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时已经接近下午三点左右,只要再过三四个小时,黄昏就会来临,到了那会儿,即使飘荡在岛顶的那些阴云,化成雨水倾斜下来,光线也不会再亮起来。

    我目测一下眼前的这座谷岛,找不到可以轻松翻爬上去的岩壁,只好踩着那些树枝,和凹凸的石面,直线往岛顶攀去。

    背上淋着密集的雨点,腹下滚淌着岩面上端倾泻下来的积水,我磨得牙齿各各作响,三爬上两滑下地坚持着、摸索着,终于攀上了岛峰。

    一个犹如瓦盆似的大山谷,郁郁葱葱长满了植物,飘渺游荡的水雾,像疲软后落下来似的,看上去再也浮升不起来。

    我蹲在一簇矮树冠底下,左右看了看四周的情况,发觉光线依旧很暗,可以很好的掩盖自己的活动。

    现在,我要以最快的速度,穿过这座谷岛,潜入最南面那片岛屿,去保护杜莫那个家伙。可能的话,趁机干掉恋囚童。

    为了缩短距离,我必须直线切过盆谷,从岛屿的另一侧翻下去。

    当我顺着陡峭的谷坡往下跑时,只觉两只膝盖杵得格外别扭。忽然,感到一脚踩空,犹如从悬崖上坠跳下去一般。

    幸好另一只脚尚未抬起,才能在栽倒摔下去一瞬间,猛然发力向前一跃,犹如矫捷猿猴似的,促使身体窜起,双手哗啦一下抓在了悠悠晃晃的树枝上,使原本将要跌下去肉身,悬坠在了半空。

    我急忙低头,往雾气缭绕的脚下看,刚想松手跳回到谷壁斜面上,可心窝里却嗡地往后猛抽了一下,惊出我一身冷汗。

    凌空的双脚下,根本不是我想象的那种大树离地面岩石二三米的距离,那简直就是万丈深渊。

    我由于内心急切,同时对地形了解不足,竟然险些从被枝叶和水雾遮掩的断崖截面踩下去。

    凝聚在脊背上的恐惧尚未消退,我便急忙蹬拽,往大树冠里面爬。这会儿若是手里的枝条断了,那我整个身体上的骨头,会跟它一样。

    爬到树杆粗壮的位置,我惊魂才稍作平静,摘下挂在腰间的钩山绳,往树冠外侧抛去。沉重的铁钩,嗖地一声,扯着圈套在我手里的绳子,没有止境地落了下去。

    我心下更是骇然,这根绳子少说也有五十多米,我用手抖了一下,竟然还能感觉到悬钩的晃动,这说明钩子仍然悬在半空,没有触到底部。

    到了这会儿,我才彻底明白,眼前这片像群花怒放一般翻涌上来的大树冠,应该就是热带望天树,世界上最高最大的植物。

    我快速收敛钩山绳,脑子里思索其它前进的办法,四周这些望天树,普遍高度大都在六十米以上,山谷最高的那一片,可能已经超过了八十米。

    我忽然感觉,自己刚脱离了苦海,却又掉进了植物王国,而且,这是我人生第一次感到,植物原来也能给人带来恐惧。

    此时此刻,若想利用钩山绳荡回山壁,从岛峰边沿绕到对面,绝对行不通的。那些繁密的植物里面,恐怕还埋伏着不少狙击手。

    而且,播月刚才已经现身,即使不与她遭遇,可万一与其它几名敌对的名将杀手撞见,自己必是凶多吉少。

    我牙齿一咬、心一横,抡起手上的钩山绳,朝相邻的一棵大树冠跑去。由于这些热带树枝水分多,木质较为脆嫩,所以,我不敢真得像狐猴子似的,直接张开四肢往上扑挂。

    铁钩挂住相邻十五米远的一朵大树冠之后,我用力扯了几下,感觉拉力很稳很结实,又检查了一下身上的装备,双手才拽着绳子踢荡了过去。

    弥漫的水雾,冲撞得我脑门湿漉漉,我只觉得耳旁呼呼生风,脊骨里面的血液,也开始了倒流。

    若是能看到脚下的深度,倒也不怕什么,恰恰这种看似地面就是脚下二三米处、实则却六七十米深的高空,更为令人不寒而栗。

    我扯拽着钩绳,一棵树接着一棵树,一朵树冠接着一朵树冠,时快时慢地往前荡跳。

    感觉自己快要到达岛谷中部时,前面却隐约出现一条索道。在这白雾缭绕、漫天撒雨的植物世界,看到类似旋桥梯般的索道,恍惚中有了一种身处天上人间的感觉。

    但我心里清楚,只要头顶的阴云略略消散,伪装在四面谷壁上的狙击冷枪,随时都可能将我击落。我宁愿相信,自己是在地狱的世界。

    利用钩山绳的摇摆,我很快荡到了那条由麻绳网和木板组成,高架在树与树之间的索道。

    这条索道,距离谷底至少五十米以上,呈s波浪型往岛谷南面延伸而去,具体通往哪里,我一时还无法看清。因为,此时的能见度,最远只在二十米左右。

    不过,利用望天树上的索道往前行走,确实比我像人猿泰山似的那种办法快了很多,但是这样一来也有风险。

    因为这条索道年代久远,看上去荒废了几十年,上面尽是些鸟粪和爬虫,铺排在麻绳网底下的木板,好多都给老鼠啃出了大大小小的窟窿。

    我手里提着绳子,以便突然出现意外时,可以抛飞铁钩自救。迎着潮湿冰凉的山风和水雾,我小心谨慎地,扶着索道往前轻脚小跑。

    此刻,心中才惊叹出了一口气:“这么险峻僻生的山谷,那些突然埋伏上来的海盗强兵,不知有多少摔死在这些望天树下。”

    耳朵两侧,依然是哗哗作响的落雨,这仿佛挤满世界的嘈杂声,宛如葱花放进了热油炝锅时的煎炸声。

    跑着跑着,我扶在麻绳网兜上的手,忽然感到些丝对抗性的摇晃,虽然依旧看不清楚前面,但我能意识到,好像有什么活物,也附着在索道上,正朝我的方向小跑而来。

    我快速抽出一把锋利的匕首,左臂抱住身旁的一棵望天树主干,右手刀尖啪地一下扎刺进树皮,致使双脚缓缓离开了坠沉的绳网索道。待我双腿一夹紧大树,便如蜥蜴似的,嗖嗖爬进了树冠

章节目录

人性禁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破禁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三百五十二章:吸食人肉的树界,人性禁岛,笔趣阁并收藏人性禁岛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