杰森约迪召开的会议结束后,我心事重重地回到了睡舱,伊凉和池春见我归来,两人都很高兴,我把大船要去的地方,告诉了两个女人,她俩似乎还不知道,那里将会发生怎样的一场恶战。

    掏出一盒最好的狙击迷彩油,我将伊凉娇嫩的面孔,甚至她的脖颈和手指,毫无一处遗漏地涂抹上了伪装保护色。

    池春是个喜欢胭脂和水粉的艳丽*,开始时,她见伊凉被我涂成了一副黑黝黝的花猫脸,令人看了哭笑不得,池春有些不情愿,不愿自己也被我抹成一副那模样。

    我一把掏过池春的腰肢,将她揽进怀中,用沾满迷彩油的拇指,在她俏丽的脸上按了几下,她最后拧不过,只能在我胸口娇气地捶了两下,便不再执拗,任凭我细细给她描绘。

    给两个女人抹好伪装油彩,她俩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争相指笑彼此的怪模样。

    芦雅没和我们在一起,我心里很难过,但也很清楚,这也许是,我和伊凉、池春在一起的最后一次欢笑。一旦踏上那片地形和敌形空前复杂的群岛,是生是死就难由自己掌握了。

    我让池春拿给我一面镜子,伊凉将镜面举在起伏的胸脯上,乖乖地站到我面前。我将自己鼻尖儿以上的面部,绘成了半张马头,鼻尖儿以下,涂成了兔嘴模样。

    当我扭过脸,想找一把梳子的时候,伊凉和池春却有些反常,纷纷向后倾斜身子,仿佛要躲开我似的。

    “这是什么?看得我有些怕。”池春凝住的粉黛,有点略略的**。我没有回到,只冷冷地说了一句:“给我找一把梳子。

    伊凉连忙递给了我一把木梳,我在铁盆里蘸了点清水,便开始梳扎凌乱的长发,将它们编成三条辫子。

    眼前的两个温柔女人,她们不知道,当我的脸上,再次出现这副怪异的图腾,零散披挂的长发,再次扎出三条尾巴,便是我又一次爬回炼狱,揭开杀戮封印的时刻。

    我拉过伊凉温暖的小手,把一张写满柬埔寨文字的纸条,轻轻放在了她的手心。

    “从你父亲把你托付给我的那一天起,我们虽然没能过上一天远离饥饿和死亡的日子。可是伊凉,你看看竖在你身后的步枪,摸摸我绑在你腿上的锋利尖刀。你已经长大了,它们比我更能保护你。有时候,自由比活着更重要,你要试着放开那些恐惧。”

    伊凉虽然年纪尚小,可她非常聪慧,听完我的话,两行热烫的眼花,簌地滚落下来,一头扑扎进我怀中。

    池春似乎意识到了问题的严峻,她脸色有些煞白,饱含秋波的明眸,极为不安地望着我。

    “若是回不到日本,你就找个海盗嫁了,若是海盗对你不好,你就把他杀了,自己抱着孩子上天国。”池春也扑进我的怀里,呜呜咽咽地哭起来。

    “我不要再回日本,你就是我的男人,就是孩子的父亲,你不可以出事。”我轻轻扶起池春抽泣的脊背,对她冷冷地望了一眼,转身离开舱室。

    甲板上的暴雨,还在噼里啪啦地倾泻,集结出发的哨子,从乱雨昏蒙看不见人的甲板尽头传来。

    我穿在身上的黑色雨衣,被雨点崩砸得油亮,耸了耸背上的包裹,便提着长长的巴特雷狙击步枪,朝投放快艇的位置走去。

    现在的时间,大概是凌晨四点,海魔号的航行速度很快,那片广阔的查戈斯群岛,应该就在东侧黑漆漆的风雨中。

    “追马先生,追马先生……”我刚从绳梯上爬下,双脚未在快艇上站稳,就听得其余几艘快艇之上,传来杜莫兴奋的喊叫。

    我撩起额前的雨衣,看到杜莫居然和恋囚童上了同一艘快艇,而我的身后,却站着一个给雨衣裹着的阴森森的女人。

    此刻想来,确实让人无耐,杜莫这个憨头憨脑的黑人小伙子,跟了我这么久的时间,又从我手里拿得一大摞欧元,他现在,对我确实有了几分友情。

    可看他那副一无所谓、乐滋滋的样子,大家仿佛是去攻占一座空岛。恐怕,这个肥壮的科多兽还不清楚,此次行动将会遭遇何等恐怖的强敌。

    我对远处的杜莫,打了一个复杂的手势:你,保重。杜莫又绽放出那一口似乎雨夜也无法遮盖的白牙,对我回了一个手势:你,也保重。

    快艇的马达发出笃笃声,呈三角状向东急速驶去,海魔号此次下放的快艇,将近三十多艘,每一艘快艇之上,分别配备了五名海盗强兵。

    迎着激烈的降雨,快艇犹如觅食的鱼群一般,在哗哗作响的漆黑海面上,渐渐散进了一片黑乎乎的群岛。

    一座座宛如山坳似的礁石岛,既错综复杂地连接在一起,又被浮动的海水分割的四分五裂。

    虽然尚看不清楚这些岛屿的轮廓,但已经可以感受,岛上那股热带草木的森森厚重。

    其它的快艇,像纷飞的麻雀扎入树林,各自开进不同的位置消失了。我所在的快艇,又往群岛深处驶了十几分钟,便缓缓挨靠在了一座类似海上城堡的山脊型小岛。

    凋魂门螺背上了她的包裹,咔嚓一声提起狙击步枪,对我哀婉地说了一句:“跟我走。”

    我将手里拎着的狙击步枪挂在背上,和凋魂门螺一起,往七十五度倾斜的石壁岩面上攀爬,希望在天亮之前,及时潜伏进岛顶茂盛的树木之中。

    看着攀爬在头顶上的凋魂门螺,我心中不免有些失望,恋囚童昨日将我叫到甲板下,转告了杰森约迪的任务指示,可是现在,那个家伙却又和杜莫搭档在了一起。

    所以,我上了查戈斯群岛之后,第一个要弄死的人,便很难再是恋囚童。

    悬鸦这个家伙,一定预料到了我的想法,他当然不希望,恋囚童这种强悍的合作对手,有可能是那么个死法。

    我和恋囚童,先前被分到一组的计划,如果出现改变,一定是悬鸦对老船长说了些什么。于是,老船长让杜莫来做替代的炮灰,充当那个杀人杀红眼的家伙的**引靶。

章节目录

人性禁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破禁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三百四十七章:揭开杀戮的封印,人性禁岛,笔趣阁并收藏人性禁岛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