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莫心里清楚,虽然我也是男人,但我不能割破自己的身体,用以制造芦雅和朵骨瓦中枪毙命的假象。

    虽然不确定“凋魂门螺”是被海魔号雇佣到了,还是被索马里水兵雇佣到,但“巴巴屠”和另外一名杀手势必高深莫测,我得把心身保持在最佳状态,才能和悬鸦、撼天奴联手,通过三对二的优势打赢这场厮杀。

    悬鸦为了满足我的计划,几乎把最后一点积蓄也耗光用尽,他这个人喜欢硬撑,虽然嘴上不说,但我从上次与他交谈时看得出来,这家伙钱的袋儿露了底。

    杰森约迪这个老鬼,这次可谓赔了芦雅又折兵,他原本以为把那三件价值不菲的钻石首饰给芦雅戴上,可以向我炫耀一番,勾引我屈服的同时,也是对我暗中威慑。

    意思是在说:“为何舍得给这小丫头佩戴如此贵重的珠宝,因为她飞不出我的手掌心,警告我和杜莫都放老实点,别见了人质就蠢蠢欲动有想法。”

    我昨夜已嘱托芦雅,见到蒙面的九命悬鸦后,把首饰全部给他,以便换做整个计划的经费。这招“以战养战”,被我反拿来对抗恶人,该着杰森约迪这老家伙罪有应得。

    而且,我还叮嘱芦雅,不要对悬鸦遮布后的脸好奇。杜莫见我半天不吱声,脑子似乎在思考着什么,他也想到我在为此时的芦雅担心。

    “追马先生,您说那个划木排的斗笠黑衣人能保护好她们两个人吗?”杜莫压低了声音,有点不放心地问。

    “哼哼!那个斗笠黑衣人若没本事保护两个女人,恐怕你白天的时候,已死在他表演的子弹下了。”

    我鼻腔发出两声冷嘲,杜莫毕竟也是个擅于远程射杀的海盗强兵,他自然能看得出门道。

    杜莫倒吸了一口冷气,鼓圆了眼珠子说:“哎!对啊,那子弹飞得可邪乎!颗颗都贴着我肩头和头皮飞过去,看得身后那几个门卫都差点尿裤子。”

    望着窗外的夜色,我抽出杜莫的裤带,让他趴在沙发上绷紧肌肉,然后抡起皮带抽打。杜莫随即发出惨嚎,脸上却是笑嘻嘻。

    “杜莫,明天你可能会去见杰森约迪,所以,你背上得有几个真实的鞭痕?说着,我最后两下不再抽打沙发,而是朝他脊背抡了下去。

    这一次,杜莫发出了孕妇难产时的尖叫,差点从沙发上飞起来。但他,并未满屋乱窜,熬不住了便把头喝了命往沙发角里拱,愤怒的牙齿咬住沙发皮,始终强忍着撑下来。

    “现在不打你几下,等杰森约迪那老鬼看出破绽,你可就叫天不灵、叫地不应。”

    杜莫抬起两条胖胳膊,使劲想去抓挠火烧一般的脊背,一是他够起来费劲,二是他即使够着了也不敢伸手去摸,防止触及到伤口会更疼。

    “追,追马先生,您都快成追命先生了,我怎么觉得,这比刀割放血还难受!”

    我语气平缓地说:“你说得很对,我割你大腿放血时,手法做了讲究,不伤一根血管,但这会儿避免不了,只得往肉皮上硬生生地抡,你说难受不难受。”

    杜莫听完,整个身体瘫痪在沙发上,呜呜呜地哭起来。“别哭了,不至于!一个堂堂男子汉,不吃点亏苦以后如何做得海盗王。”

    杜莫突然抬起脸,咧着嘴巴强笑说:“我没真哭,我这是假哭,用假哭来释放**的痛苦,也是一种行之有效的方式,还不失为一名男子汉。”

    我知道他贫嘴劲儿又上来了,便没在说话,对杜莫使了个眼色。他急忙趴到窗台下,透过窗帘朝大门处偷窥,只见那个门卫,正把耳朵耸贴在大门上偷听,还不时被杜莫杀猪嚎一般的叫声逗笑。

    “奶奶的,不知死活的家伙儿们,这会儿便宜你们了。”我知道,若换做平时,杜莫早提着步枪出去,掴得他们满地找牙,他就是这么性格,不肯从小角色身上吃亏。

    我爬出了窗外,杜莫瞪大了牛眼看着,以为我今夜又要潜出公寓。当我把昨夜埋在后楼山腰石缝里的那笔钱款提进屋内,杜莫虽未看清塑料带内包裹的是什么,但他也猜到,那就是给他的奖励。

    “哈哈,您难道给我买了腊肠。”杜莫显得很兴奋,他话只说到一半,破裂的嘴角又疼得他发出一阵嘶哈。

    “哼,你自己打开,这会比腊肠更滋补你。”我冷冷地说完,便将那一包重重的东西丢到了桌子上。杜莫像一条认准骨头的小狗,随即扑抓了过去。

    “哇塞,哇塞塞!这,这……,嘿嘿嘿,嘿嘿嘿。”杜莫看到那些钱款,忙用双手捂住裂伤的嘴角发笑,眼球凸出得格外厉害,仿佛代替手掌去触摸。

    “这是多少啊?全是紫色的啊?这下发财喽!”杜莫抱起塑料带,借着窗外的月光一照,霎时喜得的倒抽气儿。

    “呵吐!一张,两张,三张……”这个见钱眼开的肥壮科多兽,抽出一摞厚厚的欧元,往点钱的食指吐了口唾沫,*沟也带出笑容似的数起来。

    “别数了,每张欧元面额500,一共两百张,这个价值,同你靴子里塞着的那卷欧元可不是一个概念。这些钱在发展中国家,足够你跻身中产阶级,仅一年的利息就使你和朵骨瓦的全年的食宿解决了。”

    我淡淡地对杜莫说着,杜莫凸鼓着黑亮脸蛋,只顾瞪圆了眼睛数钱,直到把这些货币数了两遍,才抱在胸口面朝天花板祷告。

    “上帝啊,我刚才还为以后的着落犯愁呢,想不到天降横财,天降横财。”我掏出后腰上的手枪,瞄准了杜莫的脑门儿。

    当杜莫转过脸来时,吓得一*瘫坐在地。“上帝降临再多的横财,你也得有命消受不是?还是把这些钱收好,抓紧时间想对策,伊凉和池春可还在海魔号上呢。”

    我坐在黑暗的角落,语气阴冷地对杜莫说。杜莫见我是在给他发热的头脑降温,忙赔笑地说:“嗯,嗯嗯,一定一定,嘿嘿,尽管看我杜莫的好了。这回儿,杰森约迪又该充分利用好我,来牢牢控制住您了。所以,办法比先前容易想了。”

    对准杜莫的手枪,被我缓缓放在了木桌上,我扭过头,望着窗外非洲大地上的月色,再次陷入了沉思。

章节目录

人性禁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破禁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三百一十三章:公寓后山的奖赏,人性禁岛,笔趣阁并收藏人性禁岛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