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莫憋了一泡尿,奔进卫生间的同时,咬住水果的嘴巴还不忘大喊。“朵骨瓦,看看冰箱在什么地方,里面有没有烤肉。”

    我走到每一扇窗子跟前,即可瞭望楼后翠绿的山体,又能鸟瞰侧面整座布阿莱的城池,远处的闹市街中,市民们正熙熙攘攘来回穿行,为各自的生活忙碌奔波。

    从卫生间走出来的杜莫,看到卧室的软床,提起他肥硕的*便扑砸上去,紧接着,席梦思一般的床体便发出吱吱扭扭的*。

    “奶奶的,上流社会的日子真过瘾,朵骨瓦,朵骨瓦……”杜莫从隔间卧室发出乐不思蜀的声调,召唤着她的女人,这家伙一定是想试试,抱着女人翻滚在上面的滋味儿。

    我抽出背包里的狙击步枪,从窗口的每一个角度测试了一下最大射程,以及察看那些可能阻隔射击的掩体。

    朵骨瓦提着她蓬松丝滑的黑裙,慌慌张张地跑上楼,进了杜莫躺着的卧室,随着一声女人的呼叫,被杜莫拽上了软床,两人啃着嘴巴翻腾起来。

    自打和杜莫见了面,这个女人的黑裙子,不知给杜莫褪掉了多少回。

    今夜,朵骨瓦会跟我们住在一起,根据杜莫的讲述,芦雅会在第二天傍晚,被杰森约迪的手下送进这间公寓。我寻思了一会儿,心想该与悬鸦碰头了。

    情势的变化,必须尽快通知他,以便做出新的调整和对策。杜莫和他的女人,在公寓里嬉闹了一天,他甚至把扒掉上衣和黑裙的朵骨瓦追得满屋跑,**暧昧的空挡中,视我为一团空气。

    虽然那个女子有点难为情,但迫于杜莫的不依不饶,也只能无耐地陪着杜莫开心。我这会儿,一点也没高兴的心思,一个更为严峻的问题,开始在我大脑中盘旋。

    黑溜溜的干瘦女子,垂着一对小巧娇圆的**,从我眼前跑来跑去,杜莫光着*,卯足了劲儿与她嬉闹。

    我又一次看到一个完全**的成年黑人女子,朵骨瓦的小腹很平,那丛细软而又隐约的茸毛,不知给杜莫爱抚、亲吻过多少次,只是,朵骨瓦臀部扁了一些,两条极细的黑腿,倒充满了骨感。

    时间的手掌,可以安抚一切,我刚接触黑人女性时,很难对她们有性别的意识,但稍稍接触几次之后,也对黑人女性萌发了美丑观,有了那种男人喜欢女人的感觉。

    黄昏的太阳,坠到了楼后的山头,变得又大又红,吹进窗户的风,透着一股春天才有的温暖。此刻,我最为期待的,是黑夜的降临。

    公寓内每个角落,我都搜查了一遍,没有发现监视或监听器材,这才叫过玩尽兴的杜莫,让他把朵骨瓦支开,开始了郑重谈话。

    “杜莫,这次谈话生死攸关,你可要仔细听好。不然,你和朵骨瓦都得步卡蒙娅的后尘。”我坐在一张椅子上,表情严肃地说完,便凝视着坐对面的杜莫。

    “什……什么!”杜莫吓得黑脸发红,眼下任务的发展也接近了尾声,他看到我这种从未有过的神情,顿时惊呆了。

    “朵骨瓦这个女人可靠吗?”我问杜莫。“追马先生,您不是要……,要伤害朵骨瓦吧!”杜莫有些结巴。

    “哼,我若是伤害朵骨瓦,那跟杰森约迪不就一样了吗。”我语气冷淡,接着说到。“等你明白这次任务的*,你就懂我的意思了。”

