉罪鞭”,登时挂满了细碎的布条和血肉,而凋魂门螺的右肩上,无数红枣般大小的肉眼儿,开始滋滋冒血。

    她被阿鼻废僧这招右脚蹬踹、左手借闪避而乘势抡鞭的攻击打中了。这一男一女,一个头朝上,一个头朝下,一个以双脚主攻,一个以双臂主攻,两个恐怖杀手,一时间打得难解难分。

    凋魂门螺心中也慌,因为她只能跟阿鼻废僧死磕,无法再能轻易逃开这一对二的不利厮杀。

    播月手里握着的那杆大杀狙,时刻等待着她与阿鼻废僧从难解难分中拉开距离,以便一枪将凋魂门螺打成两半儿。

    由于索道弹力十足,加之两个凶悍的杀手坠挂在底下厮打激烈,怀抱巴特雷狙击步枪的播月,像跳大绳似的,身体一起一伏,总是无法准确瞄准,无法一枪击碎凋魂门螺的那只挂在麻绳网上的脚踝。

章节目录

人性禁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破禁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三百五十五章:倒转天地的厮杀,人性禁岛,笔趣阁并收藏人性禁岛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