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到甲板之后,我先是站在船舷思索了一会儿,根据恋囚童所讲,细细揣摩现在的局势。

    这艘海盗大船,完全不是我刚离开海魔号时的样子了,就目前来看,唯一具备实力,且敢进攻海魔号的海盗,只有索马里水兵,或者是海盗真王。

    我若想多几分活命的希望,就不得利用好身边的一切可以利用的资源。九命悬鸦在分得沧鬼那笔财富之前,他是船上唯一一个最不希望我出意外的杀手。

    十几个粗壮彪悍的海盗兵,正光着汗涔涔的膀子,站在直射的阳光下撒网捕捞。

    鱼腥味儿越来越来浓烈的甲板上,不时落下几只海鸟,啄食那些随网粘黏上来的小珊礁鱼,或者雕凿那些零散在甲板上的虾蟹身上卡折了的触角和碎肉。

    杰森约迪拿在手里的那张图纸,多半是将要遭袭的情报,倘若恋囚童接到了作战任务的安排,悬鸦一定也接到了另外的安排。

    比起恋囚童,悬鸦更是唯一一个知道最多内幕,且会额外告诉我一些情报的人。

    我见其它海盗都在忙碌这场外松内紧的战备,没什么耳目注意我,便下到甲板去找悬鸦。

    此时的悬鸦,其实也正想找我,他刚才上到甲板,爬到高处的横杆上瞭望,可能就是想找个机会,告诉我一些事情。可是,恋囚童的突然出现,让他暂时没来得及与我接触。

    刚走到二层廊道的一半,悬鸦却像早已等着我似的,提前向我挥了挥手,并将一把钓海鱼的摇竿儿递给了过来。

    “呵呵呵,追马先生,走走走,陪我一起去垂钓,难得清闲的好日子,先享受一把再说。”

    我语气稍微用力地说:“不了,我还有要紧的事做,你自己玩吧。”

    悬鸦非常聪明,听出我是在和他演戏,是在提防给其它海盗察觉,我与悬鸦之间存在一种默契。

    “能有什么事?比陪我悬鸦垂钓更要紧,走走走,看我给你钓一条青鳞巨旗鱼。”不由我分说,便被悬鸦硬生生地拉回了甲板上。

    两人坐在空旷的甲板尾部,也不用担心隔墙有耳,在阳光底下,说不能见光的事儿,可比钻到甲板下,窃窃私语好得多,如此更不易给人看出什么破绽。

    “我刚见到了恋囚童,他可真是一副凶神恶煞。”我将鱼钩用力甩进蔚蓝的海水中,首先对悬鸦开口说到。

    “呵呵,可以理解,他刚死了孪生哥哥,心情自然不爽。”悬鸦毫不在意地回答。

    “沧鬼大船的事儿,恋囚童好像也知道,他问我有没见到宝箱,问我那种一翻开箱盖儿满眼尽是璀璨闪光的宝石,像捧大米似的捧起一把在手心儿里是何感觉。看他那样子……”我话说一半,便不再继续说下去。

    “哦?真得!哎?哎?我说追马兄弟,真有那东西啊?你见了?”悬鸦缩着脖子,四下瞄了几眼,忙略微倾向我,小声问到。

    “只要我在,梦就在。”我冷冷地说。悬鸦何等聪明狡诈,他自然听得出我的意思。

    只要我追马不死,那笔财富就有被抛出来的可能;若是我追马有何不测,那白花花亮闪闪的宝石,就永远和碎石、乱草埋在一起,谁也别想发掘它的价值。

    那座荒岛如此庞大,我的记忆是唯一的藏宝地图,只要我不开口,任何想翻遍荒岛找到那笔黑金财富的人都是妄想。

    “哎呀!啧啧,好,好啊,好兄弟。”悬鸦虽然蒙着脸颊,但我仿佛感到,这家伙的嘴角,已经淌出了口水。

    “唉!”我长长叹了口气,显出一脸的凝重。“追马兄,有什么心事?尽管倾诉,我悬鸦能帮之处,必然是不遗余力。”

    迎着轻柔的丝丝海风,我抬起头望向了远方。“这几天就要爆发一场激烈的海盗大战,可我还不清楚敌人是谁,面对的劲敌,又是何等厉害的角色。所以,心里甚是没底啊!”

    说罢,我一脸苦笑地摇头。“呵呵,呵呵。”悬鸦见我如此,知道我的意思,忙释然笑道:“追马兄,我悬鸦从不关乎别人的生死,若换做平日,我只管杀人,然后领了佣金走人。不过现在嘛,咱们交上了朋友,我就不得不破例了。”

    我没有说话,耳朵却像野兔似的支楞起来。“这场厮杀的起因,可说来话长。”悬鸦拽回了鱼线,又重新用力甩的更远,他想了想说到。

    “咱们*坐着的这艘大船,当初可是独霸印度洋的海盗王之船:海魔号。现在的老船长,也并非真正的海盗统领。人嘛,有了丰厚的财富之后,便把个人死生看得很重。”

    很显然,命中水冒充悬鸦时,也曾对我提到过这些,现在想想,命中水的话语,确实是虚虚实实,令人难辨。

    不过,听眼前的悬鸦如此一说,至少海盗争权这一点,是可以相信的,悬鸦和命中水是两个仇人,他俩不可能统一了口径来骗我。

    “所以呢,海盗真王好像感觉到了什么,便提走了船上一半的财富,隐匿到了索马里。另外一半财富,仍然留在船上,以便用来压制印度洋海域内其它海盗的兴起。”

    命中水当初在毛里求斯时,对我说海盗真王只提走了船上总财富的一小部分,这与悬鸦此时所讲,便有了出入。可是,这些对我不重要,也不关乎我的目的。

    “直到前几天,老船长才收到消息,原来,他一直想极力拉拢的新兴海盗:索马里水兵,竟是海盗真王为了重新夺回海魔号而暗中运作扶植起来的一支海盗势力。而且,这几年多的时间里,索马里水兵也由过去的直接抢夺货物变相成了挟持勒索,他们的经济实力,快速积累到了不容小觑的程度。”

    种种迹象表明,现在的海魔号上,这个被称为老船长的家伙,真得把海盗真王给撬了,而且是打算让海盗真王在世上永远地消失。

    对手毕竟是海盗真王,那家伙当然不会坐以待毙,等着这个和自己形貌相似,而且是自己亲手托给他管海魔号的傀儡给置己于死地。

    看来,这场暗中运作的海盗真王大反击,几日便会冲袭上海魔号。

章节目录

人性禁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破禁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三百四十三章:船尾的两个钓者,人性禁岛,笔趣阁并收藏人性禁岛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