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心里很清楚,从目前的局势看,杰森约迪就算把再多的珠宝首饰挂在芦雅身上,也不过玩得一手把戏。

    因为芦雅看似回到我身边,但实质上,依然在杰森约迪的手心攥着,好比芦雅之前关在海魔号上的牢笼内,现在只不过是把这个牢笼从海盗船搬到了公寓里。

    我去追杀海盗真王的路途,势必凶险难料,而芦雅在这种是非之地,除了呆在公寓内比较安全,又能被我放到哪里。

    何况,大门口处还安插了海魔号的眼球,我们的一举一动,都在杰森约迪的监控之中。

    杜莫一时还想不通,其实,杰森约迪还是以前那个狡诈、抠门儿的老家伙,他既然敢把珍贵的首饰挂在芦雅身上,那就是说,这个人她飞不了,身上的宝贝也飞不了,谁也别想跟他这位叼烟斗的老家伙耍猫腻。

    芦雅在海魔号上的这些日子,虽然吃好喝好,有很多自由的空间,但也改变不了充当杰森约迪筹码的本质。

    一旦我任务失败,或者计划出现大得偏差,那些海盗随时都会对她下毒手,砍了手脚吊在船舷上逗鲨鱼,一边玩弄还一边恶狠狠说:“要怪就怪那个不争气的男人,他没本事救你,所以,你得遭这种罪!”

    玩弄别人最狠毒的一招,莫过于先把对方捧高,再一个不注意重重摔死在低谷。

    晚餐过后,我把芦雅带进卧室,她又抱着我哭了一通,我对她说出了眼前的形势,她只是挂着泪珠点头,良久才缓缓合眼睡去。

    索马里的太阳,升起来的很早,窗户投进第一缕光线时,我便轻手轻脚起了床。杜莫也早早起来,坐在厨房望着快要烧沸的水发呆。

    “你都交代好了。”我语气冰冷地说。杜莫点了点头,却没作声。我从小腿下端抽出一把锋利的匕首,拉开壶盖塞进了沸腾翻滚的水中。

    我与芦雅分离多日,想到仅共处了一夜就把她送走,心里宽慰的同时,也略带些丝忧伤。杜莫也要和他的女人朵骨瓦分开了,他这会儿的心情也不好受,但我和杜莫别无选择。

    那辆送芦雅来的白色小皮卡,临近傍晚的时候,会再次从山脚下开上来,把芦雅和朵骨瓦接走,重新回到海魔号上。上次随行的那个手持svd狙击步枪的海盗,临走前曾告诫杜莫,不要妄图转移女人,不要妄图逃跑,否则,格杀勿论!。

    太阳临近中午时分,杜莫推开了公寓一楼的大门,兴高采烈地喊到:“哈哈,为了大吃一顿驴肉火烧,我可是连早餐也没敢多吃。”

    芦雅牵着朵骨瓦的手,两个女人笑嘻嘻地跟在身后。“追马先生,你看芦雅这丫头,在海魔号上虽然有吃不完的螃蟹和大虾,但山脚下那家有名的驴肉火烧店,她一定没去过,这次让她和朵骨瓦吃个够,再多带一些火烧回到海魔号上留着吃。”

    杜莫叽里呱啦地笑叫着,嘴角似乎挂满了口水。我一脸愁容,显得极难割舍芦雅的离去。

    “追马先生,您别难过了,短暂的分别是为了日后相聚,趁她们没走,咱俩都开开心心地吃它一回。我还要买一盒安全套,与我的朵骨瓦把分别后这段日子的亲热提前预支出来。”

    听到杜莫口无遮拦,我冰冷的面孔更见阴森。芦雅悄悄走在我的身后,她拉了一下我的胳膊,示意我转过身去蹲在地上。

    “你不要难过,我在海魔号上生活的挺好,你快些把该做的事情做完,早日去海盗船上接我。”这丫头刚一说完,眼泪夺眶涌淌。

    我紧紧搂住芦雅,语气低沉地对他说:“嗯,趁太阳落山前,我们一定要好好珍惜这短暂的相聚时光。”

    杜莫抱着多骨瓦又亲吻起来,身后那几个门卫,看到目瞪口呆。“奶奶的,看什么看,快给老子敬礼,回来每人赏一个热气腾腾的驴肉火烧。”

    那几个门卫,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顿时大眼瞪小眼地傻了,五个人当中,只有其中一个卫门,对着杜莫挤眉弄眼。

    “发克由啊!杜莫亲自己的女人你也眼红。”说完他也对那个门卫眨了两下眼睛,示意不必担心。

    一番眼泪和愁肠过后,我们四个走出了公寓大门,两个女人开始高兴起来,蹦蹦跳跳地跑到我和杜莫的前面。路两边开着鲜艳的小花朵,吸引了她俩采摘。

    走出公寓大铁门,顺着山坡往下,走了不到五十米,一条炽烈的火线,从我四人头顶嗖地划过,击打在公寓的铁门栏杆上,产生金属尖鸣的震荡。

    刻不容缓,嗖嗖嗖,又是几条火线,从我和杜莫身旁擦过。我放声大喊:“sniper!”

    同时向跑在前面的芦雅扑去,以便及时将她按倒,躲避射杀的子弹。手机轻松阅读:wàp.16k.cn文字版首发

    杜莫像一头咆哮的公牛,也朝自己的女人朵骨瓦奔去,身后的铁门被擦身掠过的子弹击得火星四溅,那五个门卫慌乱地低下头,纷纷躲到一旁的大石后面,进行盲目的还击。

    我和杜莫此次出门,并未背挎狙击步枪,每人肩头仅仅是一把阿卡步枪,扑倒芦雅的一瞬间,我双臂捆住她娇软的身体,朝一侧的大石沟里面翻滚。

    “嗒嗒嗒,嗒嗒嗒……”一躲避进掩体后面,我拼命朝狙击火线划来的方向还击,杜莫也在一旁拼命还击。

    身后的五个门卫,仍躲在铁门两旁的大石后面,个个獐头鼠目吓得呆傻,只偶尔露出一下脑袋打上几枪,听声音倒是满激烈,但子弹击向偏斜的很厉害。

    “哇哇哇,哇哇哇……,朵骨瓦,你振作一点,振作一点。哇哇哇……”一旁石沟里的杜莫,丢开了手里的步枪,抱着胸口满是鲜血的瘦女人嚎啕大哭。

    我抬眼一瞥脚下躺着的芦雅,端在手上的步枪也随之落地。“芦雅,芦雅,按住伤口,一定要挺住,你会没事的。”

    对面山坡下打来的狙击步枪,已经被我和杜莫的步枪打退,抄起身体瘫软的芦雅,依托路旁的乱石遮掩,急速往公寓大门里面跑,杜莫抱着他的女人紧随其后。

章节目录

人性禁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破禁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三百一十章:嗜女的命运之门,人性禁岛,笔趣阁并收藏人性禁岛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