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莫慌慌张张地拿来了药匣,翻出碘酊、消炎粉以及纱布,用镊子夹住药棉,为我重新清理伤口缝合处渗出的血渍,仔细封包之后,并给我注射了预防感染的针剂。

    我安静地躺在软床上,两眼呆呆注视着昏黄的吊灯,心里说不出的失望与惆怅。“追马先生,您这是跟谁打架去了,衣服破烂成这副模样。唉!我给您拿一件新的换上,质量绝对过关。”

    杜莫说完,正欲转身离开,卧室内的光线忽然晃动了一下,沐浴完毕的凋魂门螺,轻如鬼魅一般站在了门口。

    “你坐车回海魔号的当夜,便有人潜伏进公寓,我追出去打了一天一夜,发现自己中了陷阱,才死里逃生跑回来。”

    虽然极度虚弱与疲劳,但我还是向杜莫解释,以便使凋魂门螺听到,打消她对我的疑虑。

    杜莫见那个女人一言不发地站在了门口,忙起身赔笑着说:“女英雄,您一路舟车劳顿,想必也乏得很,不如早些去休息。噢!对了,您还需要吃点什么,我下楼给您拿来。”

    面对杜莫的一番怯意与好意,凋魂门螺什么也没说,转而离开,回到了她选用的那间卧室。

    杜莫匆匆忙忙跑下楼,拿来一套崭新的迷彩套装。“追马先生,我们也是刚到公寓,这趟回海魔号,可是满载而归。杰森约迪从来没这么慷慨过,吃、穿、用的东西,允许我在货仓尽管拿,直到小皮卡装不下为止。其实,其实吧,我也是知道,这都是沾了那个女人的光,才享受到这种待遇……”

    杜莫自顾说了半天,见我始终面色冰冷,没有任何反映,他说着说着,也就觉得没趣,声音小到不再说什么。

    现在的杰森约迪,应该相信芦雅已经不在人世,而此时的我更是悲痛万分,他没肯让伊凉和我见面,便多送来丰厚的物质,作为变相的安抚。当然,那老家伙也是在讨凋魂门螺的欢心。

    躺了一个小时,我头脑略略清醒,杜莫并未离开,一直在身旁陪护着。我本想问他关于要人的事儿,可转念儿一想,这间屋子在我回来之后,尚未进行检查,是否藏了监听仪器还不清楚,所以,我便忍住不问了。

    “杜莫,你见到伊凉她们了?那些女人过得可好?”正在耷拉着肥脑袋打盹的杜莫,听到我忽然开口说话,忙哆嗦了一下,让自己警灵起来。

    “见了,见了,伊凉很好。嗯,吃得白白胖胖,在船上生活得也很自由,没风没浪的日子,天天可以到甲板上散步透气。芦雅去世的事儿,也没敢让她知道,免得伤心难过。”

    听到这里,我稍稍安慰,便又问了一些杜莫回到海魔号上的事儿,希望听出点端倪,利用卧床休养的时间,好好思考对策。

    “唉呀!这趟回去,可真是赚大了。您瞧我这件迷彩马甲,正宗的美国货,usa。”杜莫说着,竟然还歪起脖子,拽出衣领后面的标识给我看。

    我皱了皱眉头,杜莫告诉我,前些日子海魔号打劫了一艘出口服装货轮,到底抢了些什么好东西,他也不知道。所以,临来时,他顺手从仓库抱了几包做工讲究的军用服装。

    “最近吧,海魔号上劫持行动少了,船上那群小子闲得难受,便撒下大网可劲儿打渔。您是没瞧见,捕捞上来的那些鱼虾哦,啧啧,甭提多肥壮了,鲍鱼有乒乓球拍儿这么大。”

    杜莫说的饶有兴致,并向我比划鲍鱼的体积,我细细听着,根据这些捕捞上来的物种,推断海魔号距离沿岸的位置。

    “你们什么时候回来的?”我又问了杜莫一句。“咱们前后脚儿,小卡车刚开进院子,我就让那个女人先上来洗个澡,轻松一下。我自己呢,便去将那些卸在院子里的东西搬进来,这不,刚扛着一麻袋大螃蟹走上二楼,就听见三楼有动静,知道多半是您,和那个女人动上手了。”

    听到这里,我才放了心,难怪自己从窗户爬进来时,凋魂门螺一点没能察觉,想来她知道我也住在这间公寓。

    “噢,对了,您瞧我这脑袋。”杜莫一边懊悔地拍着脑门儿,一边起身往屋子外面跑。“怎么?”我急忙问到。

    “我给你拿好吃的,您一定饿了。”话音未落,杜莫人已跑了出去,随即传来噔噔的楼梯响。16k小说wαp.16k.cn整理

    没过一会儿,杜莫拎着大包小袋,笑嘻嘻地朝我走来。“您瞧,这螃蟹,还有这龙虾,一只赛过一只肥大,这要是来个油闷或清蒸,啧啧。还有这……”

    “好了,我伤成这样吃不得海鲜。”我打断了越说越兴奋的杜莫,他这才恍然大悟,一脸歉意地憨笑。“那您喝点啤酒吗?我从船上搬来了四五箱。”

    我摇了摇头,觉得外屋已没凋魂门螺的动静,便压低了声音问杜莫。

    “这个女人是谁?你们怎么一起来了?”虽然我知道这个女人是谁,也知道她此次赶来公寓的目的,但我还是问了问杜莫,让他说一些细节,也好自己心里有谱。

    笑嘻嘻的杜莫也突然警觉起来,朝门外望了望,忙凑到我耳根处小声说到。“我被杰森约迪训话的时候,见大厅里还有两个极为古怪的人,其中一个就是和我一起来的这个女人,另外一个嘛……”

    杜莫顿了顿,又朝屋外望了望,才继续说到。“另外一个是男人,但我以前从未见过他俩。船上那些平日里自命不凡、神气十足的海盗,见了这两个古怪来客,虽不能说跟耗子遇上猫似的,但也个儿个儿慎言慎行。只有杰森约迪,像招呼老朋友一样,同他俩一如常态地讲话。”

    我心下不免一惊,恋囚童和巴巴屠已经毙命,目前来看,海魔号雇佣的名将杀手,应该只剩下凋魂门螺一人才对。从杜莫赶回船上的时间推算,那会儿的巴巴屠,应该已经出发离开了海魔号。

章节目录

人性禁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破禁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三百二十七章:甲板上的怪来客,人性禁岛,笔趣阁并收藏人性禁岛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