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了还不到十多分钟,突然感觉脚下的索道,再次出现对抗性摇晃。我心头一缩,料想前面那浮动的白色水雾里,可能又要有一个海盗跑过来。

    我四下一望,除了再回到树冠上,别无其它地方躲藏。我快速闪避,身体刚蹲稳在树冠,就见缭绕的水雾之中,一个抱着svd狙击步枪的家伙,惶恐不安地向前跑着。

    这个家伙是海魔号上的海盗强兵,他不断地回头后望,仿佛身后的迷雾里,面正有一头怪兽在追咬他。

    我清楚地记得,昨天悬鸦钓那条大旗鱼时,跑来送捞网的家伙就是他。

    他的肩膀上,给人划出两条肉翻的血口子,而且还有只耳朵,像被什么利器啄去了一半。我立刻明白,那片缭绕浮动的水雾里面,还有一个家伙快要出来。

    我掏出了一只手枪,静静蹲在滴水的树枝里等待,当这个半只耳朵的海盗强兵,从我脚下跑过时,一个脸上蒙着一块儿墨色渔网的汉子,渐渐地出现了。

    这家伙头戴一顶八角迷彩帽,左臂立举着一把5狙击步枪,看那副杀气腾腾的架势,仿佛在追一只受了伤不会跑远的猎物。

    那家伙的背上,披着一张类似藤萝的伪装网,一条较长的枪管,从他脑袋后面斜支出来。

    我很清楚,他是个双狙杀手,那背在身后的步枪,正是和我背后的步枪一模一样的超远程猎命枪:巴特雷。

    并且,在这家伙的腰间,还挂有一条黑色狗链,随着他不断走近,我定睛细看过去,那更像一条短马鞭。然而,那条鞭链上,却挂满了无数狼牙般大小的倒齿型弯刃。

    播月我已经见过,如果这个装束奇特,不像普通海盗的家伙也是八大传奇杀手中的一名,那他只能是阿鼻废僧。

    此时我才明白,已经跑过去的海盗强兵,两只肩膀和一只耳朵为何伤得惨不忍睹,想必定是给阿鼻废僧那“挂肉罪鞭”给抽上了。

    我心下大喜,这可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周围云雾缭绕,二十米开外,任何视线别想透视过来。

    此时此时,我无需支付任何智力和武力,只要等这个跻身八大传奇的杀手一走到我脚下,我手里的fn57手枪,便是啪地一声响,在他脑心钻个窟窿。

    然后,我只需跳下树冠,将他的尸身抛进恐怖的望天树世界底层,天知道这名悍将杀手怎么死的,死到哪里去了。

    乌黑苍劲的fn57手枪准星,透过窸窸窣窣的翠绿枝叶,瞄准在阿鼻废僧的脑门儿上。

    耳旁的霏霏淫雨,如烟如珠似的挥洒,在这个等待枪毙阿鼻废僧的短短过程里,我几乎听到了自己的心跳。

    “过来,过来,阿鼻大神息怒了,这淅淅沥沥的雨声,是他在对你召唤,回去的路就在这片森林的底下……”我心中默默念诵,低吹着灵魂深处的杀戮号角。

    突然,从我脚下走过的那个海盗强兵,竟然硬生生地倒退回来,如时间倒流一般地,再次从我脚下反演了刚走过的。

    我顿时明白过来,忙斜转眼角余光,往这个海盗强兵的前面望去。索道的另一端,一个同样蒙着面纱的女人出现了,只看那双冷艳俊秀的眼睛,便感觉心口正被一种什么力量魅惑着倾斜过去。

    “可恶”!我两排后槽牙恶狠狠地一咬,心下愤恨不已。播月竟然在这个空挡出现,我若再对阿鼻废僧下手,那个北美洋妞必然会看在眼里,而且多半会与我厮杀起来。

    倘若与这个女人打斗,最后能保证宰了她,我倒也不在乎什么,怕就怕给这个女人跑了,此事一旦传入命中水的耳朵,芦雅的安危就大麻烦了。

    “啊!啊!不要杀我,我是被胁迫的,我愿意到你们的海盗船上,做牛做马一辈子,我不收一点报酬。不要杀我,好吗?好吗?呜呜呜……”

    肩头伤势很重的海盗强兵,见自己突然给两个怪异且出手如电的家伙拦在了索道中间,这会儿可真是上天无路、入地无门了。

    “呜呜呜,呜呜呜……”阿鼻废僧见那个海盗强兵被吓哭,便也学着对方的样子,呜呜哭泣。

    但我能清楚地看到,阿鼻废僧那双如枯木偶似的眼睛中,激涌着淫淫杀意。

    播月身体挺得笔直,一步一步地像求生的海盗强兵逼近,阿鼻废僧缓缓放低了手中的5狙击步枪,左手慢慢去抽那根儿挂在他腰间的锋利短鞭。

    “跳下去吧,别等着他抽你,那样会少很多痛苦。”播月一边笑嘻嘻地说着,一边拉动了手中的狙击步枪的枪栓。

    我看得是一清二楚,此时的这个海盗强兵,虽然像个落汤鸡似地站在杂乱的降雨中,但他裤子底下,已经失禁的小便却异样地哗哗流了出来。

    “哇哇啊,哇哇啊,啊……”这个海盗强兵,惊恐万状地朝身后一望,见阿鼻废僧又要举起那条寒光森森的鞭子朝自己肩头打来,他再也承受不住这种残忍和恐惧,索性将满是泪水的眼睛一闭,将挂满鼻涕的嘴角往后一咧,高喊了一声纵身跳下索道。

    “砰”,那具像青蛙跃起来入水似的海盗身子,刚飞起到最高点,还未来得及下落,腰椎中间便给播月的步枪打了一个血红的窟窿。

    海盗强兵的头和脚,两头向上同时一翘,整个儿栽进了厚厚的水雾之中。那一瞬间,真如天界的某个大仙投胎到凡间。可是,我蹲在树冠里面,却看的触目惊心。

    播月和阿鼻废僧,两人正一齐低头去望那具下落的尸身。突然,却见左侧浓浓的水雾之中,飞来一个身形矫捷的女人,左腿膝盖直击阿鼻废僧的后脑勺。

    我霎时看清楚,从水雾中突然攻击过来的杀手,正是凋魂门螺。

    原来她一直在尾行追随着阿鼻废僧,等到距离相差不远时,为了避免索道颤动给对手察觉,这个身法矫健的缅甸杀手,便用钩山绳索在树冠之间飞窜,意图包抄干掉阿鼻废僧。

    可是播月的出现,却也是凋魂门螺万万没有想到的。

章节目录

人性禁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破禁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三百五十四章:摔向地狱门的胎,人性禁岛,笔趣阁并收藏人性禁岛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