    杜莫甚为吃惊,似乎把眼球也睁大了。“这次任务要猎杀的目标,是你真正的统领:海盗王!”杜莫又一次哆嗦,黑红的脸蛋儿开始泛绿,他呆若木鸡,吞咽了一股口水,说不出话。

    “这件事儿,发生在你加入海盗之前……”我把事情的经过告诉了杜莫,当然,涉及悬鸦的部分,目前尚需隐晦。听完这一切,杜莫已经成了一个被细丝吊在空中大张嘴巴的木偶。

    “在木屋时,我说过一句话,说你做出了正确选择。你现在该想通了吧!”此刻的杜莫,大脑壳里尽是叽里咕噜地乱转,思绪久久不能平静。

    “所以说,朵骨瓦一旦被杰森约迪收买,她注定是个悲剧炮灰。而且,关于这个*,你不能对他透漏一丝,否则。”我没有把话说尽,留给他自己去揣摩。

    杜莫白天的高兴,此刻找不到一点踪影,他似乎已经明白了事态,越是这种看似平静,看似出现转机的情况,其背后越隐含了大的风暴。

    “我地个妈呀!这趟任务,竟牵扯出一个如此石破天惊的秘密。刚才我还琢磨,等这次任务结束,我一定尽快找个机会,从海魔号上卷点小钱,带着朵骨瓦跑路。照现在看来,真它奶奶地想天真了。”

    杜莫又咕噜吞咽了一注口水,接着惊叹说:“杰森约迪这个人,表面看似豪迈,但骨子里猜忌甚多,心胸也是极为狭窄。嗜杀海盗王篡权这种事,我就是有一百个脑袋,他都会不惜代价地给我剁了去。”

    我望了一眼窗外,瞅了瞅外面的天色。

    “追马先生,您可真是不简单,能力远在我杜莫预料之外的之外。若不是您告诉我这些,小杜莫到最后都不知道自己怎么死的呢。”

    杜莫鼓了一下腮帮,一鼓作气地轻拍了一下桌子,恶狠狠说到:“既然他把我杜莫看得贱如草芥,下次上船见面时,我一枪崩死他,然后告诉所有的海盗,大家迎接海盗真王。”

    一听杜莫的话,我右手攥拳,食指拱起骨节,猛敲了一下他的大脑门儿。

    “这会儿还逞匹夫之勇。你用*想都可以想到,他手下那么多人排挤你、鄙视你,这一点说明了什么?说明他暗中钩织出了一个关系网。其实,那些海盗每次分得的财富,实际多于你千百倍,因为你是那股勾结势力的局外人。即便他们知道,真的海盗王要回到海魔号重拾大权,那以后利益分配上,谁还会像那个冒充大*龟的家伙,继续偏袒他们。你啊,有时也很傻蛋。”

    杜莫两只胖手捂着给我敲疼的脑门,瞪着大眼珠子听傻了,到了这个时刻,他才明白过来。

    自己在海魔号上,原来是被当作一个小丑给人玩耍,更为令他愤恨的是,每次打劫回来,挡着他面前每人分得相同的一份财富后,私下他们还再分一拨,而且,即使里面分得最少的份额,也是杜莫的小百倍。

    此时的杜莫,必然气得肝儿疼,七窍冒火星。“好了,时间不早,我要抹黑溜出去一趟,你的女人朵骨瓦能否活命,就看我天亮之前能否不动声色地回来。

    杜莫迟疑了一下,见我又要凸起食指关节凿他脑门儿,忙抬手捂盖住。“您,您……”

    我喝声到:“您什么?伊凉、池春她们还困在海魔号,难道我这会儿出去夺了她们,丢下你和朵骨瓦不管。”

    杜莫大眼珠子提溜一转,立刻满脸尴尬地说:“不是这个意识,您能再给我一个安全套吗?”

    我没有搭理杜莫,知道他是即兴幽默一下,到了这会儿,就算有一盒安全套摆在他面前,他那话儿都举不起来。

    夜色微微凉爽,皎洁的黄月被山体挡在后面,月光暂时照不到公寓楼上,杜莫抱着朵骨瓦,去到了一楼的客厅,他把女人放在餐桌上,让她发出交欢时的极度*,勾住大门外那几个守卫的注意力。

    而我,背上狙击步枪,从窗口翻出,猫腰踩着楼顶边沿儿,跳到了屋后的半山腰,绕一大圈跑进布阿莱的市中心,去悬鸦告诉过我的一家街角水果店找他。

章节目录

人性禁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破禁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三百零六章:海魔号上的小丑,人性禁岛,笔趣阁并收藏人性禁岛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