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砰”。正当我趴在树上热汗百流、焦惧万分时,西北方向的山谷顶,突然打下一条干白细长的火线,如利剑一般戳进对岸一朵大树冠。

    只见那层浓厚的树枝里,登时掉落下一具尸体。我急忙托起狙击步枪,利用狙击镜孔朝响枪的山谷窥望。

    一个左半边剃着光头、右半边扎成辫子的家伙,已把黑魆魆的枪口对准了我贴在狙击镜后的左眼。

    我吓得浑身一颤,周身的血液,似乎在血管儿内瞬间结成冰碴儿,心尖儿不由冒出一声暗叫:“完了”。

    因为,我已经比对方慢了半拍儿,那家伙的步枪,像狼嘴一样抢先将我咬住,只要我勾搭在扳机上的食指,再敢稍稍妄动一丝,对方击杀的子弹,会顷刻撞碎我步枪上的镜孔,将我眼球打爆。

    对岸那几座翠绿的山谷,此时已完全显形在刺眼的阳光下,形状酷似拥挤着的大海螺。我与那家伙虽然相距一千六百一十五米,但我心里很清楚,自己性命已经悬在了对方的食指上。

    短短三秒钟,我完全忘记了呼吸,急剧跳动的心脏,仿佛要扒开我的嗓子眼儿,独自个儿蹦出去逃命。

    我强压住肌肉里每一根儿神经,丝毫不敢把这股波动传达到挂住扳机的食指上。

    然而,对方迟迟没有开枪,他似乎要用这种恐怖榨干我灵魂里最后一滴血,直到我完全像个稻草人,枯萎在树干上才肯收手。

    一根粗壮苍劲的中指,映在我贴紧狙击镜的瞳孔上,那个家伙,居然用挑衅的手势向我传达鄙视。当对方抬起一张花蟒皮似的大方脸,我才恍然醒悟。他,正是八大传奇杀手之中的撼天奴。

    “呼!”憋在胸腔的这口气,本以为要到另一个世界去倾吐,此刻心知虚惊一场,才彻底透了个干净,把一只刚要迈进鬼门关落地的脚,又抽了回来。

    虽然撼天奴是悬鸦倾家荡产雇佣来的杀人伙伴,但我心中也不免有些气恼,从这个家伙的手指肤色,能看出他是个白人,来自哪一个洲际还不清楚,可他对我竖起的那根中指,寓意尤为深刻。

    悬鸦之前已把我的个人资料告诉了撼天奴,使便他分清敌友,别误伤了自己的盟手,同时也利于协同作战,彼此根据各自的实力制定战术。然而,撼天奴一见面,就给我来了一个极不友好的下马威。

    他仿佛在告诫我,别觉得自己在东南亚了不起,如果跟他过不去、跟他动手打斗,我这台“杀戮机器”死都不知道自己怎么死。

    这是我接触悬鸦和恋囚童以来,接触到的第四名悍将杀手,对方的中指,虽然充满了傲慢无理,但他竟能快速捕捉到我,将我瞬间咬制在击杀下,足见这份蔑视背后的实力。

    撼天奴收起了他强硬的中指,随即食指和中指指向自己的眼睛,又对我这一侧的树林捅了两下,拇指和其余四指围圈状。

    此时此刻,要以大局为重,只要事态向着最终目的发展,我没必要在乎这种无谓的“侮辱”。

    撼天奴的意思很明确,他是在告诉我,刚才被他从树上击落的家伙,并非巴巴屠,而真正的巴巴屠,正伏隐在我身后的这片树林。

    巴巴屠的诡异和冒险,不由令我惊叹,他听到我和悬鸦被军阀卫兵凶猛的火力拖住,便指使两名副手提前泅到对岸,与我和悬鸦隔河对射。

    这势必制造了一种双方各据两岸的烟幕,而巴巴屠本人,竟然潜在了我和悬雅的后方,难道那家伙是要叼着匕首,从身后偷偷爬上树活宰我俩。

    想到此处,便叫人不寒而栗,我的后脊梁骨,不知在何时又渗出一排冷汗。夜里那些冲进泥林搜索的军阀卫兵,想来已被巴巴屠用刀子逐个宰杀,如若不然,他也不敢潜在我们后方。

    我身后尽是相同高度的大树,密密麻麻沿河岸往里覆盖,此时的巴巴屠,指不定正潜伏在哪一朵茂盛的大树冠内,伺机猎杀我。

    现在看来,估计只剩巴巴屠一人健在,他那随行的两名副手,战斗实力已经了得,可想巴巴屠的本领会高到何等地步。

    我依旧趴在树冠里,不敢做任何大得动作,此时的撼天奴,仍趴在山谷顶部一棵棕树下,利用石堆儿挡住了对岸森林的射击角度。出乎意料的是,这个半边光头半边扎辫儿的家伙,嘴巴在一耸一耸,好像悠闲地吃着什么。

    撼天奴那一枪真是天价,悬鸦生前给了他那么多金钱,他此时仅打了一枪,就置身事外不管了。

    河面上的太阳,逼近下午二点钟左右,正是一天当中最*的时刻,这么靠下去不是办法,可我身后伺机伏杀着巴巴屠,令我不敢贸然下树脱身。

    “砰!”大后方的泥林里,突然传来一声沉闷的枪响,初听顿时寒毛倒立,以为子弹朝自己飞来。可是,第二声沉闷的枪响立刻安慰了我惊悚的神经。

    枪声虽然离得稍远,但能听得出,这两声枪击不是在同一个地方发出。“砰,砰。”又是两声传来,先前绝望的心情,随远处那两股不断移动的枪响顷刻瓦解。

    那分明是两个狙击杀手,正在快速奔跑着对射,想到这里,希望之水已在我胸腔重新翻滚而起,我急忙抄起望远镜,向悬鸦的尸身处望去,先前依稀埋在草丛里的两只脚,不知何不见了踪影。

    苦尽甘来,总算能确定身后,这片茂盛稠密的树冠,没有伺机伏杀的敌人,我又惊又喜,匆忙抓起搭在树丫上的步枪,抱着粗大的树干急速滑溜下来。

    循着激烈紧凑的枪声,我犹如脱绳野兔一般,嗖嗖向前蹿跳,无论悬鸦在追射巴巴屠,还是反被巴巴屠追射,我势必要往两人厮杀的左翼绕跑,瞅准机会一枪打死巴巴屠。

    身旁的树木渐渐低矮,抱着长长的狙击步枪,我不断压低自己的重心,防止垂下的树枝刮伤自己的脸颊,尤其是眼睛.

章节目录

人性禁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破禁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三百一十九章:山谷里的中指,人性禁岛,笔趣阁并收藏人性禁岛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