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崽子们!快开枪,掩护我们!”杜莫双目赤红,咆哮着向那几个躲在石头后面的门卫大骂。他们立刻朝狙击步枪的方向激烈开火。

    一跑进公寓大门,我便躲到一侧,把芦雅轻轻放在地上,不顾一切大喊。“杜莫,杜莫,快上楼,拿医务包,快啊!”

    杜莫把胸口浸染鲜血的朵骨瓦放在芦雅身旁,火烧*似的朝楼上跑去。

    我拔出匕首,割开芦雅腹部浸透鲜血的套裙,同时也割开了朵骨瓦胸口的衣襟,两只给鲜血浸泡猩红的黑**,霎时摇晃在眼前。

    杜莫拿来了医务包,疯一般地把止血药粉往两个女人伤口处倒,嘴里依旧嚎啕不已。

    门口那几个卫兵,见山脚下的狙击手不再开火,都纷纷退进院内,见两个女人已被狙击手打中,不约而同地想靠上前观看,这五个黑亮的家伙,瞪着惊恐的眼睛,他们或出于好奇,或想搭一把手帮忙。

    不管这五个家伙出于什么目的,我右手往*后面一甩,拔出了fn57手枪,对准一个走在最前的门卫脑门儿,歇斯底里地怒喝到:“滚开,都给我滚开。”

    五个家伙见我像地狱的恶魔,沾满血腥的双手抓着手枪,对他们张牙舞爪地嘶吼,顿时人人两腿打颤,哆哆嗦嗦往后快步抽缩。

    他们知道,这个时候的我,正怒不可遏,一时又找不到发泄口,朝他们几个脑门儿打上机枪泄愤,也是极有可能。

    “山脚下那个*是谁,是谁?我要把他找出来,活剥他的皮。*,是不是你们门卫招惹的仇家?是不是?*?”我的嘶吼在山腰高处回荡,几乎要把眼前的这栋公寓震得晃动。

    “那几个家伙急忙丢掉了步枪,哆哆嗦嗦地蹲在地上,连连对我和杜莫摆手。”我把五个家伙逼退,杜莫已经抱着她的朵骨瓦哭叫不止。

    “死了,都死了。哇哇哇,哇哇哇。”我被杜莫的哭声转移了注意力,怒气冲冲地朝他奔去。

    一把提起哭得满脸鼻涕和眼泪的杜莫,对准他肥圆的脸蛋就是一拳,这个黑亮的科多兽,哇啦一声惨叫,连人带鼻涕一起横飞出去,跌落在屋前的台阶上。

    不容他栽地落稳,我一个箭步追上,再次把他提起,对准他圆鼓鼓的黑鼻头又是一拳,杜莫发出刺耳的尖嚎。

    “都是你个*,恶心的馋鬼,非要吃什么驴肉火烧,现在好了,芦雅的命谁来偿还?谁来偿还?”

    我站在院子中央,望一眼脚下两个横躺的女人,顿时双手握拳垂落,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仰天长啸。”

    杜莫挨了两拳,远远地坐在地上翻爬,好像在找他的牙齿。五个门卫蜷缩在铁门一旁的围墙根儿下,看得是战战兢兢,恨不能找个地缝钻进去躲一会儿。

    我抱起已经僵直不动的芦雅,缓缓走回了公寓里面,杜莫也抱起他的女人朵骨瓦,远远地跟在我身后进了客厅。

    两具女人的尸体,就摆在一楼客厅的大圆桌上,隔着敞开的大门,那五个门卫看得是一清二楚。

    我和杜莫端来清水,把各自女人身上的乌血轻轻擦拭干净,又从楼上搬来两个大木箱子,用洁净的床单把两具身体一裹,缓缓放了进去。

    黄昏的霞光撒进公寓院子,似乎把一切都映得血红,远处的山脚下,亮着两盏车灯的白色小皮卡,正缓缓地行驶上来。

    五个门卫看到来接女人的汽车,其中一个急忙迎了过去,趴在车窗口对着副驾驶嘀咕了一通。

    我和杜莫已经背了狙击步枪,各种附属武器也插满在身上,分别扛着一只装有女人身体的木箱,朝大门口处停下的汽车走去。

    白色小皮卡的后兜上,五名持枪黑人纷纷跳了下来,见我脸色阴森地扛着木箱走来,纷纷闪让到一旁,瞪着惊恐万状地眼睛,看着两只木箱被轻稳地放在卡车后兜。

    车上下来的副驾驶,站在杜莫身后,小声问杜莫发生了什么事情,杜莫没有搭理他,只顾望着装朵骨瓦的木箱惆怅。

    那个手持svd狙击步枪的家伙,刚要抬手去触摸其中一只木箱,我左手忽如一道甩出的闪光,一把掐住他的咽喉,硬生生地将他提了起来。

    这家伙离地的双脚胡乱蹬踢,窒息令他眼珠不住上翻,黑脑门儿上的血管,鼓得快要爆裂。

    但他心里清楚,虽然手枪和匕首就在他的腰间,可他只要敢低手去掏任何一样武器,自己的喉结会被我咯吱扭断。

    “你再敢摸一下木箱?我就把你浑身的骨头打碎!”杜莫见势不妙,忙上前赔笑地劝说:“追,追追,追马先生,息怒,息怒!袭击我们的不会是他,不然他哪还敢来接人。”

    杜莫面色惶恐,磕磕巴巴地说到。“啪!”一记响亮的耳光,在那个快要窒息死亡的家伙摔落在地的瞬间,狠狠抽打在杜莫的胖脸蛋儿上。

    “芦雅,是我生命中的一部分,她跟我的感情,不是你和朵骨瓦那种**关系。”我恶狠狠地说完,周围的几个家伙可能出于害怕,稍稍有了提起武器防御我的意向。

    杜莫捂住掴肿得黑脸蛋儿,歪斜着溢出鲜血的嘴角,结结巴巴地抢说到:“大家冷静。”

    然后他趴到那个白天对杜莫挤眉弄眼的门卫耳前,小声而惶恐地碎语到。

    “不要出手!不能出手啊!这个家伙不是普通的战士,他能在一眨眼的工夫把咱们几个顷刻打死!你难道忘记……”

    杜莫战战兢兢地回过头,对我赔笑着说:“他们是害怕,是,是……,吓得条件反射,追马先生息怒啊。”

    我脸色依旧阴森冰冷,毫无一点**的温度。“小皮卡的伺机送我去朱巴河畔,芦雅生前最喜欢美丽的水边,我要亲手把她安葬在长满鲜花和蝴蝶飞舞的河畔,使她的灵魂得到安息,远离人间的苦难与冷漠。”

    杜莫一边抹着额头的汗珠,一边捂住自己的脸颊,生怕我铁耙一般的手掌再抽打在他脸上。

章节目录

人性禁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破禁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三百一十一章:撕裂心肺的长啸,人性禁岛,笔趣阁并收藏人性禁岛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