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此刻看来,那两名重金雇佣的八大传说中的恐怖悍将,确实已经走上了海魔号的甲板,这两个家伙一蹬上海盗船,就给杰森约迪支了招,帮他修补了整套战略计划的漏洞。

    这两名悍将,不需要知道杰森约迪的真实目的,他们只需帮助雇主取得最后的胜利。

    当然,这种胜利的苦果,他俩一时半会儿还尝不到。目前,九命悬鸦是唯一一个尝到这种滋味儿却活下来的复仇者。

    虽然我对悬鸦的了解尚不够深刻,但他毋庸置疑地是一个极具智慧却又谋略阴险之人,与他合作以来,一切计划照常进行。

    可到了这会儿,坐在了布阿莱城贫民窟的小木屋,看着窗外那个光着干瘦身子冲澡的黑女人,听到杜莫说怕,我才渐渐感到,和杰森约迪的对弈之势,开始转向势均力敌。

    院子里的朵骨瓦,冲洗干净身子,重新披好围巾,套穿上黑色裙子走回小屋。托盘里的食物,已经被我们扫光,杜莫问我吃饱了没有,我只点了点头,并没再说话。

    “追马先生,您也去院子的水缸旁冲个凉吧,清清爽爽睡上一觉。”此时的我,脑子正像内燃机里面的齿轮,呼呼飞转着思考。看杜莫的样子,他似乎要把一切烦恼抛到明天。

    “你先洗吧,我要先休息一会儿。”我盯着小木屋的顶棚,仰靠在了背包上,心不在焉地回答着。“那好吧,我先去洗了。”

    杜莫说完,三两下*了衣物,光着黑亮的*走向屋外。我提醒他洗澡时动静小点,多留意附近的树林。

    就这样,杜莫蹲在院子的水缸旁,舀着凉水从头顶直浇下来。那个乌黑的女人朵骨瓦,已经回到了院子,正用她干瘦细长的双手,为杜莫清洗着后背。

    女人的动作很温柔,杜莫这个肥壮高大、品性淳朴的非洲小伙子,是她生命的依靠,温暖结实的依靠。

    月光从小窗缝隙透射进来,外面繁星满天,出奇的明亮,没过一小会儿,杜莫浑身滴着水点,光着两只黑脚悄悄走回木屋,半笑半不笑望着我。

    我依旧躺靠在背包上,斜着眼睛等他说话,但猜到他想说什么。“嗯,那个……这个……,追马先生,您,您能给我个安全套吗!”

    杜莫有点难为情,小屋内光线昏暗,却未完全掩住他尴尬的表情。杜莫并不是出于**尴尬,他只是觉得,事态转变到这个火烧眉毛的节骨眼儿,他还想着和朵骨瓦**。

    “嗯。”我冷冷应了一句,示意他低头看看脚下,两只摞在一起的紫红色安全套,正稳稳当当地摆在那里。“哎!追马先生,您真是太好了。”杜莫不自然的表情,终于释放开来,他弯腰捡起安全套,匆匆忙忙走了出去。

    我叫住杜莫,说自己想去院子冲澡,好好洗掉周身皮肤上的盐末与汗渍,他和朵骨瓦就在这间小屋亲热好了,我洗完澡后就坐在堂屋,困了睡在木板上,你俩尽管把我当成空气。

    杜莫犹豫了一下,倒也爽快答应。这个肥壮的科多兽,自从和我一起长途跋涉,又经历了贝鲁酒店那档子事儿,的确成长了不少。

    他当初脱掉靴子,抽出五十个美金,塞给朵骨瓦买这个女人时,只想着把她领回落脚的小房子,急忙冲洗干净她的皮肤,便迫不及待把人家抱*,展开他告别**空白的仪式。

    那个时候的杜莫,哪里知道世上还有安全套这种东西,他甚至讨厌被一层胶膜包裹的感觉,恨不能完全贴紧在一个女人潮湿的**内,将积压的向往饱尝个透彻。

    而当时,朵骨瓦也已怀有三个月身孕,“意外怀孕”这个小插曲儿,自然不再会给杜莫造成顾虑,实事求是的讲,以杜莫当时性意识,就处于那么原始的水平,他根本想不到,也不会考虑到,一个陌生女人的身体,是否滋生着病菌,甚至病毒。

    这也是杜莫当时不比南非城那些都市男子的地方,那些男人,从跪在大街上的朵骨瓦身边经过,虽然内心也激荡起某种**和幻想,但众多顾虑当中,这一条却是重要因素。

    现在看来,杜莫主动索要安全套,说明他成熟的同时,也懂得了爱护朵骨瓦。手机轻松阅读:wαp.16k.cn整理

    虽然,像朵骨瓦这种可怜的女人,再怎么对她发泄,怎么只顾自己快活而漠视她不间断地受孕流产,她都温柔顺受不会抱怨,但杜莫却不是一个*的男人。

    杜莫还疑忌着贝鲁酒店那两个*,余悸着一种恶果,假如他真得像那个南非矿主一样不走运,戴了套子也会大大减少自己女人受伤害的可能,于此同时,他也有些担心朵骨瓦,万一这个女人在与杜莫分别的日子里,主动或被动与其它男人有染,那么,杜莫也得注意着点,防止自己被她无意中伤害。

章节目录

人性禁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破禁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三百零二章:长智的科多兽,人性禁岛,笔趣阁并收藏人性禁岛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