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心里咯噔一沉,满腹期望顿然破碎,敌人分明在向悬鸦回击,巴巴屠可能还活着。

    军靴踩在潮湿的树林中,双脚被河水冲积出的泥沙吸附的很厉害,就像金属人跑在磁石上,蹬踏出的泥水脚窝,发出咕唧咕唧地响声。

    眼前黑漆漆的矮树,一棵挨着一棵,宛如稠密的果园,封挡住了我的视线,看不到前面的悬鸦,只能隐约看到几条炽烈的火线,从树林和渔村北侧之间来回穿梭。

    “追马,快撤!”我刚跑到距离悬鸦二十五米远的地方,一条袭来的火线,竟从我身后横穿而过,我即刻趴倒在泥水中,抱着步枪向前匍匐,头顶上面,犹如流星倾泻,无数条火线嗖嗖划过。

    悬鸦严肃地说完,自己也已扑倒在泥地上,率先朝树林深处噌噌爬去。

    头顶交织的火线,越来越密集,尖鸣呼啸的子弹,噼里啪啦地飞进矮树林,打得无数细碎的枝叶撒落来。

    一看便知大事不妙,我急忙调转脑袋,跟在悬鸦蹬爬时搅混的泥水里,快速跟紧匍匐。

    没待爬出五十米,身后轰地一声巨响,几棵长在泥沙上的矮树,根须与树冠倒置,拔地飞上了天,崩碎的枝条和泥点,落得我和悬雅满脖子都是。不难想象,假如一具血肉之躯,给那样的火力击中,会是怎样一副惨景。

    “发克!”爬在前面水沟里的悬鸦,抬起他扎进泥水躲避弹片的脑袋,使劲摇甩了几下骂道。

    从那密集猛烈的火线打过来,我们就知道,这是遭遇了机枪的袭击,一声巨大的爆裂,进一步告诉我们,敌人不仅使用了机枪,而且是那种支撑在坦克车上的机枪。

    这会儿,四周轰鸣不断,飞溅起来的树枝泥点,和落下来的树枝泥点,交接出暴风雨袭来的景象,把我俩口鼻堵塞得异常难受,一时间,呼吸都成了问题,哪里还敢站来奔跑。

    只得像两条受惊逃窜的鳄鱼,继续用四肢玩命儿蹬扒地表,不顾一切地朝树林里面钻。

    “我当时明明看到一个鬼鬼祟祟的黑影,好似背着鼓鼓行囊,并抱一柄长长的狙击步枪,从渔村北侧绕行过来,当我一枪打爆他脑袋之后,才知道这家伙不是要射杀的目标。”

    我不断用嘴唇刮吐着舌头,清理崩进口中的泥沙和树叶,听爬在前面的悬鸦如此一说,心里顿时明白。

    巴巴屠不仅在登陆地点和时间上做了周密考虑,而且在行进途中又设置了幻象。

    目前推测,那家伙可能带了两到三名随行,其中一个家伙,被他放在蜗牛触角的位置,在地势平坦的夜间行军,一旦遭受埋伏的冷枪,走在后面的巴巴屠会立刻警觉,当然,察觉的代价是要支付性命,但不是他巴巴屠自己的性命。

    “巴巴屠这小子,是个墨西哥城的一个孤儿,他从小在地下杀手组织中长大,尚未与你我正式对决,便阴了咱们一招儿。”

    悬鸦断断续续地说完,开始蹲跪弓背,缩低脖子朝树林后面望了一眼,又示意我快速往河边跑。

    巴巴屠的战术,不仅诡异多变,更会因地制宜,从他分析地势的能力,以及拿活人作护身符的谨慎中,我和悬鸦才心照不宣地庆幸,上次那么容易就打死恋囚童,确实太走运了。

    八大传奇杀手之一的巴巴屠,看到为自己引路的活人诱饵被狙杀,第二枪索性便冲渔村中央射去。

    那些守卫地盘的军阀卫兵,正抱着阿卡步枪,坐在坦克车上垂头闷睡,一条撕裂了黑夜、突如其来的火线,当的一声巨响,顶撞在了坚硬的坦克外壳上。

    这些睡得正香得军阀卫兵,*股儿都给震疼了,他们手持强硬的军火,自然容不得给人这般袭击,纷纷睁开愤怒的眼睛环视。

    无法获知这一变化的悬鸦,依旧躲在渔村外面的矮树丛里,高密度地狙杀巴巴屠,划出的条条火线,在转眼之间,成为黑暗中已被捅开的马蜂窝的复仇之的。

    我抬起脑袋,抹了一把脸上污浊的泥水,告诉悬鸦往大河西北边上跑,先避一避这些火力凶猛的卫兵。要想打死巴巴屠,得先有命逃开重甲追击。

    最为令我和悬鸦惧怕的一点,是巴巴屠那家伙反咬过来,这种顶端的恐怖杀手,战术手法极为飘逸,换做一般杀手,会乘机逃跑,而巴巴屠这种杀手,极可能正往我和悬鸦的逃生前路跑,反过来截杀我俩。

    所以,射杀这种重级别的人头猎人,打不死他时,自己也休想活命抽身。

    悬鸦心里很清楚,身后那些军阀卫兵,不能再用审视饥民的眼光看待,他们的重甲装备,已经容不得人忽视。

    临海这一带的武装配备,要比索马里内陆尖端。因为,欧洲与亚洲之间,常有国与国之间的军火购买交易,那些打劫的海盗,有时也会破天荒地堵到一艘。

    而这种货轮上,往往运载着用于某国因战略性防御或威慑而采购的战车或战机,对于这种多给钱对方也不一定肯出售的高端武器,性价比远大于勒索一笔巨额赎金。

    这些可以壮大陆军实力的武器,各个军阀头目自然眼红得很,海盗便可向军阀换得丰厚的土地和人口,拉长自己在海上的战略纵深。

    “利益勾结”无处不在,海陆之间也不例外,军阀不可能只做旱鸭子不下海,海盗也不可能只做水鸭子不上岸,矛盾不可调和之时,就得轰轰烈烈干一架。

    索马里水兵与迪沃夯特军阀武装之间的那场水港大战,正是不可调和的产物。

    身后的矮树林中,已有无数射灯照了进来,那些气势汹汹的家伙,竟然载着机枪手,把两台坦克车开到了树林边缘。

    他们自然知道,树林里面泥沙瘫软,装甲车容易陷进去抛锚,但他们为何还要步步紧逼。我和已是满身泥水的悬鸦,回望之后对视一眼,不约而同地吞咽了一股口水。

    就在此时,我俩几乎同时猜到,坦克车上面有高端的夜视追踪仪器,他们不需压到我俩的*,锁定目标的炮弹,远比履带神速、凑效。

章节目录

人性禁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破禁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三百一十六章:活人做的护身符,人性禁岛,笔趣阁并收藏人性禁岛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