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到太阳完全跃出海面,斜射到整张甲板上的时候,船尾才走来一个海盗,告诉我去见杰森约迪。

    伊凉有些不舍地松开了我的手,我告诉她不要担心,等我不在船上的时候,你要学会生存,做个勇敢的小海盗。

    安慰着这个眼角湿润的小丫头,我的双手却在不经意间,捏了捏挂在*后面的两把fn57手枪。我想,这可能是我最后一次,抚摸到温柔的伊凉了,一会儿进了船舱,是生是死便见分晓。

    跟着那个左脸颊带疤的海盗,我从甲板尾部下了舱室,沿着廊道不断朝里面走。

    前面这个带路的海盗,身上并未携带任何武器,我眼角的余光,时刻警惕着两侧,尤其是那两个八大传奇里的家伙。

    杰森约迪是个狡猾另类的老鬼,我不得不提防,没准他杀人之前,总是先让人感受到天堂,接着再把人忽地摔进地狱。

    这种阴损手段,可比将人直接丢进地狱残忍的多,当然,对实施者来讲,也解恨的多。所以,凋魂门螺没在布阿莱公寓做掉我,也未必就能说明,杰森约迪还不打算杀我。

    此时此刻,只要察觉出这帮家伙埋伏了捕杀我的陷阱,就别怪我释放出全部的杀戮本性,即便注定不能活着走回甲板,也要多杀几个算几个。

    进了一间幽暗的仓库,只听得“啪”地一声,顶棚和四壁上,数十只三百瓦的白炽灯大亮,顿时晃得人瞳孔发白。

    我即刻虚眯眼睛,保护视线不出现中断,仓库的对面,出现一个坐在摇椅上叼烟斗的老头。我知道,此人就是杰森约迪。

    这家伙虽然叼着烟斗,手里却捧着一张图纸,仿佛正要开灯阅读时,我突然出现在了他的眼前。

    此时,我的手心已经冒汗,身上的肌肉不断**,胳膊总想带动手指去拔枪。杰森约迪这个老家伙,全神贯注地盯着图纸,好像看不到眼前的我。

    我眼角两侧的余光,开始往整个仓库四周扫描。忽然,只觉得头顶上方,猛地灌下一股凉风。

    再想仰脸观看,明显来不及了,便将站在木板上的两只脚掌,往左急速齐斜,双腿随即劈叉拉开,带动上身嗖地一声下沉。

    在这电光般短促的瞬间,我翻起的眼睛已经看清,两只寒光森森的刀爪,直冲自己脑心挖来。

    单凭那股迅疾的劲风,便能预断出爆发力产生的破坏性,若反应慢了被击中,可不只是抓掉一块头皮肉,头盖骨会被整个掀开。

    利用和对手同时下坠的相对距离,我的两只胳膊,就像蝴蝶式捕兽夹被触动了机关,猛地抬过头顶,将那操控铁爪的两只手腕攥住。

    同时,腰背瞬间聚力,要把这个偷袭的家伙,活活拍砸在地板上,震碎五脏,爆出肝肠。

    可是,忽然感觉对方身体一软,先前垂直俯冲的攻击力,瞬间卸掉不见了。那被我凌空摔下来的身体,眼见就要与地板接触,却嗖地蹬过两条腿,盘龙在我的腰间。

    “哼哼哼哼哼……”这个尚未被我看清面目的家伙,嘴里突然发出一串阴笑,慎得人浑身鸡皮疙瘩直开花。

    我牙齿一咬,露出凶狠狰狞的面目,将攥在手里的两只腕子,霸王开弓似的往两侧一拉,迫使对方上半身往自己怀里投来,对准那个蒙脸家伙的鼻梁骨,用额头发狠地击撞上去。

    然而,对方却轻盈地将头往右侧一歪,宛如一条从树上甩头下来的巨蟒,直奔我的左侧脖颈贴来。

    我忙将前倾的脑袋向左侧抽甩回来,当地一声闷响,俩脑袋结结实实地碰撞在一起。虽然也震得我眼冒金星,但至少,没让这家伙在我脖颈上撕咬下一口肉。

    被我死死掐住腕子的两只铁爪,上面灵动着十个如手术刀般锋利的刀片,不断伴随操控者的十指勾动,发出“噌噌,蹭蹭蹭”的摩擦。

    那种惊人毛骨的声音,就仿佛磨石在锋利的镰刀上划过,只听得人后脊骨冒凉气儿。

    “嗯哼,嗯哼……”我心中的愤怒火焰,逐渐慢慢燃烧,凶狠的低吼,开始在喉咙里翻滚。

    这家伙的双手,宁可给他活活折断,也万万不可松开。因为,我一时没法将他摔飞出去,重新拉开架势再斗,那样的话,我小腿上的匕首便能抽出。

    可是,这家伙固执地用双腿盘在我腰间,就是不想给我抽刀的机会,而他那两只锋利的刀爪,总想往我肉里挖,倘若给这种东西扒一下,整片人皮便撕出五道血红獠长的深口子。

    趁着彼此短暂的眩晕,我向前倾压身体,试图将对方平盖在地板上,自己乘势并起双腿,一个山羊挺身,负带着这个死死盘在自己腰上的家伙站立了起来。

    与此同时,我真空收腹,提起右腿的膝盖,便往对方的尾巴骨上顶去。这个时候,他若再敢抽身弹开,非得将他两个蛋蛋撞碎。

    这招泰式刚猛的膝击,若将对方击中,估计他整根儿脊柱都要从后脑破壳而出。

    “stop!”那个坐在一旁,一直若无其事地看图纸的老家伙,突然喊出了一声喝斥。

    我知道,如果真对身上这个家伙下了杀招,自己多要遭受冷枪,击撞出去的膝盖,便霎时卸掉了力道。

    我原以为,杰森约迪制止我俩打斗,是想保护这个偷袭我的家伙。可是,当对方从我身上放下双脚,我才赫然注意到,那两只锋利的铁爪上,寒光闪耀的刀指,不知在何时已经变长了一倍。

    倘若我当时,真得将对方一腿击飞,自己两只小臂上的肌肉,非得给十只刀片刮割,变成了残疾。

    “这可是我的人,悬鸦先生,刀下留情吧!”坐在远处的杰森约迪清淡地说完,又漫不经心地翻转了那张图纸,若有所思地看起来。

    “哼哼哼哼哼……,老船长,何时弄到这么个宝贝啊!”那家伙一边猥琐地奸笑,一边脱掉戴在手上的利爪。

    听到“悬鸦”二字,我心头不禁一颤,原来命中水一直伪装成的“九命悬鸦”,竟然是他。

章节目录

人性禁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破禁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三百三十七章:掀人头骨的铁爪,人性禁岛,笔趣阁并收藏人性禁岛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