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的圆月,仍然愣愣地挂在山头,大得逼人却步,我猫腰走在山体曲折的石头斜坡上,在一个可以遮雨的缝隙中,埋藏好悬鸦为我准备的那笔钱款。然后顺着公寓后面的墙壁,小心谨慎地从窗户钻了进去。

    杜莫见我回来,又是忧心又是喜悦地问结果,我让杜莫放心,如果明天不出意外,芦雅能平安到达这里,朵骨瓦的性命便可保住了。

    杜莫一时半刻不会明白,但他又得相信我的话,那黑亮的脸蛋儿,不由泛起笑意。

    第二天傍晚,一辆白色的小皮卡,从远远的山体脚下行驶上来。我站在三楼的窗台前面,端起手中的望远镜,已可以看到一个扑朔着大眼睛的小丫头,正坐在驾驶副座上左右张望。

    芦雅一定急于想知道,这辆汽车会把她送进哪一栋公寓,而我必定站在门口等着她。

    小皮卡的后兜上,站了六个手持步枪的黑人,其中一个竟也拿了红*的svd狙击步枪,保证穿过布阿莱城街道时,护送人质的安全。

    这几个护卫兵中,仅有那名狙击手,是海魔号上的海盗,其余几个像是本地卫兵。

    杰森约迪虽然在海上霸气,但他承租这栋公寓时,一定又额外交了一笔钱,顺便买通当地的势力,小卡车在路上才能一弹不发地开到这里。

    当然,买同各各地盘划分上的势力,倒也花费不了多少钱,毕竟索马里经济衰落。

    芦雅先前的乌黑长发,被梳成了多条美丽的辫子,上面插了一只五光十色的蝴蝶结,脖子和手上,也戴了耀眼的项链和手链。

    这个穿成富家小姐一般的丫头,没等开进大院的小卡车停稳,就急急忙忙跳了下来,抬脸看公寓正面的四个大窗口。

    而我,依旧站在三楼高处,不动声色地望着她,望着这个身着玫瑰色套裙的漂亮女孩。

    “追马!”楼下传来一声大叫,芦雅仰着脖子,已看到三楼窗户里面的我,她咯咯大笑着,冲进了公寓的客厅。随着一阵急促的踩楼梯声,我转过身子静静望着门口,期待着却又想拉住时间的脚步。

    “追马!追马!”芦雅出现在门口,焦急而张望着的目光,终于与我对视,我嘴角微微一弯,张开了两条粗壮孔武的双臂,迎接像一头小鹿般扑来的芦雅。

    一个温软馨香的身体,登时扑进我的怀抱,我把她紧紧搂在胸口,心里说不出得高兴。

    芦雅用她细长的胳膊,使劲儿搂住我的脖子,把喷香的脸蛋儿贴在我耳朵上,久久不肯撒手,生怕我跑了似的。

    我掰开芦她的胳膊,抓住她娇弱的肩头,用目光打量着她,从头到脚再从脚到头,像检查自己的东西从别人手里拿回时,有没有少了什么。

    杜莫提着一大包吃的,张着大嘴笑呵呵地跑上楼,朵骨瓦也跟在他的身后。“追马先生,您瞧,小卡车还给咱们送来了香槟酒和烤肉排。”

    朵骨瓦双手扶在楼梯处的门框,远远注视着我和芦雅团聚的一幕。“那个老家伙,想得倒是蛮周到,知道您今晚高兴,特意备送了食物,好让咱们庆祝一番。”

    我充耳不闻杜莫的啰嗦,轻轻望着芦雅潭水一般的明眸,过了良久才问到:“他们伤害你了没有?伊凉和池春她们怎么样了?是否依旧安康?”

    芦雅听到我的声音,睫毛长长的大眼睛,对我再次扑朔了几下,忽地抱住我的脖子大哭。

    “呜呜呜,呜呜呜,他们,他们没有欺负我,伊凉她们也很好,我们就是太想你了,害怕你遇到危险。”

    我缩紧的心头一下轻松下来,捧住芦雅稚嫩俏脸的双手,抬起粗糙的拇指,刮掉她眼角的泪珠,轻轻对她说到:“哈!你也算海魔号上一名小海盗了,这么容易哭鼻子可不行啊!”

    芦雅破涕为笑,这才用粉白的小手背,抹掉滑到嘴角的眼泪,抽噎着朝杜莫和朵骨瓦呆看。

    杜莫露着雪白的牙齿,黑亮的脸蛋儿鼓得老高,正像一块广告牌似的,站在我身后探着脖子,冲着芦雅发笑。

    “先生,你牙齿好白!嘿嘿。”芦雅知道杜莫要逗他,反而喧宾夺主地调侃起他来。

    杜莫忙闭了一下嘴巴,对芦雅笑着说:“嘿嘿,我就当你夸我。来来来,这是我的情人朵骨瓦,她漂亮不?”

    芦雅又抽噎了一下,乖巧地点了点下巴。“嗯,漂亮!”杜莫听完哈哈大笑,乐得屁颠屁颠,朵骨瓦和芦雅彼此微笑着,点头示以问候。

    “朵骨瓦,你快去拿酒杯和餐盘,咱们一边庆祝一边交谈,今夜要高兴个彻底。”

    朵骨瓦很听杜莫的话,她永远是那么顺受,女人的这种顺受,若遇上心疼他的男人,会幸福一辈子;反之,则是不幸一辈子。

    酒桌上,杜莫喝了很多香槟酒,他脸蛋微红,搂着坐在身旁的朵骨瓦,不住用沾满酒精和肉油的嘴咗这个黑女人的脸颊,朵骨瓦虽然有些难为情,但也只能承受着杜莫的强吻。

    “追马先生,您看芦雅这个丫头,比咱们当初离开海魔号时壮多了,那会儿,她看上去可没现在这么结实呢。”

    杜莫说得没错,那会儿的芦雅,跟着我风餐露宿,尽是吃一些缺滋少味的野生肉,完全一副户外生存的风土面貌。

    芦雅听完我翻译杜莫的话,顿时嘟起小嘴儿,比划着两条胳膊说:“对啊!在海魔号上,我吃的螃蟹有你手掌这么大,咸水虾个个跟香蕉似的大,还有牛肉罐头,新鲜的瓜果,想吃多少吃多少。所以,我就使劲儿吃,让自己快点长大,只有变得强壮了,才能顽强的生存下去。”

    她的柬埔寨语言,听得杜莫和朵骨瓦一愣一愣,现在,我和芦雅的交流,只要不用英文翻译出来,杜莫想破了头皮也听不懂。

    不仅从芦雅的言谈举止看出她成熟了不少,尤其那种犀利乖张的眼神儿,古灵精怪的背后,已经有了与人打交道的套路。

章节目录

人性禁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破禁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三百零八章:归来的芦雅,人性禁岛,笔趣阁并收藏人性禁岛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