播月和凋魂门螺,绝非一般人的反应速度和身法,即便我用再快的速度,在短短的一致三秒中,连续打出两颗致命的子弹,也无法保证第二颗能够命中对手。

    因为,无论先射杀播月还是凋魂门螺,她俩之中的第二个女人,一定会急速逃开,窜进浓密的枝叶后面消失掉。如此一来,我便又要和一名八大杀手结怨。

    凌空后仰中的凋魂门螺,眼神异常的犀利,她已经看到播月那两把寒光闪闪的月牙割刀,便将双脚猛得一缩,握在右手里的竹管楞刀,欲要投掷而出,甩鞭梢儿似的抛向对方。

    播月急收剪削出去的两把割刀,想要格挡掉凋魂门螺掷来的楞刀。可是,凋魂门螺手里那把锋利獠长的楞刀,未必脱手,那只是一个吓退敌人的假动作。

    凋魂门螺肩膀落地后就势一滚,轱辘进繁杂的枝叶后面,不见了踪影。播月并未再度跳上去追击,她反而身体一矮,也急速藏进了枝叶后面。

    我瞳孔紧贴在狙击镜后端,观察着她俩的一举一动,看看这两名杀手肉搏时,会使用哪些诡异的招数。

    但是,这两个家伙,宛如从枝叶底下蒸发了似的,再也看不到任何蛛丝马迹。刚才骤然加急的雨水,到了这会儿开始慢慢减弱。

    四面岛屿之上,仍然回响着激烈的步枪猎杀声,我抬头望了望灰蒙蒙的天空,头顶撒下来的光线,亮度依旧太高,我还不能冒险展开自己的行动。

    凋魂门螺为何要偷偷跑上那座低矮的盆地谷岛,我一时无法想明白,但见她与播月交手,似乎可以看出,两人的心思都不在对方身上。

    我拽过包裹,从布袋里抠出一些晒干的虾仁,塞进嘴巴慢慢咀嚼起来。虽然嘴里吃着东西,眼睛却不敢闲着,依旧不断搜索刚才播月和凋魂门螺打斗的区域。

    那片被层层白雾笼罩的岛谷,上空的水汽似乎开始下落,不断地往低空浓缩和遮盖。我本想趴在这座岛屿上,挨到傍晚时分,好趁着夜色跑下去,潜入最南面那片岛屿。

    可是,听着漫山遍野闷响的狙击猎杀声,心中甚是担心杜莫。我不住地侧头,往大海的东面看,希望那一*墨色的阴云,能快点被海风吹过来。

    嘴里的食物,丝毫嚼不出滋味儿,我此时的内心,宛如一大蚁团在包着啃咬。

    头两侧滴着水点的枝叶,忽然给岛风吹得瑟瑟抖嗦,眼前潮湿灰白的空气中,光亮度下降有了明显走势,仿佛月食到来的那一刻。

    那一*厚黑的阴云,终于从海面上空吹上了到岛屿,和缭绕的白雾缓缓交融,最后纠结在一起,好似增加了重量,不再任由海风吹动。

    我慢慢抬起双眼,望着突然间昏暗下来的坠雨天空,嘴里默默念道:“上帝啊上帝,你终于肯把仁慈的面孔侧过去,血腥的地狱可要开始它的盛宴了。”

    “咔咔”我扳回狙击步枪前端的两条支架,嗖地从卧趴的枝叶下窜起,借助阴云笼罩下来的黑暗,如脱缰悍马一般,奔腾起伏在层层的绿色波涛之间。

    “嘣”!一条撕裂万物的赤色火线,在我双脚腾空跃起的瞬间,被我急速侧扭的前身甩射出枪管。嘶嘶尖鸣着的弹头,贴低在茶树一般高矮的葱翠植物上端,啪地钻进一个海盗的耳朵里。

    在我双脚落地的瞬间,尾映在狙击镜孔中的画面,可以将火线尽头爆出的那片血红,通过视网神经反馈进大脑。

    双脚再度提速,飞快弹跳着向前疾奔,继续跑出三十五米的距离时,我又一次腾空跃起。

    “嘣”!同样一条赤色火线,窜出了枪管儿,t型准线锁定的世界尽头,宛如一杯乳褐色豆浆中间,忽然泛起一股猩红的漩涡。

    “嘣,嘣……”我一边沿着岛屿山脊往西南奔跑,一边凭借印在脑子的记忆,把七个伪装在我四百米之内的海盗强兵,统统射杀掉了。

    无论这些海盗兵隶属海盗真王,还是隶属杰森约迪,只要有可能看到我行动轨迹的活人眼睛,我就会在他面前摆出一扇地狱的大门。

    我不断的往岛屿中部奔跑,顺着那条斜生在岩壁上、类似于天梯的石面,一直跑到岛屿的半腰,才将抱在怀里的狙击步枪背挎到身后,抓着胡乱生长的树枝往下爬。

    “哗,哗哗,哗呼呼……”浩瀚浮动的海面,不断撞击着岛底的礁石,溅飞起无数细碎的浪花,使人分不清楚雨水和海水,到底是从天上降下,还是从海面迸上。

    凋魂门螺悄悄潜入的那座谷岛,此刻仰视过去,已经若隐若现,宛如浮动在牛奶里的一块黑面包。我再次抬眼望了望天空,密集豆大的雨点,带着刺骨的凉砸在脸上,痛感直入心窝。

    四周依旧阴暗的可怕,这种可怕不在于它有多少亮度,而是那种光明仿佛将要永远在世间消失一般的可怕。

    我掏出一只安全套,快速罩封住枪口,然后纵身跳入摇撼鼓动的海水中。一股似乎可以凝结血液的凉,如电流一般,霎时遍及到了全身。

    我深吸一口气,双腿并拢成豚尾,利用腰杆带动躯体,双臂扑打分水,以快速的蝶泳游向对面岛屿。

    整片查戈斯岛屿之上,那漫山遍野闷响的射击声,此刻已经很难再听到。一是雨势过大,嘈杂的水声掩盖了枪声;二是光线骤暗,缩短了狙击射杀的视野。

    我大口呼吸着,大口喷啐着苦涩的海水,感觉身体就像一片柳叶。这是一种从来都没有过的对渺小的恐惧,波汹滔涌的海面,颠簸震荡着我,毫不顾惜我的五脏六腑。我几次被十米多高的浪头压下去,险些游不回水面。

    在冰冷刺骨的海水中,足足挣扎了半个小时,总算精疲力竭地趴在了一块儿露出水面的礁石矮墩上,犹如青蛙抱在树杆上那样,再也不想折腾半分气力。

    哗哗的大浪头,挟持惨白的水花,不断倾泻在我的后背,歇缓了不到十分钟,我总算一*坐在了谷岛的山脚下.

章节目录

人性禁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破禁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三百五十一章:侧过脸去的上帝,人性禁岛,笔趣阁并收藏人性禁岛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